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谈阔论

  这个题目的原因是因为我想要写的东西内容杂乱,但是互相之间有联系,其中没有轻重,都是平行的,所以统称杂类谈。

  今天是一个举国欢庆的日子,首先是因为世博会,其次是因为公共假期有比较长的时间,一个比较喜欢的写博客的环境,饮料与零食伺候着,夜已深,静。

  记得以前政治课,老师曾经讲过这样一个概念,归纳与演绎,就像金字塔,就像社会的组成结构,越是处于地下的位置越是演绎的繁多,居于上处的确实善于归纳的好手。

  这些是昨天写的内容,写到一般便跑去Gtalk上面聊天了,等转回来的时候都想不起起先想好的框架了,聊天的内容就是最近新发布的Ubuntu10.04的新增功能和用户体验,还有上海人民对于世博会的打酱油的态度。

  昨天的想法都灭了,今天新想一个,因为本帐户设置的时区并不是东八区,所以显示出来的文章添加日期总是出现很大的出入,这倒不算是一个问题,但是现在看来倒是有点让自己糊涂了。

  说到演绎与归纳,任何一个社会和组织都是一个演绎与归纳的公式套用法则的具体体现。比如将领带兵打仗,士兵就是将领的战略想法的演绎,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分工,演绎出将领整体布局的一个小小的细节,这个细节可以是军旅生活的日常规律,可以是攻城略地的进取之道,可以是兵败撤退的先后秩序。

  以此来说到华夏文明的演绎问题,这倒是可以很容易的从古文典籍中看出端倪,文王演绎八卦,老子博览周藏书后写出五千字老子,后来人更是根据此来千变万化,孔子的真善忍,君子之道谈论半生,后人以此编写论语,释迦牟尼的拈花微笑,我是佛,你是未来佛,后人参悟一生,这就是一直以来保护维持我国文化的,道,儒,释,三家最初的归纳,到如今看来,却也是最多被人学习的,后来人所写出的等等多如牛毛的文章,我们今日看来也是阅读并怀疑者。甚至有人也怀疑,道可道非常道的老子,是否真的知 “道”,王安石所推行的,祖宗不足法,命运不足畏,到如今却也是被人们从心里接受,不然怎么捣毁了孔庙这个所谓的“不法传销团伙”,搞废了中华以往所有的已知的文化,准备大跃进,彻底革命,然后超英赶美,透支国人体力与外国人拼肉体。当中国人彻底的不惧怕道德良心这些词语的限制的时候,反而惧怕法,律,刑的时候也是彻底的混沌来临,周朝八百年,以礼治国,周朝后来虽衰,其政犹在,诸侯皆朝,等到奋六世之余烈把他们兼并的时候,这就是一个新的乱世的开始。佛祖掌管世间三万八千年,也有暂时交接班的时候,这是刘基说的话。

  越是乱世越是英雄辈出的年代,战国时代,百花齐放,各国争相改革,法家,墨家,道家,各自登场,荀子的弟子和鬼谷子的弟子最终pk,李斯,韩非,是我推崇的入世的代表人物,可惜韩非入秦,李斯的文章现在似乎很少人提及,提到的都是他的与赵高的作乱,而没有说到秦始皇在多处的石碑刻,琅琊台石碑铭文的最后一段,六合之内,皇帝之土,西涉流沙,南及北户,东有东海,北过大夏,人迹所至,无不臣者,功盖五帝,泽及牛马,莫不受德,各安其宇。

  诏曰:以天地之大,而受制于一人。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