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世上一切有情

爱世上一切有情(原创)

一米阳光

圣诞不知不觉中又将来临。

上帝似乎老是在与人类开玩笑,一九二九不出手,但现在却仍有春天的暖意,我知道并非好事。

一路拥挤,赶回老家的时候,已是暮色四合。即使是乡村,那种深冬的凄寒依然若即若离。匆匆推出自行车,在通向村中的小路时,看远山苍茫,落寞悄然而生。

推门而入的瞬间,娘正在烧火,一种淡淡的地瓜的清香弥漫着整个屋子。不用问,我便知道娘做的是地瓜饭。深深感动。家里早已生上炉子,按说没有必要再去辛苦地烧火。只因我睡炕,我的房间很冷。娘便每天乐此不疲地为我默默做着,她常常烧上一段时间之后,走进来,轻轻地把手伸到被窝里感觉达到了她所要求的温度,便高兴地说,暖和了,暖和了。这才停下火.有时我说,只要温和就行,太暖和了,早上我不想起。可是她总是按照她的标准继续烧,看着那灶中旺旺的温暖的火在烧,我的心里已有泪在流.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饭后坐在书桌前,打开邮箱,有静的邮件,发于平安夜,这么多年来,不管我们分别多久,或者几年没有音信,然而,我们心灵上的距离却不会疏远,人生路上,有的人可以陪我们走一程,有的走几程但最少的就是 --在走进我们的生命中之后,就永远陪伴我们,直到我们渐渐苍老,渐渐走向生命的尽头。有这样的朋友,是上天最丰厚的馈赠。

想起静前一段时间,从北京回来,匆忙之中,在那个周五下午,坐了几个小时的车来看我,本以为可以住一晚的,谁知早已定了明早7点的火车,说我看你一眼就走。近3点时,我在楼下见到了她,她说让我抱一抱你,轻轻地相拥,心中的萧瑟已如云烟。她温柔了许多,沉静自如,只是有些疲倦。五年前,在一个细雨蒙蒙的春日,她着一件单薄的白衬衣,走进我的办公室,急忙将我的风衣披在她的身上。我觉得,朋友的到来,是最好的礼物。信任,友情、感恩、往事、爱,许多的东西会随着友人的到来降临。她在我家住了近一周,写完了《百无聊赖》之后便离去了。而今,倏忽间已是经年。

圣诞,也让我想起曾经的印度洋海啸,似乎是上帝和人类开了一个玩笑。刚刚还在海边享受生活之美好的人们,转眼间,蔚蓝的大海竟席卷了那么多的生命。看似温柔的大海,像无情的杀手,杀人于无形之中,这是人们万万预想不到的。然而,海啸预报中心早已发出警告,只是人们还怀有太多自以为是。于是,许多鲜活的花一样美丽的生命,在浩瀚的大海面前.转瞬即逝。我们感叹生命的脆弱,大自然的无情。可是,人类更应该反观自身,往往有许多自然降生的灾难是人类自身造成的。

不要让欲望无限地膨胀,物质的满足,生活上豪华的享受什么时候能达到终极呢?多一份对自然万物的爱吧,这会让你的心宁静而快乐。

我爱世上一切有情。

做我一生的知己

不必苛求是否会有爱人般的甜甜蜜蜜;不必在意是否天天在一起;不必伤感是否曾经遇到你;不必怀疑对你对我的一片心意;不必……
  
  只要在我温柔的目光里,你愿意袒露心语;只要在我的祝福里,你感到温馨甜蜜;只要在我的安慰里,你感到一丝慰藉;只要在我的视野里,你愿意绽放美丽;只要在我的幽默里,你不再感到孤寂……你,就是我的知己……
  
  我能看到你眼中闪烁的快乐光芒,因为我能感受到你明媚的目光;我能听懂你委婉低沉的乐曲,因为我能听得懂你寂寞的私语;我能感到你发自肺腑的心意,因为我能感知你寂寞的心里……
  
  因为我能感知你,听到你,看到你,所以我可以。我可以为你擦掉滚落的泪滴,因为那不是我愿意;我可以为你拂去心上的悲戚,因为我感觉那不适合你;我可以为你带来快乐的乐曲,因为我知道它可以鼓舞你;我可以……
  
  虽然说了千百遍,这一切都是虚拟。可隔着一块冰凉的屏幕,并不能阻隔两颗要融化的心在一片火热里;系着一根单调的网线,并没有让你我感到天涯遥远的距离;一方没有温度的键盘,并不代表没有一片心的真诚在这里;一支移动的鼠标,并不能移动两颗心的情意……
  
  情到深处才知道,一颗真心会如何感动着一个久违的心意;时间久了才明了,一种心情会慢慢消失在记忆……就让我,珍藏你在我的记忆,那么柔情和蜜意;就让我,心疼你在我的梦里,那么珍重和怜惜;就让我,倾听你在我的世界里,那么心动和感激……
  
  不去在意谁给了我,谁又让我流下泪滴;不去在意我给了谁,谁又给了我不满意;不去在意谁让我孤寂,谁又从来不会提起;不去在意谁把我丢了,谁又把我拾起;不去在意你是谁的谁,谁又是谁的你……不去在意……
  
  当我再次回首往事时,依然会记得我曾经那么真的读过你;当我感觉沁人心脾的时候,依然能闻到一朵小花的芬芳无比;当我凝望窗外的时候,依然能看到一片天空的湛蓝无比;当我放眼天边的时候,依然能看到有一个人还在那里执着地等你……这足矣……
  
  做我一生的知己,让我读你,懂你,静静地在远方守望你;做我一生的知己,让我倾听你,感知你,在冬日的洁白里寻觅一片春天的绿意;做我一生的知己,让我珍惜你,安慰你,让友谊之花绽放在我温暖目光里,可不可以?

