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时报青岛高峰论坛


    英国《金融时报》副主编、美国版执行主编吉莲·邰蒂在英国《金融时报》青岛国际金融高峰论坛上发表主题演讲,回顾始于美国、并仍在蔓延的金融危机,
并讨论其对策。重建信用,西方金融业之失与拯救之策。

    在长达一小时的演讲过程中,听众处于对这位主编的尊敬,但是仍然不能自已的有点精神脱离,整篇演讲稿真有点中国领导讲话的篇幅,简单的观点反复的例证和说明,也许是想更加详细的表述吧,这倒正常,但是这篇演讲的观点却没有得到大家的认同。

    关于西方经济危机的产生简单说来就是欲望刺激泡沫产生后的破灭,而主编所持观点为将次级债分割、打包、转卖,而我们现在明白的一点就是,次级债是一种风险,而这种风险是一定的可以确定的东西,即使银行做出一种很美好的幻想然后将次级债转嫁给客户,这种风险是仍然存在的,而暂时的安全也只是存在于银行所吹起的泡泡中,类似于讲一个炸弹外面用钱来包裹,结果很容易预料。就像马多夫骗局一样,美丽的谎言,保险也许只是将这种潜在的风险扩大化了。

   奈特曾经区分不确定性和风险,认为企业面对的是不确定性,既不能被保险的风险。什么是保险?保险的本质是风险分担。股份制的本质就是保险,但由于企业面对
的是不确定性,保险的结果是不确定的。

   引用一个人的话,2007年的金融危机,说到底是经济不平衡的产物。经济的平衡,包括生产与消费之间的平衡,包括消费能力与实际消费之间的平衡。
在凯恩斯主义主导宏观经济政策的现实世界里,经济的周期性虽然可以调节,但不能消除,相反可能使得周期在低点时的破坏性更强。那么2007年的危机,就是
美国穷人消费能力有限,但他们可以在政府和金融机构的刺激下买入楼房,这样一旦楼市价格下滑,信用违约就不可避免。借贷消费可以刺激经济,要加大刺激经济
力度,就需要降低借贷门槛,这样就蕴含着巨大的信用风险,风险积累到一定程度,在外界的刺激下爆发,这样最初的危机就被触发了。

   所以,不是什么常识可以防止危机,因为危机的产生是有利益驱动的,可以这么说,某些金融机构和某些从业人员,知道风险所在,只是他们也存在着侥幸心理,搭
着流动性、搭着债务化、搭着借贷消费的东风,想赚点钱而已。 危机识别不是有常识就可以做到,而是需要管理层、需要金融机构能够拒绝诱惑,才可以避免。

   还有一位精彩的评论引用一下,简单的金融危机原因,就是金融系统中的贪婪者开发出泡沫产品,引发次贷危机,获利者隐身了,价值被剥离了.信用体系崩溃,就是金融危机的源头。

   其实对于危机大家角度不同侧重点也不同,但是有一点相同,就是当大家太过于相信当下的经济情况稳定的时候,危机也就发生了,就像2000年的网络科技泡沫,危机发生是迟早的事情,这是不可避免的,无论大家怎样去进化我们的经济理论,总有那么一点是我们忽略的。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