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发 三十岁已婚女来讲述身边朋友的婚姻百态

作为一个82年的女人,正式步入30岁,今天闲的发慌,来讲述下自己和同年的朋友们的婚姻百态,也许某个故事,会让你看到未来的自己,谁知道呢。

说之前,希望大家能把这些故事都当做写手编的,不希望发生人肉,所以特地注册了马甲,其实说的都是很常见的故事,在你的身边,肯定有一样的人。

  从哪里说起呢,仿造论坛热帖,用水果做代号吧

  先说鸭梨,鸭梨是我最好的姐妹,初中开始的好朋友,是真的好姐妹,好到什么程度?我初吻的时候脑子里想的是“哇!等会我要赶快回去打电话跟鸭梨说!”
  人家说好朋友不谈钱,但是大学时,她跟我说她急用钱我会留下自己的最低生活费剩下全打过去。我结婚时,她随礼随了她所有的存款,她结婚时我怀孕保胎,没去,她也没有任何意见,这样的姐妹。
  鸭梨初中时,父亲去世了,她变成了单亲,我身边的单亲孩子有两个,一个是她,一个是我丈夫,两人的共同点是都极其重视家庭,非常重视,并且痛恨一切危害家庭的事,例如暧昧,例如出轨,例如第三者。
  鸭梨是个很坚强的姑娘,坚强而上进。
  大学时,鸭梨谈了一次恋爱,大学四年,毕业时分手的,是男方家嫌她当时没找到稳定工作,我很愤怒,鸭梨也很愤怒,毫不犹豫地分手了。
  分手后,大学里一直喜欢鸭梨的那个男生L开始追求鸭梨,追求了很久,鸭梨终于答应了他,再过了两年,他们结婚了。
  L是个173左右的男生,研究生,鸭梨是本科,158CM。
  L家在鸭梨大学所在的那个城市周边的小镇,离我和鸭梨的老家很近,口音也相近。鸭梨大学毕业后就留在那个城市工作。所以L才能追求到她。
  结婚时,L家出的首付在他俩所在城市买的房,写小夫妻两人的名字,两人还款,L的工资都交给老婆,然后因为L总是丢手机,所以每次都悻悻地接过老婆二百块从二手市场淘来的手机,然后乖乖被骂一顿。但是老婆的手机要买好的,要买两千块的。L很爱鸭梨。

  婚后两年,L家两位老人拿出剩下的十万元积蓄交给小夫妻,让他们把贷款还清。当时有个小插曲,拿了那个钱后,鸭梨看准当时房价要上涨,想买一套火车站附近的商住两用房投资,现房,买了就能租出去,租金够付月供,首付也差不多十万。公婆没答应,公婆说:我们一辈子没欠过人钱,现在咱们欠着银行钱,不安心啊,把银行钱还了不欠钱多好。鸭梨尊重老人的意见,拿那笔钱还清了银行贷款。
  L家就是这样朴实的人家,鸭梨跟公婆也处的好,公婆住的是小镇上自己的房子,隔上一两个月提一堆农副产品去看望儿子媳妇,做好吃的。鸭梨想吃好吃的也会挽上老公去看公婆,她婆婆炸的酥肉超级好吃,外面买不到那么好吃的。
  鸭梨和L还没准备要孩子,因为L工作需要,老戒不了酒,而要孩子至少要戒酒半年,公婆也没催,不过鸭梨跟我说过一件趣事:老公的奶奶跟公婆一起住,老人家耳朵不好,平时说话都要大声跟她说,有一天她躺在沙发上睡了,鸭梨和婆婆小声聊天,聊到要孩子,鸭梨说现在工作忙,怕没人带,奶奶一翻身坐起来,大声地说,没事没事,我帮你带,我身体好得很。鸭梨和婆婆大汗……
  某一天,鸭梨打电话和我聊天,聊了很久,鸭梨说,她爱上一个人,让我上QQ,发聊天记录给我看。
  我看了,看完之后,毫不留情地指出,这个人是个泡良族,就是想HIT AND RUN,没想过和你天长地久,他说话很华丽,但是很轻浮。
  鸭梨说,她知道,甚至,她未必是喜欢这个人,只是这个人的出现,让她发现,她没有爱过。
  她一直觉得,L是个好丈夫,他俩相处也一直很融洽,但是直到这个人出现,突然让她发现,她并不爱L,当初她选择了这桩婚姻,是因为这是一桩对她最好的婚姻,最适合和最方便的婚姻。
  但是她一直认为她爱L,结婚的时候也是这样认为的,只是到了现在,她才发现,不是的,爱不是这个样子,她没有心动和爱情,只有过日子和相处。
  他俩的生活很惬意,他们买帐篷,买驴行背包,出去旅行,晚上在沙滩上扎营,去偷看情侣接吻,早晨醒来身上一层沙,他们每隔两天和朋友喝酒聚会唱歌,吃火锅。但是这些不是爱,鸭梨说,你不明白,我从来没有过高潮,我对他没有需求,我觉得这种事无所谓,甚至越少越好,我以为我是性冷淡而已,但是现在我明白,不是这样,是因为我不爱他。
  我哑口无言,我清楚如果相爱,会对对方有怎样的需求。我初恋的时候,两人都是菜鸟,毫无技巧,做的时候疼得要命。但是哪怕看着他的睡脸,我都有要做的冲动,不是因为有快感——其实很疼,是因为想要占有这个人,想要离他更近,想要他全都是我的。对不确定的未来那样的惶恐,要有体温,才能确认。 Continue reading

