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就是大陆居民的普遍生活

最近有一条新闻,简单说来就是一名男子持刀绑架了一个儿童,原因就是到北京见网友的时候被拒绝了,然后突生恶念,久长生了以上结果,这时候试图解救但是未果的阻击手果断出击,将犯罪嫌疑人击毙,人质顺利得到了解救,群众欢呼。

从以上新闻中我们不难看出媒体公式般的演说词,和义愤填膺的极端情绪,请注意一下专用词语,解救未果,果断,击毙,顺利,解救,欢呼,如果一切会顺利还应该有被解救人质给伟大的xxx同志下跪并送上锦旗一篇,然后高呼和谐社会救了我。

仿佛一切都是那么天经地义,一切都是顺理成章,完全符合我们从小所受的教育和大陆普遍的价值观,在我们心中毫无疑问。其实从小到大我们所听闻媒体报道的犯罪分子被击毙等等类似宣判别人死亡的事件已经习以为常,我们也理应认为这就是罪有应得,不死不足以平民愤,不剐不足以顺天命。然后我们欣然享受这一刺激的胜利喜讯给我们带来的感官刺激。

首先,让我们来看一下,这名犯罪分子是否是罪有应得,他的犯罪动机是什么,犯罪目的是什么,他的行为所带来的后果是什么。

犯罪原因就是见网友被拒绝,然后痛苦,希望绑架一个儿童威胁到他的那个网友,与他见一个面,以达到与网友见面沟通的想法,至于绑架儿童,目的是威胁他的网友,而不是伤害儿童,所以他的行为中伤害的目的性比例不大,也就是说伤害儿童并不是他的第一意愿,当然其中也不能免除他伤害儿童的几率,为此我们选择其中的区间最大值也就是伤害儿童,注意是伤害不是杀害,因为儿童并不是他的第一目标值,而只是一个随即值,所以并不会产生直接作用,这里面排出两个特殊概率事件,就是他精神有问题不能自控和情绪顿时失控不能自已,第一个可以排出(正常自然人),情绪失控问题,因为没有可以扩大的情绪刺激,他的情绪是因为到达了最大失控程度,所以产生绑架行为,而不是为了防止某一特殊行为的刺激发生而产生的绑架,所以最大化事件不引发。也就是说,两个特殊事件不发生,绑架不构成直接伤害,有解决方法且可行,并且可完成并满足他的威胁要求,而这个要求并不会造成次生伤害。

下面看一下,大陆组织的解救是怎么样的,接到报警—排出阻击手商谈了解情况判断人质救援不可行性击杀目标。

其中过程和相关介绍大家也已经熟悉我也不多说了。

简单明了的杀戮不管是对犯罪的震慑也好,还是对生命的藐视也好,这样的事情已经不是短时间内的重复发生了,其中有特殊的环境因素也有必然的人为因素,但是我们应该更加重视的就是有不断叫好的群众和喜欢血腥的民族习惯,劣根性的表现在此处展露。

自古以来我国就有菜市口围观的群众团体,面对血腥场面,大家仿佛是幸灾乐祸和看戏的聚集地,发生在他人身上的灾难对于自身就像是一种幸福,这种幸福感偶尔还会在政府某些莫须有的罪名合作下,发生刑场欢呼的事件,于是这种幸福感更加成为替天行道的助推器,让更多的屠戮合法化合乎道德化,更加兴奋大众,并向着节日庆典靠拢。

鲁迅好像曾经也描写过类似,日本人在大陆屠杀人民的事情,大家都在争相观看,并茶点伺候,品头论足,这真是整个民族的悲哀,应了那句话,有心杀贼,无力回天。

现在看来这种民族劣根性短时间内无法改变,除非彻底革命,自清末以来国父孙中山先生就提倡革命,并且大家还顺着打倒了孔家店,革命革了半个世纪,结果革掉的不仅仅是大量的国人的命还是社会道德水准,国人的智力水平,释放了人类最黑暗的性格,仿佛顿时回到了原始野蛮时代,什么都失去了,失去了自由,思考的能力,剩下的就是对食物的最初的需求了,这也难怪,最基本的饮食都无法满足,生命需求都受到了威胁,我们还能要求什么。可以说这一次的革命是失败的,但是不可否认的是这一次的革命中却产生了很多的能人,才子,他们的精神,行为,对中华文化的解读给将来很长一段时间带来了相当大的影响,他们的个人性格,对整个社会的思考,对民族文化的责任感,会被历史记住。