彼岸花

或许

三生石畔的记忆

绵延至今

那个 飞雪的夜晚

那个 陌生的校园

那堂 早已模糊的新课

茫茫人海中 似曾相识的脸

寒冽里 温暖我的孤单

渐渐陌生的城市

夜未央

落寞的背影 将忧伤拉长

前尘往事 与你相关

烟花般寂寞 是我

微雨的清晨 再度相遇

捧读我的笔记本

时光 绵长

静默的午后

一起走过 石板路

喧闹的课堂

同桌的你 激情飞扬

河殇 四月的记忆 还有少年时光

雪夜 月色清凉

心里贮藏阳光 缓缓而过

深深的眷恋 暖暖流过心扉

那个春天

无助时刻 怕你读到我的彷徨

你让我不再迷惘

淡雅的是墨香 在夜空飘荡

还有歌声 芳香岁月

离别 在花开时节

禅意芬芳

从此 再无相见的理由

彼岸 无法触摸 无法抵达

最清美的花

最纯美的爱

开在彼岸

虚幻 却牵动一生

相忘于江湖

却无法 相忘于心间

一米阳光于会心斋

2009年9月23日

爱到酴蘼

爱到酴蘼【原创】 一米阳光

花开酴蘼

爱到酴蘼

沉沦的眼角眉梢 都是失意

落寞的背影缓缓 写入秋暮

点点滴滴 都变成了回忆

粉红色的甜美 渐渐氤氲为暗夜

一个人辗转复辗转 秋虫低低呢喃

爱情已经关机 抬头沉思

熟睡的你是否会梦到我的气息

若兰花 弥散

你再无从躲闪 被环绕 淹没 沉迷

感觉累了

静静地栖息在心湖

无助的眼神 苍白憔悴

多少次风吹 疑是君来

你的目光

温婉得让我心碎

浅浅地 就目酣神醉

明明知道 世间种种 终必成空

明明知道 爱恨缠绵 都是幻境

依然走不出 那片风景

一个人的地老天荒

风起的日子,笑看落花;雪舞的时节,举杯邀月。这样的心情我们曾经有过,我一定会爱你到地老,到天荒;我一定会陪你到海角,到天涯……曾经沉醉在这唯美浪漫的意境中,任情思在婉约回旋的音乐里流淌,仿佛,真的有一个人,可以共明月,舞落花,且听风吟,到地老天荒。

其实,那只是诗人的想象,抑或是人们的美好愿望而已,停留神往的那一刻,辗转于尚爱慕的那一瞬。有时候,它抵不过一场误会,一段盅惑,一次长久的别离,或者一夜之变,即灰飞烟灭,落地成尘。记忆如花,亦慢慢被岁月风干,散尽芳香,花瓣不再温润柔软。薄如蝉翼,却无其轻盈的质地,轻碰即碎撑千片万片,随风而去,坠入浩渺往昔,杳无踪迹。

在水一方的伊人,只在如彼岸花的《诗经》里,若即若离,恍惚迷离。水之湄,水中沚,水中坻,皆是缥缈孤鸿影,来去寂寞如烟,你的深情,是隔岸的烟花,无法切入心灵。青涩的苇芉,飘飞的芦花洁白,一如纯净的心,祈求你的倾慕,可以抵得过时光的流逝。琴瑟钟鼓之声,绵邈不绝,却在幻美的梦境。而五千年后的风花雪月,还是美人如花隔云端,其中寂寞清冷,无人会意!

野有蔓草,零露溥兮。有美一人,清扬婉兮。邂逅相遇,适我愿兮。在蔓草丛生的野外,相遇。衣着清素,眉目清亮,瞬息点亮你的目光。婉如清扬的女子,亦惊叹于不期而遇,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那也没有别的话可说,惟有轻轻地问一声:“噢,你也在这里吗?”