Advertisements

道在屎溺间

年前,偶然在《神秘的舞蹈》一书里看见一段记载,说萨德侯爵喜欢随身携带满满一盒裹了糖衣的西班牙苍蝇,在嫖妓时提供给那些不知情的妓女服下。萨德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他认为西班牙苍蝇能使生殖系统兴奋起来,激发交媾的欲望,是一种很不错的春药。从概述性的描述里,我们知道作者省略了事件的背景与细节,而且,西班牙苍蝇仅仅是常识性的春药么?这是汉语资料无法回答的。后来读到莫里斯·勒韦尔的《萨德大传》,才明白萨德使用西班牙苍蝇(另一说是一种叫芫青的甲虫)的本意。他把这种小虫压碎,其中含有刺激肠胃的物质,能够刺激血液循环,两者组合后,促成阴茎或阴核的有力勃起,但它却会伤害肾脏,甚至可能致命,这也是萨德犯下种种罪孽的罪证之一。这是浮在药物表面的性力,萨德其实青睐于秘藏在本质深处的西班牙苍蝇的不安分力量,它可以使服用者的肠道产生大量气体,于是不停地放屁。萨德侯爵焦急地等候在妓女的肛门外,侧耳聆听着激情的发声术,他一个猛子扎到粪门,对异质气体采取了令人背气的深呼吸方式,他激动得发抖,在妓女排泄的尾声中,西班牙苍蝇的鬼魂开始翔舞,香屁放尽处,坐起看云时,停车坐爱枫林暖,文学的萨德终于破裂,日破云涛万里红,开始冲刺肉的高潮……

从心理机制看,这种带有受虐倾向即承受痛苦或污辱而获得快感的方式,自古不衰。比如恋粪症、恋尿症,包括萨德爵士的恋屁症,并不属于精神病,除了取得性满足的方式偏离正常模式外,其情感、理智、智能等其他方面均表现正常,只是性心理诡异而已,患者往往在高峰时刻不能控制自己。他们要御风,他们渴望御女,或者被御。因此,我理解这种为缓解一己情欲的古怪方式,尽管有伤风化,毕竟是隐蔽于私人空间的。

在中国历史上,我们难以发现私人空间的存在证据,也就是说,个人的欲望几乎被宏大叙事完全遮蔽了,欲望只是在宽大的道袍里像老鼠一样吞吐起伏。也许有一些嗜好特异之士,但他们的龌龊绝对不可能在历史上留下丝毫痕迹,让我们欣慰的是,由于他们与皇权勾搭在一起,不但开发了自己的特异功能,将私人空间转化为公共领域,以“辅佐王道”或“排忧解难”的献身面目,解除了王道甚至天道的隐疾,如此,他们留下了身体政治话语。

