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中最柔软的部分

最柔软的部分是心灵,是情感的角落,不是因外力而脆弱,而是因为情绪的催动,自然的呈现,即使想要回避,仍然没有办法来改变,我想这就是人生发展的瓶颈吧,想要改变,变得很难,也许有时候真的改变,但是它仍然存在,存在的如此飘忽,存在的如此伺机而动,而出现的又是那么的恰到好处,刺到痛处,将伪装坚强的画面完全给破坏。

愿我也会有能力坚持到底,请被我放弃是哪位,又有哪一位捐弃没法代替。

现在这个WordPress的空间登录如此困难,估计原先的Live spaces的用户也都离开了吧,看到很多博客都有一个Live spaces的空间转移的工具,看起来Live spaces的用户大家都来瓜分了,听着梁咏琪的花火,想象着大一的时候那么坦然的走在路上,那么直接的欣赏着所有美好的事情,因为在那时根本看不到什么事情是不美好的,唱出的歌曲也是那么的纯真,而现在只能怀念了,不过也没有到空折枝的地步。

这也是一个以前没有写完的文章,放入Draft里面很久了,现在想不起来想要说什么了,也没有情绪继续完成了,就这样吧,以后看看也许还会想起点什么来。

Advertisements

通胀预期与国内紧缩所体现出的货币价值体系的改变

对于人民币的升值预期,大家已经达成共识,更加广而化之来讲,应该是除美元之外大部分货币产生的相对于计价货币美元,产生的纸面升值情况。所谓纸面升值也是等同于讲实体产业的相对增值情况,推高物价与实体保值的比值,政府也会相同的增大对市场货币的投放率,但是现在来讲大陆政府也是相同的意识到增大货币投放,相同的加快了纸币的流通速度,使得平衡市场中相同的实体价值与过度泛滥的货币流通产生了扭曲的比率,而市场自然会通过自身的竞价机制推高实体来平衡市场,但是另一方面过度的货币流通只产生于虚拟资产与货币所存在的市场中,而百姓手中的所谓的纸黄金在其中并不扮演任何的角色,而我们所经常提及的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的论题又一次回到这里,百姓们不能企及的上层建筑阶级投资渠道,在这里流动过剩所产生的就是虚拟资产的泡沫式的增长。至此货币的大幅供应以及虚拟资产对实体市场的充斥所带来的链式反应,物价上涨,而物价的相对比值反而是下跌的,但是所有的这一些带来的系统性的风险的承担对象都将会是百姓。

关于人民币升值,国内通货膨胀,这些情况对于大陆来说所有的这些都不会成为问题,因为大陆政府有一套特殊的经济以及货币运作体系来保持国有资产自身能够完美的避过国际上的危机而带来的风险,这就是货币的单向兑换机制,换汇的极低的额度机制,这也与我们国家的政策相关。现在我们就单说本币外币汇兑机制,大家都知道我们手中的人民币是不可以随意的到银行中换取外币的,而如果你手中持有外币却可以兑换成人民币,虽然这样的兑换有一定的限制,但是基本可以确定的是,你手中的现金只能保持本币的状态,而这种制度的最大优势就是人民币完全的规避的国际风险,那人民币在国内的风险怎么规避,这个问题只要有社会主义特色就可以规避了,国内的经济只不过是政府的傀儡,至此不用多提,下面我们就单独的来说说大陆怎么样通过自己特殊的货币兑换制度来规避人民币的国际风险。

大家都还记得吗,97年的时候索罗斯带来的亚洲金融危机,这个危机可以说席卷了亚洲,新加坡,泰国,马来西亚这些国家的资产被金融大鳄一夜之间吞噬,简单的说来,索罗斯就是通过国际上用泰铢的利率借入泰铢,然后用现汇市场用借入的泰铢兑换成美元,再将换入的美元用美元的利率借出,因为泰铢当时是与美元挂钩的,所以当泰铢与美元利率扩大时候其中的利差利润是非常大的,泰国新加坡政府也在出手抵制这种恶意做空的行为。如果仅是这样政府还不会有很大的损失,关键点出现在人们对本币的不信任,货币的贬值令大家担心,于是大家纷纷来到银行将本位币兑换成美元,这样就构成了大家抛售本币而从国家的外汇储备中换取美元的行为,但是泰国新加坡这些国家在外汇储备上面只是做一些基本的设置,也就是说如果出现全民兑换美元的情况,这些国家是无法承受大面积的美元消耗的,但是像这种情况只会在战争的时候发生,而索罗斯是通过人为的方法刺激人们对本币的信心。

同样的情况发生在香港,但是却根本无法影响到大陆,为什么,因为在大陆人们无论对本币的信心如何,你都无法从银行换取美元,也就是说,即使我们知道人民币将会大幅贬值,我们也只能承受这些风险在我们自身发生,而无法合理的避免汇率风险,因为大陆的政府已经将自身风险完全转移给百姓,于是就出现了现在这种情况的延伸。

现在就是人民币升值问题,这种情况在两年前已经发生过一次,差不多相同的时间段,冬初,物价大幅上涨,通货膨胀预期加重,人们手中的货币已经慢慢被稀释,但是另一种情况又再发生,就是人民币对美元的升值,意思就是我们手中的人民币相比较外币来说更加值钱了,如果你以前用一万块来买欧米茄现在只需要七千块就可以了,但是因为现在国内通货膨胀,原来一万块的欧米茄现在需要一万五千块了,也就是说我们现在进口欧米茄需要七千块,但是卖出却要一万五千块了,等同于说货币升值与我们来说不仅没有让我们的货币升值反而是让我们付出了比以前更多的钱来购买产品,这就是对内通胀与对外紧缩的情况同时让百姓来承担了。现在虽然我们知道我们手中的人民币更值钱了,但是无法兑换美元,这些升值的概念只是概念而已,而实际的是我们大陆的物价通胀了,我们需要付出更多的金钱来购买食物与消费,而这却是实实在在的。

能够避免这种恶性通胀发生在我们身上的方法就是让手中的资金变为实体资产或者变成虚拟资产,无论如何不能让这种政府定价的纸黄金存在我们手上,因为这种定价权的改变让我们被动。

中间间隔了好几天了,也发生了很多事情,当时的思绪已经想不起来了,就到这里吧,如果继续写下去也是胡编乱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