冷酷的盟友俄罗斯

这一幕发生在二月十三日的中俄交界的海参崴附近海域。这艘新星号货轮属于一家香港公司,这一躺行程是从曼谷运送大米至俄罗斯的那霍德卡港。

这一事件随即变成了罗生门。俄罗斯政府确信,这一悲剧的全部原因在于船主,他违反了俄罗斯的相关法律,而一些俄国媒体称,这艘船涉嫌走私,运送劣质大米,因担心被追查而违法逃离。但中国船主则说,这纯属污蔑,真实情况是货船遭遇俄方种种刁难。中国外交部也无法接受俄方的解释,却也没有更具体的事实来反驳对方。而中国的国际法专家相信,俄的行为已涉嫌违反国际法,它的武装力量有示警、拦截和登船检查的权力,但很显然它在进行这一切努力之前,就使用了最冷酷的手段。

对于中国公众来说。军舰对于货船的连续数小时的射击,超过五百发的炮弹,让俄罗斯所有的法律意义上的自我辩护都充满滑稽。而在网络上广为流传的一段视频上,俄罗斯士兵在军舰上发出了“哈哈,终于打中了”的欢呼。(我们尚不清楚这视频从何而来)。

这艘名为“新星号”货轮的沉没是理解中俄关系的一个侧面。四天后,中俄双方在北京签署的二百五十亿美元的长期贷款的协议则是另一个侧面,中国希望这一贷款能够交换到俄罗斯未来二十年三亿吨石油的保证。又四天后,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来到北京,开始她首次的外交之旅,在她议事日程上,不再有民主化、人权等敏感命题,她转而谈论气候变迁、全球变暖,但是华盛顿与北京在价值观上的分歧,只是被暂时隐藏,却从未消失过。这或许是理解中俄关系的第三个侧面。

“中俄关系处于历史上最好的时期”,中国总理温家宝去年十月对塔斯社的记者表示。他指的是自从两国在一九九六年确认了战略伙伴关系以来,双方重新勘界,解决了漫长的领土纠纷,两国的贸易往来不断增加,俄国的能源与中国的资金和产品都对对方有着吸引力,并加强了安全事务的合作。他没有更明确表明的是,在一个美国成为单一超级强权的新世界秩序里,中俄两国结成同盟,以制衡美国的力量。北京与华盛顿因为制度与价值观的差异,对彼此充满不信任;而莫斯科则警惕美国利益渗透到它到周边的领地。北京和莫斯科都对“颜色革命”忧心忡忡。共同利益、对抗美国的新意识形态,是中俄关系的基石。

但是新星号这一幕,却可能暴露出这联盟中致命的缺陷。中俄两国,其实从未真正平等相处,相互喜欢过。彼此的猜忌、不信任,深埋于两国的文化心理之中。对俄罗斯来说,自成吉思汗以来,长达五百年的时间里,蒙古人是占领者和入侵者,“黄祸”是埋藏于心底的噩梦。他们不会去区分蒙古人与汉人的差异。

一开始,港口拒绝卸货,并索要高额赔偿金,卸货完毕后,它又拒绝办理离港手续,当船长在期租人的同意下开航后,两艘军舰又追了上去,宣称它续擅自离港。

这艘货船之前装载过大米,它船员来自中国与印度尼西亚,只是一群货运水手。军舰炮击发出警告,但是这艘货船并未服从命令,继续向公海方向行进。接下来,令人惊异一幕发生了,军舰开始用重机枪和火炮射击,迫使货船返航。

在长达几小时内,这艘九十八米长、十六米宽的货船处于被射击状态,身中超过五百炮,一名船员当即死亡,而剩下的船员分别乘坐两艘救生艇,逃离即将沉没的货轮。那一天风高浪急,其中一艘被救起,而另一艘则失踪了,其中有七名中国船员。

而对于中国人来说,过去一个半世纪中,俄罗斯是列强中最贪婪的一位,它侵吞中国的土地超过一百五十万平方公里。双方也曾有过短暂的甜蜜,在十九世纪最后几年中,李鸿章一直寄望于拉拢俄国,以对抗咄咄逼人的日本。当一九一七年的十月革命爆发后,莫斯科的新政权曾被社会主义的理想光芒所照耀,要放弃沙皇时代对中国的种种特权,但随即国家利益战胜了世界主义精神。

即使在意识形态造就的冷战年代,中苏之间的联盟也经常显得过分脆弱,他们彼此指责、发生局部战争。以至于毛泽东在一九七二年和美国达成同盟,以对抗苏联不可扼制的扩张冲动。

由石油管道和共同的新权威主义信仰,所铸就的联盟能持续多久?我犹记两年前在黑龙江畔的瑗珲博物馆里,看到江东六十四屯的中国居民所遭遇的屠杀。那是一九零零年夏天的一个清晨,俄军闯入中国人居住地,枪杀了上千名中国居民,将未来得及渡江的中国人不分男女老幼,用刺刀逼入黑龙江中。我还记得在安静的瑗珲镇的一户人家里,一个老太太向我回忆起,她的祖父就是拉着一匹马的尾巴,侥幸逃生的,那一年他八岁。东北三省的老人家,或许也会记得苏联红军在进入东北时的蛮横。

当然,俄国人对于历史,必有其另一个版本。想必在俄罗斯人心目中,中国人也同样是不可理喻。在他们经济最萧条的一九九零年代,中国的小贩曾用劣质品,大量地去欺诈他们,中国人自毁了形象。

或许更深层的原因是,这个喜欢伏特加、情感激烈、信仰宗教救赎、长期生活在寒冷与阴郁中的人群,和这个兢兢业业、被生存哲学控制的民族之间,始终难以真心彼此欣赏。我们宣称要达成真正的盟友,其实都对对方一无所知。

过去一个半世纪中,俄罗斯是列强中最贪婪的一位,它侵吞中国的土地超过一百五十万平方公里至今尚未归还,江东六十四屯的中国居民所遭遇的屠杀,1945年苏联红军入侵东北烧杀抢掠尚未清算,我们怎能与熊为盟友?不要太天真!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