佛说:因果有缘,千百年的轮回皆因缘而起。我想,上辈子也就是前生,我一定是千万次回眸,亿万次的寻觅,才能在茫茫人海中遇到了你,唯一的你。仰目惊叹,瞬息间,心花开遍。而你我始终不能停留,流转之间,怦然心动,却依然转身。我不要回头,我不想记忆里有你离开的背影。前路,只影独怅然。长路漫漫,月色清凉,那场烟花般绚烂的邂逅,成为刻骨铭心的记忆,不可复制,无法删除,亦无法重温。傲然前行,可是我放不下你,因为懂得你太多背负,不忍你孤独,永夜难眠。黯然伤怀,无法明了,你朗朗的笑声背后,是否风起云涌?若走过漫漫长夜,不再爱你,我将不再寂寞。而你,是我的毒瘾吗?前世今生,都令我无法拒绝,却总是错过了千年,再错过。

太白飘然思不群,他的诗作,如行云流水,飘逸率真,大气磅礴,绣口一吐,就是半个盛唐。白衣飘过,仰天大笑,抑或长相思,摧心肝,醉卧高山,花间独酌,举杯邀月,醉梦捞月,他完成了诗意的回归。这颗大唐最璀璨的星辰,点染了盛唐的风骨气象,豪迈奔放。而山水云霓日月星辰之间,白衣飘飘的诗人,总是卓然独立。友情之花,亦之盛开在诗词酬唱之间,谁将朝夕牵念,付与露华?“两人对酌山花开,一杯一杯复一杯。我醉欲眠卿且去,明朝有意抱琴来”。酒醉之后,也是我一个人的寂寞。在如此赤子之心下,在沧桑坎坷抑郁后,清洁的精神,丰盈的心境,可以一人独对天荒地老。在沉醉醒来后,会是一张怎样明媚的脸,占据心间?或许心灵强大到,独于天地往来。

放翁在写下“红酥手,黄藤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之时,已将一个人的地老天荒定格在唐婉心中。爱却必须远离,远到望也望不到的距离,听不到你的呼吸,感受不到你温润的目光。钗头凤,欢爱时光,如一杯毒酒,明明知道有毒,却执意饮尽。爱别离,求不得,有很多事,不是我们不去尽力争取,而是根本,无能为力!明明相爱,却不能在一起,这是尘世上最遥远的距离,绝望,美丽,彻底。芳魂一缕,幽幽飘散,不散的是那沾衣不湿杏花雨的温雅面容,曾被我夜夜读之,无倦无厌。不是风寒所致,是爱你的欲念,如此深重。因为爱,所以放弃,包括承载深爱的形体,爱无形,超越了形体的拘束,便可以自由自在的思念你,如空气一样追随你。

而我亦知道,不知哪一站,我也该离去。若那时到来,请原谅我,空有相怜意,却无相怜计。落花无声,踏雪无痕,而你烙在我心底的记忆,足以让我铭刻生生世世……

此刻,我如此思念你。而你,只是一个美丽的意象,瞬间灵感的飘忽,无关风月。安妮宝贝说,即使在深切的热爱里面,我们也是孤独的,繁华落尽,如梦无痕。

花开不同赏,花落不同悲。借问相思处,花开花落时。一个人笑看落花,一个人举杯邀月,带着你眼底眉梢的眷恋,走过的永远是,一个人的地老天荒……

整个博客整个人缺少一种淡然,接下来就多点淡然,不是我的是别人的

流光如水,心香飘摇,年年岁岁,花开依然,人却不再相同,一滴落寞,静静滴落,融入五月的冷雨中。我是佛前一朵白莲,在诗经里清香了千年,落入凡间,只因一段尘缘。

沉香霭霭,雨声如泣,淋漓酣然,枕一袭清凉入眠,纷乱的梦境,带着断崖独立的寂寞,雨打残荷的萧索,仿佛一夕之间,已是隔了千年。

喜欢筝箫,月下清影,寒瘦孤单,袅袅箫音,几多沉醉,你寻声而来,两两对望,时光静止。终因那人,悄然归去,生死之别,音尘隔绝,你暂时做了梦迷人。

四月初三,如期而来,在尘世之上,我寂寞了多久?此生,莫非只是为了与你重逢,了却一份尘缘,再轮回千年的孤单?每个夜晚,你的等待,亦如花开,当你归来,心方归岸。

多少偶然,无常无相,你成为我的父母,童年的玩伴,少年的朋友,师长或者一生的知己,让我在寂寥或者清苦的时光,蓦然感受那份心灵的震撼,感受质朴的温暖。寻常如斯的相伴,在失去时才销魂蚀骨的美丽。生命本相为一场幻觉,邂逅每一个人都有力量趋势,镜花水月,波动开谢,极力跋涉虚无之境追寻,即有所得亦是空枉。只是很多时候,情在不能醒,仿佛相信还有一天,那人还在等,等你,结果睡着了,从此错失在茫茫人海。中间隔着浅浅的河,车水马龙,你再也看不到那曾经熟悉的身影,再也无处追寻心底的声音。

就像我们期待的每一个生日,童真,温馨,再后来,却渐渐地不再希望那天到来。那时,心底刻满了细细密密的伤痕,那些曾经陪伴我们走过一程的朋友,渐渐远去,成为一个飘忽的背影,再也无从相见,即使忆起,也是飞鸿雪泥,恍若前尘。

窗外,雨声淋漓,生命的年轮徒然增长,依稀我看到那一张张温暖的笑脸,想起今晨收到的祝福,谢谢今生里遇到的每个朋友,无论现实还是虚幻的网络中,也默默地对自己说,云儿,生日快乐!

一米阳光 2001年5月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