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nal check , to be a QE

  其实说到底,我应该是QDE,可是谁知道竟然飘烟了QDE的职位,虽然没能双尊加身可是仍然不错,现在越来越习惯夜晚的生活了,11点才是我的开始,但是相对的来说,身体真的是有点吃不消了,很累,虽然我一直保持锻炼身体。

  I never forget the Christmas day I cry thought the night,mama have to work dad have to leave me,when that make much pretty high , any thing that you holding nice , I promise you that I never cry , when I am gone I just try to make your life that you never had, I can see your eyes deep inside you wanna cry , I know that confuse you, Like we used to be.

  That must be a mama gonna to cry but I promise you that I we take care myself , all the things just like yesterday , I too young to understand that too much take me out , I go back to that hold you and make you never cry , none get there and 作孽 with me make sick life.

  我一天睡眠的时间现在只有5个小时了,其他的时间真的是睡不着了,因为我感觉身体的血液总是在沸腾,喜欢家乡的一切,就像一个儿子在母亲的怀抱,及时什么都不做,仍然很放松。

  昨天见了一个很久没见的同学,一面之缘的吧,但是为什么同学的感觉与那些在社会上的人差别这么大,很亲近,很放松,很想说一些平时不会说的傻话,然后就很想笑很开心,脑子抽筋了,呵呵

  我以前买的罗技的激动战斧,现在用起来真的不如以前那么感觉非常high了,但是这位朋友陪我好几年了,都有感情了,下面要给它找一个伴了,希望买一个人体工学的力回馈的巨型手柄,牌子也差不多定下来了,不是Xbox的就是罗技,因为真的不知道有什么其他的还可以做的精致点的手柄了,也许我脑子一热会买一个方向盘。

 

Advertisements

是Punk还是pop Rock

    再次温柔,不愿在看到你那沉默的言语,独自等待,默默承受,喜悦总是出现在我的梦中。窦唯的歌词,窦唯的歌曲。

    总是喜欢那种可以释放情绪的歌,Avril或者Maroon5 2pac和eminem,alen Jackson norah Jones 。

    该来的来,该去的去,来又去,马上就要出发了,希望一切顺利。

你准备好了吗

    你准备好了吗,准备好了去接受去迎合这个难以理解但是却可以带给你巨大刺激的生活了吗?这是一个开始,这是一个终结,偏执的生活着,思考着,行动着,用变态的行为来解释自己,来解读社会,你真的是需要这样,也许你也将会是这样。

    有的时候我真的是无法用语言来简短的归纳出我所从生活中归结出的经验或者是心里对生活思考而来的经验,所以我只有借鉴别人的语言来表达自己,这也许就是我无法驾驭,驾驭这个词也许不好,换做使用更尊重些,无法使用恰当而且简洁的语言来让别人了解我所想表达的。

    人形成好习惯以及上进心,接受信息的速度与有效性,把握各种机会的能力,人们看待事物的水平,都是与你经常交际的圈子有关的。

    人的这一生,在学校所受的只是教育,也就是一些本质以外可以利用的东西,而在家庭中学习到的却是人的习性和本质的塑造以及思维构成和对外物接受并分析的方式的学习过程。这就是家庭教育。

    有的人说,二十岁比的是努力和上进,三十岁比的是人脉,四十岁比的是见识,五十岁是层次,以后就是比的是身体了。

    这也许是非常好的总结,但是我个人有一点小的看法,就是家庭教育在人的一生中的地位,家庭教育包括父母家庭所给孩子培养传授的各种生活的信息,其中也包括出生时家庭所在的社会层次。

    现代社会,看待一个人是否成功,主要取决于这个人为社会的接受度,他(她)的朋友质量,以及他(她)是否有组织召集圈子的能量。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人的自由度决定智慧!

