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经病人的世界(三)

第八篇《颅骨穿孔——前篇》
  
  这位是自己找上门的,好像是朋友的朋友的亲戚,反正拐好多弯儿找到我的,类似于 “我是超人表弟朋友的邻居”那种关系。
  
  他衣着考究,干净整洁,30多不到40岁的样子,人看上去是那种聪明睿智的类型。感觉应该属于事业有成的人,反正不属于那种在温饱线上挣扎的人——我指表情神态什么的。他找我的目的很简单……但是后来事情就复杂了,
  
  鉴于篇幅较长,故拆分为两篇。
  
  
  《异能追寻者》
  
  寒暄之后,他干净利落的切入正题。
  
  他:“你知道颅骨穿孔吧?”
  
  我:“脑科手术?”
  
  他:“对。”
  
  我:“怎么了?”
  
  他:“我想做,不过不是因为病,而是我想做。”
  
  我:“你说的是国外那些纹身爱好者那种?我劝你别做。”
  
  他:“不是那种,是和神学和宗教有关的。”
  
  我脑子里依稀有点儿印象,好像上什么课的时候讲过一些,相关资料也看过点儿,但是很少,一带而过。
  
  我:“欧洲古代的?”
  
  他:“没错,看来你还是知道点儿的,好多人都不知道。”
  
  我:“其实我知道的也不多……”
  
  他:“你知道多少?”
  
  我:“只知道跟宗教有点儿关系。反正是在脑袋上打孔,也有整个开颅的……”
  
  他:“嗯,是这样。其实开颅手术几千年前就存在,各种方式的开颅,有钻孔的,有消去一块的,还有干脆整个头盖骨打开的。最初的目的因为没有任何记载,所以在考古界一直不是很理解,认为可能是为了减轻头疼或者为了一种时髦。不过,几个世纪前的欧洲倒是有这方面的记载,还很详细。”
  
  我:“嗯,我知道的就是欧洲。但是你说的起源自几千年前……那个跟欧洲的有关系吗?没有明确史料记载吧?”
  
  他:“没有,但问题关键不是要个说法。”
  
  我笑了下:“你不是真想实践吧?”
  
  他没正面回答我:“为什么这么做你应该知道吧?”
  
  我:“嗯,有印象,好像成因是说当时的宗教团体注意到人在婴儿时期,颅骨不是闭合的,有个很大的缝隙,也就是俗称的‘囟(音xin)门儿’;人胎儿期在子宫内,脑部不会发育的太大,那是为了出生时候的顺畅,以免造成难产。在出生后一直到闭合前,大脑才是处于高速发育的状态。大约一两岁后,那个缝隙才渐渐的闭合、钙化,成为保护大脑的颅骨。成人头顶的头骨中间都会有闭合后的痕迹。”
  
  他:“没错,就是这样。”
  
  我:“在颅骨缝隙闭合后,脑腔成了封闭状态,脑体积不再增大,因为有了颅压,血液不会再向原来那样大量的流向脑部了。一些宗教组织注意到了这个后,设想能不能人为的在颅骨开孔,减少颅压,让血液还象原来婴儿时期那样大量流向脑部,企图造成人为的大脑二次生长。结果就有了这个手术。”
  
  他:“嗯,Trepanation,也就是颅骨穿孔。”
  
  我:“你信那个?”
  
  他:“为什么不信?”
  
  我有点儿诧异:“我记得成人大脑的皮质层和脑膜不允许大脑再增大了吧?而且颅腔也就那么大了……”
  
  他笑的很自信:“没错,成人骨质已经钙化了,颅腔就那么大了,即便穿孔后脑容积也没可能再增加。但是颅压减轻了,大脑还是比原先得到了更多血液、更多的养分。”
  
  我觉得他说的没错,但是不认同:“那对智力提升有直接影响吗?这个目前科学依据不足吧?”
  
  他:“目前所知的记载,都是科学界和医学界无法解释的。”
  
  我:“你……看过?”
  
  他:“对。”
  
  我有一种感觉:他被邪教洗脑了,或者是被某位半仙喝多了忽悠的。
  
  我:“你最近接触什么邪教人士了?全国人民都知道那个功是扯淡的。”
  
  他爆发出一阵大笑:“我自己研究这个有4年了,你可真幽默。”
  
  我认真的告诉他:“那个很危险的,如果没记错的话,原来欧洲很多人手术后都感染死了。而且颅腔内的脑脊液是为了保护大脑的,你轻易的开颅后也许会感染,或者大脑受损,那个真的很危险。”
  
  他也认真的看着我:“现代医学是过去那种粗暴手术比不了的,而且我也不打算弄很大,只要在颅骨上开个孔就成,很小,大约手指的直径,然后再用外面的皮肤覆盖缝好。我只想要减掉颅压。”
  
  我:“之后呢?你想得到什么?说句实话我觉得你已经很聪明了,真的。”
  
  他又是一种极具穿透力的大笑:“你真的很幽默,我要的不是那个。”
  
  我:“那你要什么?”
  
