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的特色是怎样“炼”成的? By FT Kathrin Hille

 
 
    为什么喜欢FT,因为它就是一种自由平等公开的媒体的代表,每天都订阅FT的新闻,有时候需要翻墙观看,但希望公正的语言更多一些。
 
 
      

言论自由拥护者留下的鲜花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理想的破灭。“我们来到这里是因为我们相信互联网有助于中国进一步开放。但现在我们实际上已经放弃了,”谷歌中国(Google China)的一位员工表示。谷歌最近威胁要退出中国,以抗议一连串的网络攻击。这位员工已开始寻找新工作。“我们都在说,一边是全球互联网,一边是中国,两者相当不同。”

对于互联网产业的许多高管来说,这些都是老调重弹。“中国互联网有着非常与众不同的味道,”美籍华人、助学贷款网站齐放网(Qifang)创始人及首席执行官陈国权(Calvin Chin)表示。“这种差异将保持下去,并以不同的方式发展成熟。就好像加拉帕戈斯群岛(Galapagos)那些与众不同的岛屿一样。”

自从16年前中国批准建立第一个互联网连接以来,全球的注意力都聚焦于网络如何能改变这个国家。对于西方世界那些认为网络天生就是开放与自由的媒介的人来说,审查和专制管控的倒退势力屈从于不可避免的潮流,只会是一个时间问题。

位于最前沿的就是谷歌——全球底气最足的媒体与网络公司。谷歌的高管为他们4年前屈服于审查体制的决定进行了辩护,称那是中国网络更加自由化的第一步,他们的本地搜索服务将是帮助打破信息流动障碍的主要力量之一。

Continue reading

Reason v emotion in China’s growth story

In the far north of China last weekend, thousands of Chinese tourists streamed to Harbin’s famous ice festival where they forked out $25 a head to view replicas of the Great Wall and the Forbidden City carved out of gigantic blocks of ice. The spectacle of China’s new middle class on holiday was impressive, if hardly scientific, evidence of the vigour of an economy that last year grew by 8.5 per cent as much of the rest of the world crumbled.

This year, the consensus is for China to grow even faster, by at least 9.5 per cent, as exports pick up and record investment continues. Yet there are more than a few dissenters who warn that, like the ice palaces of Harbin, the seemingly solid Chinese economy is sooner or later bound to melt. Are they right?

Nicholas Smith, strategist at MF Global FXA Securities, articulates the sceptical position well. Citing “incandescent money supply growth” and the appearance of bubbles in property and manufacturing capacity, he writes: “Fixed asset investment, at half gross domestic product, is the most of any major economy in modern history and must slow. Consumption is the lowest of any major nation in modern history, and can’t cover the shortfall. Trade disputes are smouldering and China won’t be permitted to export its excesses. A slowdown seems unavoidable.”

One’s head tells you that Mr Smith is right. There is a lot about the nature and composition of Chinese growth to cause unease. Consumption, while growing in double digits according to (unreliable) retail sales figures, remains a lowly 37 per cent of GDP. As incentive schemes are withdrawn, sales of cars and electronics, which zoomed last year, could stall.
Continue reading

陌生的城市,陌生的感觉,大陆太过苍凉

 
 
       记得有一次在一个客户来到青岛,我们陪着他们参观了沿海一线,他们也是第一次到中国大陆来,第一次来青岛,我们介绍我们引以为傲的各种现代建筑给他们,然而得到的答复竟然是让我们深刻的认识到,花费这些纳税人的钱来用于奢侈的办公建筑是亵渎和深刻的伤害,当我们时时刻刻准备着与世界接轨,其实我们所做的却是坟头挂屁联,及时在瑞士这样富有的国家也是非常注意这种行为的。另一次我们在上海与一个德国客户开车游览外滩,然后走遍所有上海最令人自豪的地点,参观结束后,上海同事得以的说,上海怎么样,大吧,时尚吧,美丽吧,这时第一次来上海的carrie发出了一句感叹,妈呀,这么小范围的地方竟然生活着这么多人,你们没有感觉到生活会压抑么,我感觉到空气都是热的。为此对于同一种环境下的两种不同观点也许说明一些什么,就像我们所了解的认为我国的强大一样,而在世界范围来看我们是足够的大,但是我们足够的强么,无视一切的自我肯定和傲视一切的蛮横态度,也许也是一种浅薄意识的表露吧。
 