    现代社会是资源社会,而地球上的最大资源就是人,有一定能量的人。你所在圈子的层次、人数、覆盖距离,决定了你的贵族指数。

    梦想是一个人的长时间信仰。并且,梦想也理应被渲染上浪漫的色彩。它没有宗教,不是邪念,金钱只是手段。 如果只把梦想当做梦,那么这样的人生可以说没有什么亮点。梦想使人伟大,人的伟大就是把梦想作为目标来执着的追求!

    梦想是人类对于美好事物的一种憧憬和渴望,梦想是人类最天真最无邪最美丽最可爱的愿望,有梦想的人才生活才有意义!梦想都是美的,所以美梦成真是人生的最大幸福。

   
梦想是人们在梦里大胆的想象,不一定会实现,是一个美好的期望。梦想是人生活的动力!梦想最大的意义是给予人们一个方向,一个大目标。

这就是生活

这个标题确实有点大,因为本来想写一个生活是xxx的一个题目,但是真的想不出用什么词来形容生活,或者去描写叙述生活中的哪一个部分,总之生活是整体也是部分,那我也就把生活当做整体的来写,用部分来说。

生活每个人的都不同,但是我们想要更加美好的生活愿望这是共同的,然后我们就会找一些办法或者路子来改善我们的生活,但首先我们要确定这些方法是正确的并且是有过作用的,然后我们自然而然的会找来许多成功名人的语言和事迹,我们所期望的就是这些事情重复的发生在我们身上,然后我们也从此过上快乐幸福的生活。于是乎,我们开始寻找这些语言或者记录这些情况的书籍,看着这些先辈们的字字真言,我们真是如获至宝,读一句叹息一句,读一段,感叹一声,这些话是如此的正确,以至于我们恨不得统统背诵下来,整日默诵。当然现在网络电脑普及,我们在网络上保存这些文字,然后放入自己特定的私人空间内,让大家和自己都可以看到。演变到现在就是你随便进入一个人的空间或者博客内都能看到许多类似的语言,真是字字真言,句句属实,按理说这么多真理名句都读过了,都了解了,生活应该消除了很多的波折,为人处事也应该比较达炼了。于是出现了下面这个问题,读过书与实习之的问题,中国的文化悠长,从古至今的书籍也更是无数,作为现代人的我们可以阅读的书籍不可胜数,古今中外,历史盛衰,功成衰败,我们可参照的事例很多,相关循循善诱的话也是从小熏陶,按理说,在这样的环境下生长即使不成将也成材,但是古往今来,成败比例依旧,有的人读过万卷书,为人处事一样处处败笔,为什么会这样?这就是天性使然。

什么叫做天性,天性就是有的人从小语言丰富,有的人从小善于成为众人领袖,有的人从小比人多想一步,其实每个人都有自己特殊的天赋禀性,只是特点不同而已。

读书也是一样,为什么有的人读书不用很努力但是成绩却那么好,这就是个人的特点,当然我所说的读书与应试考试的成绩是不同的,读书是为了明事理,知成败。但是历代帝王将相,读过诗书不少,但是一样危害群众,作孽一时,被他人匡废。

这就是学习了解了,但是不能为我所用的原因,或者是因为人的天性使然。这也就是为什么历史总是在变化着重复一样,有些东西我们即使知道会发生但是仍然无法避免的就是命运。

此所谓命运之说,是生活中非常重要的一点,这一点并不是我们学习或者努力可以改变的,如果你说可以改变,那么我觉得你真的很强。

但是生活也是要努力的,并不是说命运就自然而然的来了,你也需要努力。对于中国人来说,勤奋努力这一特质根本不需要我们来学习,因为看看我们周围就能发现形形色色的努力工作,努力学习,努力生活的人,他们真的很努力,白天努力,晚上努力,就连晚上做梦都努力。