刘敬叔的《异苑》说:东莞刘邕性嗜食疮痂,以为味似鳆鱼。尝诣孟灵休,灵休先患痔疮,痂落在床,邕取食之,灵休大惊,痂未落者悉褫取饴邕。南康国吏二百许人,不问有罪无罪,递与鞭,疮痂落,常以给膳。这种制造痂壳的方式,固然暴露了嗜痂者的残酷,但尚不能充分体现变态的身体与政治的暧昧关系。但在下面这个历史典故里,财富欲望开始向身体本身进发了。
Continue reading

《蜗居》的一些心理剖析,也许还是教程

 蜗居之所以能火,恐怕关键还不在于反映现实多么黑暗,而在于反映了当前真实的中国(女)人心理。

  其实单就现实而言,海藻海萍的遭遇说不上太糟糕,她们的遭遇多半是自己折腾的结果,不能怪社会。

比如剧情发展的主要线索就是海萍买不到中意的房子,然后阴差阳错将海藻推向宋思明。那么海萍是买不到房子吗?不是的,他们夫妇97年毕业留上海,两人月入9000,很不错了,至少比我当时要好(我学历比他们高),比起很多农民工更要好太多。关键还是在于心理上,海萍本质是一个极端自私的人,只顾自己的感受不顾周围人的感受,本质上不爱孩子也不爱丈夫,只爱她自己。如果她爱孩子,就应该把孩子留在身边关爱和教育,先买个小点的二手房,她有这个能力但没有这么做,而是好高骛远地想一步到位买超出自己能力的房子,还离市区那么远。那样对孩子能有什么好处呢?只能说她在乎自己的感觉,而不在乎孩子的感觉。反正我当时就是先租房,等有点钱就买个小的二手房,钱多一点再换个大点的房子,房子一直没有成为心理上太大的压力,没有成为太大的问题,没有耽误孩子的教育,买房子基本没有朝亲戚朋友伸过手。我的很多同学朋友也跟我差不多地过来的,现在房子也都不是问题。所以我看《蜗居》的第一感就是海萍这个人有病,自己有病跑去怪社会,呵呵。

  当然不是说社会就没问题,只是海萍本身的问题就是社会问题的一部分。海萍的问题虽然有点夸张,但反映的贪得无厌的嘴脸和当前中国人的心理现实还是比较接近的。很多人喜欢看《蜗居》并非同情海萍,而是和剧中人物的心理产生了共鸣。中国很少有真正引起心灵共鸣的片子,好不容易出一个,想不火也难。

  《蜗居》小说的作者似乎是个女性,所以对女性心理的把握非常到位,在海萍海藻两个角色上表现得很充分。但对男性心理的把握差得很多,有点离题万里的味道。比如对宋思明的心理把握就完全搞错了。其实女性心理的本能是贪欲,或者通俗地说就是寻求精彩刺激,在贪欲上女性比男性强,女性能够在精彩刺激中获得真正的满足。而男性心理的本能是恐惧焦虑,他真正需要的是心灵宁静,男性寻求精彩刺激的目的一般只是为了显示成功,以掩饰内在焦虑,实际上没有真正满足只会变得更空虚。越是优秀的男性这个特点越明显,所以要想获得男性的真心,真的是要端庄大方贤良淑德,要让男人感觉到内在的心灵宁静。当然,端庄大方贤良淑德真的不是女性的本能,那是要修炼的。象海藻那样在宋思明面前象妓女一样的言谈举止,最多获得个新鲜感,怎么可能获得真爱,获得男性的逢场作戏也就不错了。宋思明这种理性清晰的的人,官场上的激烈角斗难道还少吗?不可能会因为精彩刺激而爱上海藻,只是发泄一下然后想扔烂抹布一样扔掉罢了,因为寻求精彩刺激不是男性的本能。相反海藻是可能因为精彩刺激而“真”爱上宋思明的,因为那符合女性的本能。海藻之所以走向宋思明,除了客观原因以外,她的内因即本能是起决定性作用的。现实中很多女性喜欢宋思明这一角色,也是女性的贪欲本能在起决定性作用。现实中男人为了女人抛家弃业,那个女人不一定多漂亮,一定不风骚,必要条件就是能让男性获得宁静。怎么让男性获得宁静呢?撒娇绝对是走向宁静的反面,古老的原则早就有了,那就是端庄大方贤良淑德。当然,男女小白们是体会不到古老原则的好处的。

