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梦十年修一醒

暖气稍早些的开了,却也赶不走屋外的清冷,加班回来,倒是一碗飘香的羊肉泡馍除去了浑身的疲倦。连汤带水的下肚,浑身都是暖的,白天那些缠绕心头的报告啊、总结啊、方案啊全都不见了,好像外面刚刚还甚嚣尘上的车水马龙也被暂停键冻结住了,喧嚣的声音被一下子拉到了很远的地方,嗡嗡的,听起来好像是隔着一层世界。

未必是美味,但男人一定是被这些暖和和的食物征服的。

食物,不断的提供最原始的能量,让这些男人们能够肩负起养家糊口的责任,攫取财富、征服世界、取上将首级于百万人之中。

而对于一个女人上好的形容,温柔、贤惠、美丽、大方,这些虚头八脑的词语都抵不上一句:嗯,我老婆的乌鸡汤炖的不错!来的具体、实惠,更具有说服力和感染力,你会想:为什么我老婆就不会;你会想,我老婆的叉烧桂鱼也是一绝,要不要来比一比。

给女人们一个“多金”的赞誉不如给一个“好厨艺”,不仅是一种拴住男人的手段,懂得厨艺的女人一定是个懂得生活滋味的女人,她知道怎么样将口头上的“爱”实实在在的融入到生活中去,正如病以口为切入点,家庭的温暖不都从这简单却不可或缺的衣食住行开始吗。

朋友说一会儿放下电话要去烧饭了,明天带着中午吃,她的收入我是不太敢望其项背,叫个外卖或者去随便下馆子不是更方便,何必天天累的要死还要回来自己冒油烟之灾。

她说,不喜欢一大群人在餐馆里乱哄哄的,吃饭好像在行军打仗,饭菜又冷,人挤来挤去的,要抢地方,抢到地方了还有别人端着饭在旁边催命似的看着。

我喜欢在一个角落里安安静静的吃,那样吃着舒服。

其实我也是。

每天早上走进庆丰包子铺、推开麦当劳的玻璃门、站在永和豆浆长长的队伍里,我认为这十几分钟、在这些个看上去还算是干净整洁的环境里,吃顿或是有粥、或是有咖啡、或是有豆浆暖暖的早餐还是很划算的,这一顿早餐吃好了,一整天都是精神的。

坚持吃早饭、坚持找一个干净的环境安安静静的吃顿早饭,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虽然自始至终都背着那些来自朋友同事们“奢侈铺张”的骂名或者讥讽,但是无所谓!哥们我活了近三十年了,骂我的人未必比夸我的人少,只要你别死去白裂的说我,我不大愿意跟你动手。还有,允许你们把白花花的银子投资在楼市、股票和小三们的身上,为什么就不能让我把钱投在自己各项功能都在逐渐衰老的五脏六腑里面呢。

性格向外的人,喜欢做梦;性格向内的人,喜欢觉醒。(伟大的心理学家 荣格)

在大环境不断的追求着被社会认可和积累财富让生活更加的精彩丰富的时候,我选择了开溜,溜走的方向是:内心的独立。

每一代人都未停止过对“独立”“自由”的斗争和追求。

有时候是独立于一种体制,有时候是独立于一个群体,有时候是独立于一个层级,有时候是独立于一个时代,所以,他们革命、改良、出人投地、特立独行,形式可能多种多样:有的举着上帝的番号打倒这个推翻那个,有的站在演讲台上装13飙泪拉选票,有的发文骂政府针砭时弊,还有的好好的企业家不做非要在网络上把自己整的跟个二B青年一样……这些人,唯一相同的是:他或他们所追求的“独立”都是与别人不同。

一位走过红地毯的星姐说,既然都是来比赛的,大奖面前,怎么可能淡定。

她算是说了句真话。

所以,我们对于自己的认知,大部分都是建立在别人的眼光和评价里的;我们对于自己信心的程度,大部分取决于与别人相比较的差距。

有时候你就像一个被鞭子抽的很痛,却疯狂的旋转的陀螺,你疯了似的转啊转,赢得了比赛,转到了最后倒地的那一刻,你只记得了比赛,却忘记了为什么要旋转。

内心世界的颠倒,正如你不理解“色即是空 空即是色”(亲,您要是再把“色”理解为“女色”,那亲,您要现在回去再上一遍小学,还能享受九年全免费、全包邮服务……亲,上完了之后别忘了给好评呦!)这八个字一样。

你清醒的时候都以为是醉着,你醉着的时候往往以为是醒着。

好像那些有苹果的人往往嘲笑没有苹果的人一样,其实这样是不对的:你吃着一颗好苹果,你可以有理由嘲笑那些没有吃上苹果的人;但你若是吃着一颗坏苹果,你哪有资本嘲笑他们呢——拥有一个坏伴侣的旅行,不如没有伴侣的旅行——不要总将“有”作为一种傲世的资本,不要肤浅的去自取其辱。

然而,人间是座炼狱,清醒是一种刑罚,据说醉可以淹死痛。

所以,我们在家庭中感受不到温暖,便选择醉在叛逆和愤青的路上;我们在爱人身上寻求不到理解,便选择醉在别人的怀抱中;我们在本职工作上得不到认可,便醉心于用自己的虚度作为对单位的惩罚;我们被欺骗背叛了,便醉死在声色犬马之中。

我们不断的用糟践自己的身体和挥霍自己的青春,来报复从别人和社会上受到的冷遇和不公平,乐此不疲、沉迷其中,还将此作为终身奋斗的目标!

假如虞姬不自杀,项羽是否可以放下他的颜面和江山:玉楼朱颜,飞月流觞迎客棹,幽窗棋罢,再吐衷肠。

大梦十年修一醒。(汤宁 《词:十面埋伏》)

清酒逐浪,西风唱晚,

滚滚江水涌朝天,英雄总三年,

试问美人楚歌声,汉兵岂止四面;

君生未生,是迟是早,

大梦十年修一醒,又换了朱颜,

虞姬若在,霸王还肯把剑问苍天?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