       下面我说一下个人对外企公司结构的一点私人认识,首先,如果你想要去外企,面试你的人有可能是鬼佬或者Hr部门的mm,如果一面是mm也许说明你所申请的职位并不没有达到中层或者说区域级别,如果一面是Hr鬼佬,二面是区域boss,三面普通鬼佬,也许这是一个法国公司,呵呵走题了,但无论如何你所经历的interview必须有2-3位是鬼佬,并且鬼佬拍板,而大陆人员在其中也许只能像Hr的mm一样传递你的CV,就像我的一位上司非常诚恳的并且冷酷的说,没有一位会相信一个在红色政权下长大的无独立思想的chinese.P.R ,被过多妖魔化的现像也许事出有因,看看大部分企业,老大往往是欧美人,然后区域老大就是新加坡或者台湾人,其次才是香港人,然后大陆人,大家记得IKEA遣散费的问题么,一个香港人离职后得到大约800K , 而大陆人也许120k,那些n+1都是扯蛋,拥有大陆身份证只能让你的薪水彻底分裂,再看看大陆人在公司内的复出,不仅要琢磨上司的意思,还要防止同事的暗箭,这可都是些高智商的家伙,从不玩翻脸,就是喜欢笑脸相迎,babyface,rock by baby everynight,也许一封cc给某位的邮件就会让你的ass breakup。(也许有人会说也不一定老大就一定是鬼佬,你看唐骏,李开复,好吧,我只能说,即使他们是这样的头衔,但是我相信总部也会在身边安插一个鬼佬给你的,如果真的是身边没有安插鬼佬,那也会空降一个在美国土生土长的黄种人给你,总的来说贯彻一致的delocalization方针)写到这里我都不知道要说什么了,下次再说吧,hope everything goes well ,最后说一点,希望大家都玩twitter,我已经玩了一年了,认识了很多人感觉到了global village的意思,如果你能搭配一个G2 magic,那还是非常不错的,不过联通现在的3G有点墙的太厉害了,你需要一个vpn才能行,不然你也只能被和谐了,说起vpn又要多说点了,现在非常流行朋友之间送vpn,因为。。。大家都知道么,翻墙都用vpn,现在比较好的就是美国服务器的vpn,大约$60一年,2G一个月流量,以前用过一个法国服务器的vpn,那个流量倒是挺大8G,不过看着那个网速我都哭了,还有夏威夷服务器的也是一个汗颜。
 
       说到这里不仅让我想起来一个有意思的事情,就是Google 的G2的GPS在大陆有很大的偏移问题,如果在小城市倒是还可以接受,但是如果是在北京和上海,那就是要出大事情滴,不知道Google对此有什么看法,前一阵Google门前献花的事件我们都非常关注几次想前去摄影一个可是又害怕警察叔叔请我们去喝茶,所以还是冷静点吧,不敢想象Google离开大陆,我会怎么上网,我所有的网络应用都与Google有关gmail,reader,calendar,search,app,chrome,i got no pleace to go ,希望Google坚持自己的理想,让我们更自由的上网,与世界互联,lets get started with the man in the mirror, ask him to change this way , get a better way to fell freedom .
 
        最后说一点我佩服的一个公司,前台的mm使用的是mac air,真的很符合 your images was worth of thousands million dollar,势力说明一切。

Party特色

                          中国最短的笑话:为人民服务
          中国最好的借口:国情,特色    
          中国最漂亮的牌坊:信访局
          中国最常用的官方语1:目前群众情绪稳定
          中国最常用的官方语2:目前事故已得到妥善处理
          中国最强悍的陆战队:城管
             中国最权威调查:民众对治安满意率95%
          中国最神秘的单位:某单位  
          中国最贱的民:屁民
          中国最权威的两大部门:上级部门,有关部门
          中国最真实的真相:在进一步调查中
          中国最幸福的人:二奶
          中国最自豪的新闻:GDP增长率
          中国最神秘的机构:组织
          中国最动听的话:一切权力属于人民
          中国外交部最常用口头禅1:表示强烈强烈强烈谴责
          中国外交部最常用口头禅2:由此产生的一切后果由*方承担!
          中国最有特色的的统计词:负增长
          中国最好吃的面:基本面
          中国最神密的会:工会
          中国最有希望的人:待富者
          中国最好的职业:公污员