但是他们努力的动作有一个相同性,就是俗话所说的埋头苦干,但是他们却不抬头看看前方,看看头上,找寻一条路,为自己选择一个方向,说到这里会有人说,现在的社会生活环境还给你自己选择的机会么,是现在社会情况不好,但是事在人为,如果你为自己为家人而生活,那么你应该为你的未来选择一条路,如果你为你的家人而生活,也许你也应该埋头苦干,让他们少操心。这两句话是矛盾的,但也是同样有道理的,就像两条通向目的地的两条路,最终结果相同,只是沿路风景和感受不同。其实世间的事情真的是很矛盾的,说出来会让人感觉不可思议,但是却都是事实。选择比努力更重要,也许吧,但是两者你不能过于侧重哪一方,侧重大了就失去平衡了,其中的取舍或者平衡需要你自己来做,没人能帮,就像你的生活只有你自己去体会一样,在这样的社会生存,你需要自立自强自爱。

自立才能受尊重,自强才能比人强,自爱才能有人爱。

先写到这里吧,因这一篇也是我写了一部分之后断开再续上的,所以思路有点接不上了,以后如果想法,就接到下一篇吧。

实业的沦落,与投资的兴起

  实业之心正在变冷,在某些或者大部分的过去曾经从事过实业的有着成功经验的企业家们。在我国自国有企业改革以来,兴起了一批成功的私人企业家,他们依靠成功的眼光和独特的思路,或者说遇上一个好的社会结构性机遇,然后时代成全了他们,听他们成全了社会。这一群人在90年代中一时风头无俩,在伴随着祖国飞速成长的同时,他们也为社会做出了贡献。

  但是随着近几年国际国内经济情况的变化,国内的实体产业的情况,受着越来越多的不利因素的影响,其中有国内宏观环境的恶化,和政府对实体企业的不关注。而与此相反的是投资行业的高回报率,这种低迷的景象却与中国经济的实际需要产生了极大的落差。自全球金融危机以来,中国制造被迫向内需化转型,而国内消费市场确乎也出现了旺盛之势,而
这其实正是实业家可以大展雄心的时刻。同时,中国的产业经济面临升级转型的重大时刻,更需要实业家全力以赴,加大投入。而当其时,却出现了投机之风,这不得不让人生出无限的担忧。在未来相当长的时间里,中国经济要在全球竞争中有所作为,必须依赖实业经济的勃兴。当实业家都一一的被“逼”成了
投资家,当“实业之心”一一冷却,那么,可持续发展以及产业结构调整又将从何说起?

  这样的情况仿佛让我们看到了某些端倪,当然这些情况所产生的必然性需要时间的验证。

  某些持相反意见的人却并不以为这是不好的现象,也不认为这是危机的前兆,并以美国和日本为例,在说明危机的时候我们拿来比较的对象是德国。首先日本并没有像美国一样,度过这一段虚拟泡沫破裂的时间。美国之所以可以大量抛弃以实业为主的经济结构,凭借的就是他们拥有那些几乎处于完全垄断地位的高科技的核心技术,而这些技术完全可以让他们坐着喝着咖啡然后数着钞票。

  至于情况是否会这样,那要看今年的情况了,是危机中的危机,还是高潮后的危机。

当“小皇帝”们长大之后

以前曾经写过一篇有关80后和小皇帝之间话题的文章,但是我的那一篇属于民众的生活感官文章,这一篇金融时报驻中国北京首席记者写的是更加宏观的角度来审视我们这计划生意造就的第一代已经成人的当下生活现状,并且给予了性格生活所处环境等分析,非常好的文章,所以转发到我的博客里面,给大家看。

中国的年轻人得不到什么好评。在最常见的说法中,他们是
“小皇帝”、“自我的一代”——出身独生子女家庭,娇生惯养,不关心政治,只对跑车、视频游戏和出自设计师之手的商品感兴趣。在路易威登(Louis
Vuitton)上海旗舰店,每到周末,等待进店的顾客排成长龙,年轻女性耐心等候在绳子圈起来的队伍里,仿佛她们要进的是最红火的、新开张的夜店LA
Club。