  他:“我手头的相当一部分资料记载了这么个情况:做过Trepanation的人,有大约三分之一,也就是30%多的人在手术后不久有了异能。”
  
  我疑惑的看着他:“你是指……”
  
  他:“有些人能见到鬼魂、亡灵,有些人能预知未来,有些人受到了某种感召,有些人得到了类似凭空取物那类能力,还有人获得了非凡的智慧,甚至还有当上教皇的记载。”他一直镇定的眼里透漏出兴奋。
  
  我:“这事儿不靠谱,欧洲那些记载很多是为了宗教统治瞎编的,什么吸血鬼和人类还打过几年一类的,我不信,你最好也别信。”
  
  他无视我的质疑:“你认识的人有人试过吗?”
  
  我:“没,没那么疯的。”
  
  他微笑着看着我:“就要有了。”

我不知道该怎么劝他,说又说不过他,他既然已经研究了好几年,那么这方面肯定知道的比我多。而且我也没有什么有利的证据反驳,我只能处于反复强调却没办法解释的一种状态,说实话,很无奈。
  
  我:“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呢?为什么要来找我呢?”
  
  他:“我不知道我做了Trepanation后会有什么反应。如果有了,我邀请你能参与进来研究下。不止你一个,脑科医生、神经科医生、欧洲历史学家、甚至民俗学家我都谈过了,都会是我的后援,一旦我手术后有了异能,你们都可以更深的参与进来,当我是试验品都成。同时,我还付你们钱。”
  
  说实话我觉得他是该好好看看病了,真的。
  
  我:“我可能到时候帮不了你,你最好别做,你如果是那三分之二呢?那不白穿孔了?”
  
  他:“那就当我是为了科学献身吧?”说完又是一阵大笑。
  
  我尽力劝了,他坚持要做,我也没办法,看来他打定主意了。
  
  后来我也找了一些相关资料看,翻译的很少,都是外文资料。我拿了一部分找人翻译后看了,觉得比较没谱,都不是正统宗教搞的,貌似就是欧洲邪教才弄这个。而他看上去不是那种生活痛苦、对社会严重不满、老婆跟人跑了、上班被同事挤兑的人,我不明白一个人好好的为什么这么折腾自己。我觉得他可能是闲的。
  
  大约一个月后,他发了一条短信给我:下午动手术,祝我好运吧!

第九篇《颅骨穿孔——后篇》
  
  在他做了那个颅骨穿孔手术后约三周吧?我接到了他一个电话,说要立刻见我。我听出他的语气是急切,所以没拒绝。说实话我也很想知道他手术后怎么样了。
  
  不过,当我见到他的时候,我知道,他被吓坏了。
  
  《如影随形》
  
  我是看着他进来的。
  
  他刚进院里,我就觉得不对劲,他那种镇定自若的气质荡然无存,头发也跟草似得乱成一团,神色慌张。如果非得说气质的话,有,逃犯气质。而且,他的眼神是病态的焦虑。
  
  我推开门让他进房间:“你好,怎么急急忙忙的?被邪教组织盯上了?”
  
  他不安的四下看着,眼里是恐惧。
  
  我不再开玩笑,都坐下后直接掏出录音笔打开。
  
  我:“你……还好吧?”
  
  他:“我不好,出问题了。”
  
  看着他掏出烟的急切知道制止不了,我起身开了窗。
  
  他:“我做Trepanation了。”顺着他用手掀起的头发,能看到在他额头有一个弧形切口,好像刚拆线不久样子。在那个弧形创口内侧,一块大约成人拇指直径的皮肤有点儿向里凹陷,说实话不是很明显。
  
  我:“然后?”
  
  他:“开始没什么,有点儿疼,吃了几天消炎药怕感染,之后我希望有奇迹发生,最初一周什么事儿都没有,但是后来出怪事儿了,我找了民俗学家,他弄了一些符给我挂在床头,可不管用。我吓坏了,所以找你来了。”
  
  我:“你找过神经医生和脑科医生了没?”
  
  他:“如果别人看不见,就不会相信,所以我最初找的是你们俩。”他应该是指我和那个民俗学者。
  
  我:“好吧,你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奇怪的事儿。”
  
  他:“不是奇怪,是恐怖。”
  
  我等着他说。
  
  他狠吸了一口烟:“我能看见鬼。”
  
  我:“……在哪儿?”
  
  他:“光照不到的地方就有。”
  
  他现在的混乱思维和语言逻辑让我很痛苦:“你能完整的说是怎么回事儿吗?”
  
  他花了好一会儿定了定神:“大约一周前,我半夜莫名其妙就醒了,觉得屋里除了我还有别的。最开始没睁开眼睛看不清,后来我听见声音了,我彻底醒了。”
  
  我:“什么样的声音?”
  
  他:“撕扯什么东西的声音。” 他又点上一根烟——顺便说一句,整个过程他几乎就没停的抽烟。
  
  他:“那会儿我一点儿都不迷糊,我清楚的看到有东西我的床边,似乎用手拉扯着什么,我吓坏了,大喊了一声开了灯。结果那个东西就跟雾似得,变淡了,直到消失。”
  
  我:“你看清那是个什么东西了吗?”
  