河蟹小花园,草尼马围观

你们这帮子人都不和谐!
 看贴就看贴,临时性抱怨什么呢?
 你哪个单位的?暂住证呢?
 你为党说话还是为人民说话?
 政府正在打一盘很大的麻将,观棋不语真君子你们懂吗?
 老爷们拉屎要不要告诉你啊?老爷们嫖宿幼女关你什么事?滚回家继续还你的房贷喝你的三鹿奶粉吧!
 心里不舒服的话你可以去被钓鱼、可以去70码、可以去躲猫猫、可以去俯卧撑、可以去开胸、可以去被跳楼、可以去铊中毒,实在无聊还可以打酱油,那么多事情可做你非要来回帖,简直就像孙东东教授说的那样,99%都是精神病!
  这里遍地都是黑社会,就你是好人?如果你要是好人:人家都被夺冠了,你怎么被跨省追捕了?
  人家被抓了都能当选人大代表,你怎么没事被人冒名顶替上大学了?
  人家29岁靠假论文毕业都能当市长,你怎么海归学成还跳楼了呢?
  人家贪污4亿才判12年,你怎么误取17万就判无期了呢?
  人家坐火车都能临时停车,你怎么坐个公交还自燃了呢?
  你连生孩子的自由都没有,关心人家虐婴干什么?你不过是个屁,人家是从北京来的!
  再敢吵就叫城管来把你头按到油锅里去!
  你们这帮回帖的家伙,应该以邵阳市建设局局长周飞鹏重要讲话共勉:“你想不通?就去死啊!”
  至于楼主,你以为你发个帖子就很NB?
  你把事说的这么细干什么?
  你是不是党员?
  你以为你是赈灾志愿者就可以说实话?
  你以为你说实话我们就不能判你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
  新华网都能叫他关闭,你这个帖子算什么?
  中央台记者都不能管得太多,你还是和谐一点吧!
  河南省内乡县电业局局长王国平对你这种鸟人有明确的评价:“要严厉打击发帖人!”

仓央嘉措

              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情歌

   偶然看到他的情歌,很安静很平淡,很悠远,很深长

你见,或者不见我,我就在那里,不悲不喜你念,或者不念我,情就在那里,不来不去

你爱,或者不爱我,爱就在那里,不增不减

你跟,或者不跟我,我的手就在你手里,不舍不弃

来我的怀里,或者,让我住进你的心里

默然相爱,寂静欢喜……

                  
 《那一天,那一月,那一年》的三个版本!
版本一:
   那一天,
   我闭目在经殿的香雾中,
   蓦然听见,你颂经中的真言;
  
   那一月,
   我摇动所有的经筒,
   不为超度,
   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
   磕长头匍匐在山路,
   不为觐见,
   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
   转山转水转佛塔,
   不为修来世,
   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那一月,
   我轻转过所有经筒,
   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纹;
  
   那一年,我磕长头拥抱尘埃,
   不为朝佛,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我细翻遍十万大山,
   不为修来世,只为路中能与你相遇;
  
   只是,就在那一夜,我忘却了所有,
   抛却了信仰,舍弃了轮回,
   只为,那曾在佛前哭泣的玫瑰,
   早已失去旧日的光泽……
  
  版本二:
   那一天
   闭目在经殿的香雾中
   蓦然听见,你诵经的真言
      
   那一月
   转动所有的转经筒
   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
   磕长头匍匐在山路
   不为觐见,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
   转山转水转佛塔呀
   不为修来世,只为在途中与你相见
    
   若依了情妹的心意,今生就断了法缘。
   若去那深山修行,又违了姑娘的心愿。
        
   贡布小伙的心,好像蜜蜂撞上蛛丝。
   刚刚缠绵了三天,又想起佛法无边。
      
   默想上师的尊面,怎么也没能出现。
   没想那情人的脸蛋儿,却栩栩地出现在眼前……
  
  版本三
  那一天 我闭目在经殿香雾中 蓦然听见你颂经中的真言
  那一月 我摇动所有的转经筒 不为超度 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 我磕长头匍匐在山路 不为觐见 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 我转山转水转佛塔啊 不为修来生 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那一夜 我听了一宿梵唱 不为参悟 只为寻你的一丝气息
  那一月 我转过所有经筒 不为超度 只为触摸你的指纹
  那一年 我磕长头拥抱尘埃 不为朝佛 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 我翻遍十万大山 不为修来世 只为路中能与你相遇
  那一瞬 我飞升成仙 不为长生 只为佑你喜乐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