然而,“自我的一代”开始要抗争了。对房价不断上涨的不满正在升温,加上近期汽车制造厂及其它工厂发生的罢工,均折射出中国年轻
人的期望越来越高、却又不时落空。他们想要从生活中得到的东西,比父辈所梦想的还要多。这个现象可能给中国的未来造成各种各样的后果。

关于
近两个月发生的罢工,人们有许多不错的解释,包括工人工资过低,以及人口结构变化导致加入劳动大军的年轻人减少。但是,世代的变化也在产生影响。中国人常
常说起他们“吃苦”的能力。这有助于解释他们为何能够挺过上世纪混乱而贫穷的境况。然而,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出生的这代人,是在较为普遍的繁荣中成长起来
的,即使是在贫穷的农村地区。

20年前,对于在城里工厂打工的许多农民工来说,往乡下境况困难的家里寄钱就是他们的主要目标。如今他们把工
厂看作个人事业的一部分,是迈向城市生活的第一步。上网让他们增长了见识;2008年《劳动法》的出台,增强了他们的个人权利意识。

经济学家谢国忠(Andy
Xie)在《财新》杂志上撰文,描述了十年前他在中国大型工厂里见到的那些温顺听话的工人:他们大部分是18岁的女工,厂方看中的是她们“灵活的手指”。
他们没有多少如厕和休息的时间,在休息时也得坐在指定的长椅上。相比之下,近期发生的罢工似乎表明,当代工人“吃苦”的意愿大大减弱了。“当代年轻人和他
们的父辈就像是两个不同世纪的人,”谢国忠表示。“他们想在大城市定居,而且与其它国家的同龄人一样,期待获得有趣、高薪的工作。”

对高房
价不满的背后,也存在同样的世代变化因素。面对这种不满,北京被迫冒着经济放缓的风险,遏制房地产市场。高房价迄今没有引发大规模示威游行,但紧张是确实
存在的。中国央行的一位顾问近期形容,当前中国房地产市场的问题,比美国市场在危机前的问题更加严重,原因就在于其中不但包含泡沫的元素,还存在上述政治
压力。

对于中国数千万年轻的大学毕业生来说,买房是他们过上现代中产生活梦想的核心环节。年轻的中国男性社会压力最大。第一次有人跟我说买
不起房他就结不了婚时,我还以为他在开玩笑,可这是人们时常听到的话。中国的准丈母娘们似乎是不饶人的一群。

房价一路上涨,首当其冲的就是
年轻人。假如他们的父母是城里人,那么他们很可能在上世纪90年代末的住房改革中分到了房子,这让他们在住宅市场里有了立足之地。但现在中国很多年轻人觉
得房价太高了。在北京等城市的郊区,生活着成千上万被中国媒体称为“蚁族”的大学毕业生,他们在为寻找人生第一份工作而奔波之时,居无定所。


国近期最火爆的电视剧之一是肥皂剧《蜗居》——蜗牛的房子。该剧对房地产市场背后的政治作了尖锐的批评。剧中年轻的女主角最后成了一位政府官员的情妇,以
便为她姐姐还房贷。在许多观众看来,这部剧抓住了某种城市梦幻灭的感觉。

这一切并非预示着,一场革命即将爆发,年轻人将发起大规模
抗议,要求实行政治改革。过去20年里,中国共产党粉碎了不止一个声称其即将灭亡的预言。中国年轻专业人士的政治观点,往往着眼于现状,他们对本国精英的
看法,并未因亲历文革或1989年学生抗议遭镇压事件而受到影响。

近期,中国的年轻人在表达强烈的政治观点时,民族主义成了他们的主调。
2008年西藏骚乱、奥运火炬在欧洲传递时发生抗议期间,中国许多年轻人对西方某些政客和媒体的态度深感愤怒。如果说他们对北京有所批评的话,那就是嫌政
府对西方不够强硬。