  他眼里带着极度的恐惧:“是个细瘦的人形,好像在撕扯出自己的内脏拉出来,还是很用力的……五官我没看清,太恐怖了,我不行了……”
  
  我觉得他马上就要崩溃了,赶紧起身接了杯水给他,他一饮而尽,我又接了一杯递给他,他木讷的拿在手里,眼神是呆滞的。
  
  我:“每天都是这样吗?”
  
  他显然没理会我在问:“第二天我就去找民俗学者了,他说是什么煞,然后给了我一些纸符,说挂在床头就没事儿。我没敢睡,坐在沙发上等着。后来困得不行了,闭了会儿眼,等我睁眼的时候,那个东西又来了,就蹲在门口灯光照不到的地方,一点儿一点儿的用力从自己肚子里往外扯东西……我手拿着剩下的符,壮着胆子对它喊,它抬头对着我笑了下,我看见一排很小的尖牙……”
  
  我:“是人长相吗?”
  
  他:“不知道,我看不清。”
  
  我:“你搬出去住吧?暂时先别住家里了。”
  
  他绝望的看着我:“没用,这些天我试了,酒店,朋友家,车里,都没用,别人也看不见!明明就在那里都看不见!而且,不用到夜里,白天很黑的地方它也会在,它到处跟着我。只要黑一点儿的环境,它就出来了,慢慢的,不停的在往外掏自己内脏,我真的受不了那个掏出来撕裂的声音了……”
  
  我:“……嗯……你有没有尝试着沟通或者接触它……”这话我自己说了都觉得扯淡。
  
  他:“他是透明的,我扔过去的东西都穿透了……”
  
  我看到他脸上的冷汗流的象水一样。
  
  我:“但是那个东西不是没伤害你吗?”
  
  他:“它的内脏快掏完了,最近晚上拉扯出来的东西已经很少了,我能看到它的手会在肚子里找很久。找不到的时候,就抬头死死的盯着我……”
  
  他的衣领已经被汗水湿透了,人也很虚弱的状态,似乎在挣扎着坐稳:“…我不行了……” 说着他撒手掉了水杯,人也跟着顺着椅子瘫下去了。我赶紧绕过去扶着他。我吓坏了,脑子就一个念头:千万别死我办公室。可能是我这人比较自私吧?或者胆小,但是我当时就是那么想的。
  
  ……

几个小时后他躺在病床上昏睡着,我问我的朋友、也是我送到那家医院的医生:“他是虚脱吧?”
  
  医生:“嗯,低血糖,也睡眠不足……你说的那个颅骨穿孔的就是他?”
  
  我:“嗯,是。”
  
  医生:“你当时怎么不收了治疗啊?”
  
  我:“他那会儿比你还正常呢,我怎么收?”
  
  医生:“……要不观察吧,不过床位明儿中午前必须腾出来。”
  
  我:“嗯,没问题,我再想办法。”
  
  当天傍晚,介绍他找我的朋友来了,朋友的朋友也来了。我问出了他的家人电话。当晚是他亲属陪着他的,三个!少了他闹腾。
  
  晚上到家我打电话给了另一个专干骨科的朋友,大致说了情况后问能不能把患者颅骨那个洞堵上。他说最好先问问做穿孔手术那人,这样保险。如果是钻的话可能好堵一点儿,如果是一片片削的就麻烦点儿,但是能堵上。
  
  第二天我又去了医院,听说他闹腾了一夜,除了哭就是哆嗦。
  
  我费了半天劲总算要来了给他做颅骨穿孔手术医生的电话。
  
  然后我跑到外面去打电话——因为我很想痛骂那人一顿,为了钱啥都敢干!
  
  不过我没能骂成,因为给他做手术的医生很明确、并且坚定的在电话那头告诉我:“我是被他缠的不行了才做手术的,但是出于安全考虑,我并没给他颅骨穿孔,只是做了个表皮创面后,削薄了一小片头骨而已,穿什么孔啊,你以为我不怕出事儿啊…………”挂了电话后,我决定,帮患者换一家对症的医院。
  
  在我往回走的时候,我想起了一个故事:一个姓叶的古人,很喜欢龙……
  
  也就是于此同时,那个曾经困扰我很久的问题,又再次困扰着我:到底什么才是真实?
  
  
  
  【特别声明】
  本文第八、第九篇提到的颅骨穿孔(Trepanation)的手术说明、手术动机及获得“异能”统计数据,均源自欧洲历史文献记录。但值得一提的是,所有一手资料全部出自非官方记载(由民间记载,并且有严重的极端宗教忽悠成分)。有兴趣、并且有能力翻译的朋友不妨自己找来确认(笔者在这里就不做书目推荐了)。
  特别强调的是:本文笔者并不认同这种手术及手术后获得的所谓“能力”,请读者不要轻信这种手术以及所带来的“能力”。如果有人因看完本文执意尝试颅骨穿孔(Trepanation),那么一切后果均与本文笔者无关。
   特此声明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