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世博 “雄心万丈”

作为上海资本主义历史的象征,今天的外滩已是焕然一新。它
即将迎来能完美折射上海勃勃雄心的一个新地标:一个华尔街铜塑“金融牛”的复制品,这头牛身上承载着这座城市成为全球最新金融霸主的无限渴望。


滩的铜牛由华尔街“愤怒的公牛”的原设计者创作完成,将坐落于极富艺术装饰风格(Art Deco)的黄浦江畔。几代人以来,这里一直是上海的象征。


过,在上海彻底重塑城市品牌的规划中,这只铜牛只是微不足道的一部分。将于明日开幕的上海世博会(Shanghai World
Expo),耗资4000亿元人民币(合590亿美元),是2008年北京奥运会花费的两倍以上,而其影响力有可能将更为持久。

不过,定于
世博会前夜揭幕的铜牛,同时也是另一种信号:刚刚击退金融危机的中国,还计划谋求全球资本市场的霸主地位——最理想的情况是在2020年前实现这一目标。
这是中国政府为上海设定的成为全球金融中心的最后期限。


即使是体型大上一倍的公牛,也会觉得这是一项艰巨的任务:在通往2020年的道路上,存在着种种巨大的障碍——从不太可靠的法律、无法自由兑换的货币,到
人才匮乏以及45%的税率。

一位市场分析师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一个屏蔽YouTube的国家,怎么可能成为金融霸主呢?”


管如此,过去一年,上海在城市转型上取得了诸多重大进展,远不局限于金融市场方面。

最大的成就之一就是世博会本身。本届世博会的规模和成
本,是英国《金融时报》许多读者闻所未闻的。以往的世博会带给世人各种各样的新鲜事物,从埃菲尔铁塔到焦糖玉米和美国州际公路系统。与它们一样,本届世博
会或许在未来数十年都会被人铭记。不然的话,人们或许会指责4000亿元人民币的花费是个浪费。

未来6个月,世博会将接待多达1亿人,其中
95%来自中国。这将给上海一个机会,展示这场风光背后是否有真材实料。

上海的历任领导者其实数十年前就开始了城市改造,但为了世博的最新
一轮准备工作实在有些过头:在一年内,上海几乎重铺了所有街道,挖了(有时不止一次)新的下水道,铺设了新的路沿,修建了新的人行道,将庞大的地铁线路延
长了一倍。

政府重新粉刷或修缮了临街墙面——经常是在不通知所有者的情况下;高速路和桥梁上安装了明亮的新霓虹灯;居住在乱糟糟工地附近的
居民,一觉醒来,发现在原本只有泥浆和大梁的地方,种上了枝繁叶茂的树木。

似乎每天都有新的地铁线路或高速铁路建成,甚至还有一个全新的机
场候机楼。世博园区——在混浊的黄浦江江畔一块方圆5.28平方公里的土地——竖起了200多座国家、企业和市政场馆。这些富丽堂皇的欢乐宫集中展示了未
来的场景:洁净、绿色、高科技的城市生活,而上海则成为宇宙的中心。

与上世纪90年代象征着所有未来主义风格的东方明珠塔
(Oriental Pearl Tower)一样,飞碟形状的世博文化中心,注定会作为上海的最新面孔,出现在各种明信片和网页上。

变化
并非仅仅在表面:上海市政府一直在纠正市民的行为习惯,作为其称之为“精神文明”活动的一部分。

世博会有17万名志愿者,其中一些志愿者组
成了纠正不良行为的小组。他们站在繁忙的地铁里,敦促人们站在自动扶梯的右侧;他们劝阻人们随地吐痰、插队、推搡和大声叫嚷——这些都被视作上海人颇难改
掉的习惯。

他们鼓励就餐者将剩菜打包带回家;他们对在公共场所吸烟的
人进行处罚;他们甚至挨家挨户地敦促市民不要在公共场所穿睡衣——最后这项似乎是上海人最钟爱的一种生活习惯。

女士们会挎上与自己最好的睡
衣相配的手包去逛商店;在闷热的街道上,老年男子会只穿着条平角短裤。上海市政府希望消灭这种落后而令人尴尬的行为。但一些市民则反驳称,他们希望有选择
着装的自由。

对我们这些生活在这座城市的人来说,最棒的一点是,新的厕所技术已在本届世博会中投入使用。这些厕所散发出的异味很小,人的鼻
子闻不出来。

但是,中国的目标不仅仅是树立一个减少异味的榜样。本届世博会的主题是“城市,让生活更美好”,上海的目标是在可持续城市发展
方面引领全球。遗憾的是,本届世博会的筹备工作却很难证明上海能够做到这一点:为了美化城市,大片的传统住宅被拆除,这种不顾后果奔向未来的做法,存在彻
底毁掉历史的危险。


江路是上海一条著名的小吃街,人们在那里可以一边品尝鱿鱼串,一边吃两口倍受喜爱的上海小馄饨。这条街将被拆除并重新开发。

星巴克
(Starbucks)和卡卡圈坊(Krispy
Kreme)已进驻该街,再一次表明——正如一位长期居住在上海的人所说的那样——“如今上海已很难找到什么有趣的东西”。

一位久居上海的
外派人员表示,世博会实际上能起到好的作用:“金钱一直主宰着这座城市,剥除着它的灵魂。终于,世博会给了反对这一进程的人说话的机会。”


而,金钱就是上海的未来。每个人都认同一点:即上海将在确保中国更有效地配置投资资金方面发挥更大的作用。

上海已朝着这一目标迈出重要步
伐。仅在过去几周,它就启动了股指期货交易和融资融券试点。与往常一样,这些交易首先在小范围展开。

若想参与股指期货交易(在商定日期以预
设价格买卖股指的协议),投资者必须拥有至少50万元人民币的开户资金,保证金比例在15%至18%,还要通过一场像英国驾照考试那样严格的考试——这些
障碍足以把大多数市场参与者拒之门外。

麦格理(Macquarie)中国股票主管迈克尔•库尔茨(Michael
Kurtz)表示:“一开始参与交易的人数非常少,因此至少在初期阶段,它的影响可能微不足道。”

不过,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中国策略师娄刚(Jerry Lou)表示:“借助这些改革举措,我们正朝着真正的市场迈出重要一步。”

上海还必须采取更
多的举措——其中一些举措完全超出了它的掌控范围。但对于一座能在午夜到拂晓的时间里,铺设完整的一条人行道、并在道上栽好枝繁叶茂大树的城市,人们不应
低估它的能力。

上海有资金、有决心,也有着无穷的抱负。它的幸运让其它城市望尘莫及。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