岔开一个话题,说一下为什么革命失败,总的来说就是不明白革命的意义以及如何去做。革命,简单说就是改革掉命运,命运包括国家个人的命运,改革就是对现有的情况进行调整,但是革又不仅仅是调整,而是废除并添加。这里面的两点都没有搞清楚,如何革,革到什么程度,还有就是命,命者存乎运也,是有轨迹的也就是道,如果你要革,首先要知道命所运行的道迹是怎么样的,就像你要改变一个物体的运行轨迹,首先你要确定物体现在运行轨迹是错误的,因为你可以根据种种凭据来判断说明轨迹的错误,然后你才能去改变原有的轨迹,并且你还要证明你改变后的轨迹是正确的,这样一前一后,有理有据,当然我这样简单的说明一个国运是荒唐的,但这只是说明而已,不具实体意义。但是从当时革命的原因看来,是因为大家看不到祖国的未来,也并不知道未来会怎么走,也许会亡国,所以大家要革命,也并不知道革命后会怎么样。当然这也只是我在意淫罢了,当时外强入侵,国运到了末端,那是的情形也并不是我们能体会的,作为后来人只是站在远处呐喊,纸上谈兵而已,不谈了。

继续上面大家欢呼击毙罪犯的问题,可以发现群众总是在悲剧发生在别人身上的时候欢呼,而在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时候隐忍,这里面虽然有长久以来的悲剧情节,但是其中大部分的就是国民的望人穷的心理,这种心理可以解释为红眼病,害人不利己等性格特点。

这种病情发生的另一个时间点就是在国家舆论需要的时候充当扩音装置,最近的临近点就是文强在受到审判时判处极刑的时候,大家有一次符合适宜的欢呼了,并且放炮竹庆祝。相信这种民族习性会在未来的一段时间内继续遗传下去,对死亡的欢呼,是对死亡的向往还是对人类无尚权利的崇拜?

即使是这样,我们仍然在继续着,继续虐待着我们的民族和文化,还有自身未来命运的道路,是这样的,我们被压抑被控制,被为所欲为的改变,被当作木偶,被阉割,被代表,被自我崇拜,被伟大,被蒙蔽,被歇斯底里太长的时间,偶尔出现的呐喊也只是趁机在某些权贵允许的情况下替强奸我们的组织发出声音,然后我们发现原来我们呐喊的话就是臣罪该万死,臣冒死请求能服侍皇上,请赐臣死罪,然后谢主隆恩的被主子赐予了死罪,并且主子还说这是我不得以而按照你的意愿来杀死你的,你应该叩首感恩,我能按照你的意愿来处理你,这是你多大的荣幸呀。至此我们终于明白了,司马光在资治通鉴的开头所写的,天下受制于一人的具体含义,就是天下所有的人都是没有思想,没有自由的,甚至你不能用你的思想来操控你的行为,如果某一天你的行为是按照你自己的意愿来行使的,那么你需要感谢主子的恩,无论你将来的路如何,无论。。。。你所有的只有感谢,仿似是主子雌雄公体怀胎八十个月以六十高龄产下的你,而产下的你也只是万万众生的全国统一模样中的一个,统一的智商统一的模样和命运。

作为这篇的结尾,决定采用资治通鉴的第一段来感慨一下,这一篇也是我多次间断性写完的,并且是第一次在电脑完成后,上传到网上的,内容有点冗长,并且文章结构都是随想随写,可能有跳跃和插入的成分,当然这都是随笔,不求顺畅,只为抒发。

臣光曰:臣闻天子之职莫大于礼,礼莫大于分,分莫大于名。何谓礼?纪纲是也。何谓分?君、臣是也。何谓名?公、侯、卿、大夫是也。

夫以四海之广,兆民之众,受制于一人,虽有绝伦之力,高世之智,莫不奔走而服役者,岂非以礼为之纪纲哉!是故天子统三公,三公率诸侯,诸侯制卿大夫,卿大夫治庶人。贵以临贱,贱以承贵。上之使下犹心腹之运手足,根本之制支叶,下之事上犹手足之卫心腹,支叶之庇本跟,然后能上下相保而国家治安。故曰天子之职莫大于礼也。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