不过,对年轻人来说,更爱国,与要求更多、更加个人主义,二者之间并不矛盾。现代化释放出了巨大的力量:中国的年轻人既
对本国取得的成就感到骄傲与自信,也对自己的生活抱着很高的期望。中国年轻人群体的不安分迹象,使中国未来政治走向更加难以预测。

CHINA’S LITTLE EMPERORS DEMAND THEIR DUE

China’s youth can get a bad
press. In most accounts, they are the “Little Emperors” or the “Me
Generation”, the spoilt and apolitical offspring of one-child families
who are interested in fast cars, video games and designer goods but
little else. At the main Shanghai store of Louis Vuitton there is a
queue to get in at weekends – young women wait patiently in the rope
line, as if they were trying to get into the hottest new LA club.

Yet
the Me Generation is beginning to show its teeth. Simmering discontent
about soaring house prices and the recent wave of strikes at car plants
and other factories both speak of the rising and sometimes frustrated
expectations of younger Chinese, who want more from their lives than
their parents could dream of. It is a phenomenon that could have all
sorts of consequences for China’s future.

There are lots of good
explanations for the strikes of the past two months, including low pay
and a demographic shift that is reducing the number of young people
entering the workforce. But there is also a generational shift at play.
Chinese often talk about their capacity to chi ku, or “eat bitterness”,
which helps explain their resilience amid the chaos and privations of
the past century. But the generation born in the 1980s and 1990s has
grown up among much wider prosperity, even in poor parts of the
countryside.

Twenty years ago, the main goal of many migrant
workers in city factories was to send money home to struggling village
families. Now they see the factory as part of a personal project, a
first step towards an urban life. Internet access has made them more
worldly and since a labour law passed in 2008 they have a stronger sense
of their rights.

Writing in Caixin magazine, the economist
Andy Xie described the compliant labour force he saw at large Chinese
factories a decade ago. The workers were mostly 18-year-old girls prized
by their bosses for their “nimble fingers”. They had few toilet breaks
and had to remain at their benches during breaks. In contrast, the
recent strikes suggest a workforce much less willing to “eat
bitterness”. “Today’s young adults and their parents may as well be from
different centuries,” says Mr Xie. “They want to settle down in big
cities and have interesting, well-paying jobs – just like their
counterparts in other countries.”

The same generational forces
have been behind the discontent over the cost of housing, which has
forced Beijing to deflate the market and risk an economic slowdown.
There have been no mass demonstrations about property prices but the
tensions are real enough – one adviser to the central bank recently
described China’s housing problem as being even worse than pre-crisis
US, precisely because it combined elements of a bubble with these
political pressures.

For the tens of millions of young Chinese
graduates, buying a flat is a central part of their plan to live a
modern, middle-class life. Young Chinese men feel the social pressure
the most. The first time someone told me his chances of getting married
would be ruined if he could not buy an apartment, I thought he was
joking, yet it is a refrain one hears constantly. Chinese mothers-in-law
to-be, it seems, can be an unforgiving bunch.

It is the young who
are hit most by rising prices. If their parents come from the city, it
is probable that they were awarded their government flat in the housing
reforms of the late 1990s, giving them a foothold in the property
market. But many young Chinese now feel priced out. Beijing and other
cities have thousands of what Chinese media call the “ant tribe”, young
graduates who live in precarious housing on the outskirts as they try to
land their first job.

One of China’s biggest
recent television hits was a soap opera called Woju, or Snail House. A
biting social commentary on the politics of property, it featured one
young character who ends up becoming the mistress of a government
official to pay off her sister’s mortgage. For many viewers, the
programme captured a certain kind of urban disillusionment.

None
of this is a prediction about imminent revolution or youthful mass
protests for political reform. Over the past two decades,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has confounded predictions of imminent demise. The
political views of professional young Chinese often tend towards the
status quo, their ideas about China’s elite untainted by direct
experience of the Cultural Revolution or the massacre of protesting
students in 1989.

