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渠道的多元化是否能够成功开启(之前写的有很多疏漏现已经更改了一些)

    正在写的几篇文章因为篇幅过长内容需要多次斟酌所以一直没有完成,但是也不想让最近活跃的思想浪费,就写一篇短文吧。

    今天看到新闻说,中国政府允许民间资本进入垄断行业,这一个消息的背后说明了什么,又为中国的大量民间资产找到了怎样的出路,隐喻的政策正在给民众做出怎样的引导?

    大陆的经济过于封闭,投资环境过于匮乏已经成为当今大陆的一大现实问题,但是政府今日做出以上反应也是应该根据当下情况来看。首先是政府对房价的调控,导致部分避险资金流出楼市,而这一部分资金往往都是先知先觉并且趋利的,如果说成嗜血也可以,这一部分资金现在以温州资产来总称,其实有点言过了。

    流出的这一部分资金的流向,政府比较关注,因为现在国内通货膨胀已成为不可避免之势,而这部分资金也关注点也在生活必需品上面,举例子,前一阵有朋友在山东等地大量收购大蒜,而收购之后却往往让这些大蒜烂在地里,收购量很大,往往是整村的收购,这样虽然有部分损失,但是整体的利润是巨大的,而生产大蒜的地区很少,这样的恶意收购行为导致的直接后果就是大蒜物价上升。同样的例子,我们也可以用在大麦,花生油上面,不过这类产品量大而且有国家垄断,不如大蒜这样的少量稀缺品种好操作。这就是为什么前几年的时候生姜可以在短时间内价格翻几番了。

    当然那是前几年,现在则不行了,因为国家在看着物价,如果有异动,国家是不会客气的,物价影响的不仅仅是消费情况,更严重的是社会的稳定,所以如果现在用大量资金来做高某一部分的物价,后果严重。

    还有一部分资金准备做黄金,现在有黄金实体的销售和中国银行的纸黄金的投资这两方面,总的来说就是实体和虚拟。但是黄金作为大陆民众的投资风险太大,原因如下,首先我国所谓的金块的出售与国外正规的黄金投资是不同的,首先我国采用的并不是世界统一的一种黄金认证,也就是说在国外的金块上面有联邦政府或者国际银行承认的钢印或者证书,意思就是,你在美国买的50KG的金块,可以到英联邦或者欧盟国家得到承认兑换货币,但是在我国则不行,除了大陆,谁都不会承认你的黄金,并且在我国你购买的黄金出售给银行后,银行会对你的金块重新估值,而这个估值标准泽取决于国家,除了收取国际统一的折旧还有其他大陆特色的强制性折旧费用,总而言之,就是将投资风险依靠于国家的政策,而大陆的政府往往是多变的,你用不变的资本来依靠于多变的政策,你放心么?

    当然还有其他的渠道,比如地下钱庄,还有现在流行的民间信贷资本,这些往往会给国有银行和社会情况造成麻烦,但是鉴于大陆的特殊环境,我们民众确实没有其他的可投资的渠道了,而众所周知的就是,在一个通货膨胀不可避免的现在,如果自有的大量资本不找到一个可以稳定估值的去向,其结果如同手持10w人民币从2000年等到了2008年买房子一样。在这样急迫的情况下政府不得不为这些急躁的,不安分的趋利资金找一个排泄口,让他们的情绪安抚下来。

    而今天新闻所说的部分开放的垄断行业,其实特指的就是国家的基建行业,国家去年宣布投放几千亿去建设公路高速等,这些钱对国家来说也不是小数目,而当今有这麽多从楼市或者其他方面流出的资金闲置,如果放到基建里面,不仅可以受到国家的监视,也可以保证国家对于这些钱的控制。

    但是有一点我们应该注意到的,就是这部分资金对于获利的要求,首先我们分析一下基建的盈利情况,巴菲特去年投资了很大部分资金在美国的高铁和火车方面的公路铁路建设上面,而巴菲特的投资理念大家都明白,比如以前巴菲特所投资的沃尔玛,可口可乐等,都是短期内几乎不盈利的,而盈利往往都是等到十年或者几十年以后才会有的,就像他购买的H股的中国石油是1.2港元,七年后是12元左右出货的,可以看出巴菲特投资基建并不求短期获利。而我国的资本与国外的大资本所不同的是,我国的资本无论大小都是投机,而且是无风险套利,这样的盈利要求与基建这样的盈利模式截然相反,那么大陆的这些民间资本会流向国家的基建么,这是一个疑问。

    下面是另一点对于这个新闻的分析,国家可以说引导鼓励民间资本进入基建行业和其他垄断行业,国家也应该明白,这些资金在过去的五六年里面是翻了几十倍的资金,他们不断的通过股市,房市,民间借贷等让资金滚动,而这些资金的过于庞大也让国家有些担心,但是从整个大陆经济体的角度来看这些资金,就显得非常的渺小了,除了这些资金之外还有那些资金是比这些民间资本更加庞大,更加有保障的呢,注意这个有保障的意思,有保障就代表这些资金背后不是经济思维在指挥这些资金,而是有权利的支持和消息的引导,这些资金也就是08年先知先觉的流入楼市的几万亿资本,这些钱也被国外媒体称作为红色资本,红色资本家我们都应该不陌生,就是荣毅仁家族的子孙,而红色资本也指的是高干子弟所操控的自身在大陆的资产。

    说到这里就可以了,最后我在想过于庞大的资金无论流入哪里都是泡沫,如果将其他部分资金分散到可控的范围内,并且不参与自己所在的范围内的投资项目,是不是也会对自己有利?这样既能控制另外的资金,也能保护自己,也不失为一个好的办法,你觉得呢?

    修改后另加部分:这篇文章是一边想一遍打出来的,没有经过修改就保存发布了,其中有很多错误或者不严密的地方,修改了一些还有一些就不改了,以后自己看看,就当作是个自己的照妖镜吧。不求尽善,但求表述大概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