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民主万岁!(真正的权利必须来自人民,而非军队警察这些暴力执行单位)

直到周五夜间,埃及总统胡斯尼•穆巴拉克(Hosni Mubarak)才出现在埃及人面前。这一天,埃及全国范围内要求他下台的混乱和大规模抗议活动愈演愈烈,而美国的压力似乎每一小时都在增加。

掌权已30年的埃及总统神情忧郁、明显疲倦,他没有采取任何行动来平息自周二开始的愤怒的全国性抗议活动。实际上,他的主要(事实上也是唯一的)让步是,解散他手下的政府,这个政府由一位负责经济管理、对政治几乎没有影响力的技术官僚领导。

毫无疑问,穆巴拉克相信,让现政府成为替罪羊将为他赢得时间。他很可能正试图坚持到9月总统大选之时。

分析人士周六表示,本周席卷开罗和其它大城市的抗议活动已确定,这将成为穆巴拉克统治的最后一年,他没有机会连任,他的儿子贾迈勒(Gamal)也没有机会接班。他们辩称,问题是穆巴拉克能否再坚持几个月。

的确,周五夜间,埃及国家电视台发布了一项意外声明:穆巴拉克任命情报主管、最高外交特使奥马尔•苏雷曼(Omar Suleiman)出任副总统。

长期以来,穆巴拉克一直不愿任命副总统,引发有关其儿子的猜测。此举似乎由军方推动,作为一个折衷方案。

此举似乎是要让埃及人放心:贾迈勒不再可能继任,但它引发了有关穆巴拉克自己命运以及军队是否打算确保苏雷曼接班的问题,苏雷曼是一位能干的解决问题老手,但算不上支持民主的人士。

随着抗议者数量在周六大幅增加,笼罩在埃及的气氛表明,该国正接近终局。警方从街上消失,军队部署在各个地区,但没有阻止抗议者,数万人在开罗集会,亚历山大港也爆发了类似规模的抗议示威活动。

早些时候,有关穆巴拉克与军队不和,以及他急于为他承诺的新政府找到人选的传言在开罗流传。半岛电视台(Al Jazeera)报道称,穆巴拉克的两个儿子——贾迈勒和阿莱(Ala’a)及家人已抵达伦敦。

对于很多埃及人而已,该国已开始进入过渡期,军队及其意图(尽管仍相当模糊)成为焦点。

在抗议活动中扮演了角色的政界人士之一乌萨马•萨尔瓦多(Osama el-Ghazali Harb)表示,从关键的一方面来看,苏雷曼被任命为副总统是重要的,在警方正从街上撤退、政府正经历改组之际,此举填补了一个正在扩大的权力真空。他表示:“他的任命对于制止无政府状态、抢劫商场和商店的行为以及我们今天看到的攻击行为都是重要的。”

然而,他补充称,这并非解决埃及危机的办法,也不会被人民所接受。

早些时候,各派政治力量和公民社会团体曾准备发布一项声明,强调这场危机唯一可被接受的的结果是彻底变更政权。各反对团体还试图组成联盟,以便与军方谈判。

伊斯兰反对组织——穆斯林兄弟会(Muslim Brotherhood)的官员希尔米•贾扎尔(Hilmi Jazzar)表示,本周,埃及只剩下两股力量:军队和人民。尽管他表示,他的组织在与军方合作,但他明确表示,真正的权力现在必须来自人民,而非军事机构。他表示:“军队再也无法从人民手中夺走权力。”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