On the recent occasions when young Chinese have
expressed strong political opinions, nationalism has been the dominant
tone. In 2008, during the riots and demonstrations in Tibet and European
protests around the Olympic torch relay, many young Chinese were irate
at the attitude of some western politicians and the western media. If
they were critical of Beijing, it was for not being tougher with the
west.

Yet it is not a contradiction for young people to be more
patriotic, but also more demanding and individualistic. Modernisation
has unleashed powerful forces – pride and confidence in China’s
achievements but also high expectations about the life that can be
lived. The signs of restlessness among young Chinese make for a less
predictable political future.

你今生的梦想是什么?(博文内的图片是超广角的,可惜插入进来就看不了了,可以下载看的)

    人生中最怕的事情是:生活像一潭死水,无聊枯燥,看不到希望的循环往复!

   
要想让生活有意思,就得在生活中添加色彩和味道。最常见的色彩和味道是:

   
1、梦想和目标

   
梦想是人类对于美好事物的一种憧憬和渴望,梦想是人类最天真最无邪最美丽最可爱的愿望,有梦想的人才生活才有意义!梦想都是美的,所以美梦成真是人生的最
大幸福。

   
梦想是人们在梦里大胆的想象,不一定会实现,是一个美好的期望。梦想是人生活的动力!梦想最大的意义是给予人们一个方向,一个大目标。

   
如果只把梦想当做梦,那么这样的人生可以说没有什么亮点。梦想使人伟大,人的伟大就是把梦想作为目标来执着的追求!

   
梦想是一个人的长时间信仰。并且,梦想也理应被渲染上浪漫的色彩。它没有宗教,不是邪念,金钱只是手段,它是一个人心里的最美好部分。

    现代社会是资源社会,而地球上的最大资源就是人,有一定能量的人。你所在圈子的层次、人数、覆盖距离,决定了你的贵族指数。

   
人形成好习惯以及上进心,接受信息的速度与有效性,把握各种机会的能力,人们看待事物的水平,都是与你经常交际的圈子有关的。

   
现代社会,看待一个人是否成功,主要取决于这个人为社会的接受度,他(她)的朋友质量,以及他(她)是否有组织召集圈子的能量。

    少年自强与成人成匠是多数男人(少数女性)的最佳人生之路,少年自强与成年识人是多数女性(少数男人)的合理人生之路。

    屠格涅夫说:“人生的最美,就是一边走,一边捡散落在路边的花朵,那么一生将美丽而芬芳。”

   
智慧的获得,一方面是天性顶赋,另一方面是后天学习。

   
少年阶段的学习,应是获得基础和资格的学习,在不厌学的基础上尽量提高名次,基础学科名次不太好也没关系,但技能性的情商、美学、语言、文字能力一定要强。

   
青年阶段的学习,一定要是强势行业,最新趋势技能,最顶级大师的能力。

   
成年阶段的学习,可以是见多识广的,也可以是娱乐年轻化的。

情人坝附近的情人海滩


  情人坝,是奥帆中心的某一个地区被人为命名的,不知道为什么叫做情人坝,今天去看了,既不是适合情人的环境,也不是适合情人的情调。何来情人之说,难道是为了山寨台湾的情人码头?

  一个海边堤坝,岸边堆满了硬线条状的实体并且规则排列的石头,堤坝的路上右侧竖立着几十个国家的国旗,右侧就是风力发电风扇,相同形状的大理石,一个个排列着,如此规律,一个个国旗迎风飘扬,道路上面除了平坦的大理石,看不到什么,如果不是在海边,还真不如一条马路,起码马路没有这么窄的,尽头就是一个所谓的灯塔,之所以用所谓的,就是因为这个灯塔的材质和高度基本可以用不负责任来形容,还不如弄三个电线杆然后顶部弄一个竹篮子来的艺术点。

   昨天因为看球这篇文章没写完,现在也想不起来了,忘了思路了,等有的时候再说吧。巴西被荷兰淘汰了,正如我所期盼的,我希望荷兰胜出,球踢得很好,只是双方进球都没进行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