  《蜗居》里面风流倜傥有权有钱和情人一起享受精彩刺激的宋思明,只是女性的性幻想而已。类似的反向性幻想是《天仙配》里面的七仙女,那是不可能真正发生的事。董永没钱也不浪漫,唯一可能的是性能力特强,但即使如此,在上床之前七仙女也是不可能爱上他的。古人早就总结了潘驴邓小闲嘛,不相信这个偏要去相信那些性幻想,那么即使骂海藻千遍也没有用。女人不修妇德而想获得真正的爱情,那也同样是缘木求鱼而已。

  女性是感性的,其本能贪欲;男性更理性,其本能恐惧。这个说法与经典暗合,佛经认为,女性的贪欲很难克制,只有男性能成佛,女人先要变成男人然后才能成佛。

  我刚顿悟这一规律的时候,是欣喜与沮丧交织的。欣喜的是,只要用上技巧,泡妞基本上是无往不利无坚不摧,沮丧的也同样是这一点。回想起以前看到的苏联男特工的回忆录,上面说他每当看到又有一个妙龄少女需要自己去勾引,就觉得厌烦。我那时候还小,不能理解泡妞怎么会厌烦。在顿悟的那段时间终于理解了那个苏联男特工。那段时间我上街看到甜蜜情侣和时髦靓女,都仿佛看到一只只老虎正张着血盆大口准备吞噬。这才明白说柳下惠是性无能的人肯定都是小白,柳下惠应该是一个绝顶情场高手才对。

  到底是他泡了她还是她泡了他,这是一个问题。

做个靠谱的青年

最近的我在微博上大打成功学导师,倒不是和某人有私人恩怨,我觉得在五四运动快一百年后,我们国家大部分国民基本上都没有真正拥有科学理性的精神,虽然我们国民大概是全世界最喜欢把科学两字挂在嘴边的民族,最近一个和科学挂钩的热词是科学发展观。

我们国家好不容易出来一个有点那么个意思的方舟子,又有点偏执,理性的方法遇上偏执的人,有时候做事的作风就不能让大家喜欢,科学理性的精神之一就是要质疑,也要接受质疑,方舟子输不起,这点就不对了。

我个人感觉我们国家的文化传统是喜欢用结论去思考过程,而不是用过程去验证结论,这样导致的一个后果我们总是相信权威人士的结论,而不是选择用可靠证据或者科学的方法去质疑或者验证,哪怕这是出自权威人士之口的结论,也必须经过程序的验证。

事实上,在科学的历史上,每一次伟大的进步都是建立在推翻权威们的结论基础上。但是,生活在当下的人们,总是很容易对这一点选择性失明,继续选择相信导师或 者大师的话。特别是在我们国家,一个比较让人害怕的现象是,很多专业的权威人士,通过媒体表达观点,而不是通过可以经过逻辑检查或者质疑的专业期刊发表意见,甚至是对自己不太懂的行业乱发表意见,这也许是21世纪的一个明显的坏处,每个人都太容易发表,以致语言都不能经过思考,包括我在内,都中了互联网微媒体的毒。
Continue reading

有什么能比手里有点小钱的青春更美好?

在昨天看的一部电影里,几个少男少女坐在一起,聊各自的梦想。看到这一幕,心里感慨万千。想一想,我和我中学时代的那些朋友,在不到20岁的时候也经常聊这个话题。现在,我们的脸已经变得越来越中年化了,如果我们聚在一起再谈那时的梦想,感觉更像是在说笑话。也许追逐梦想这事,只有在极旺盛的荷尔蒙的驱动下,才会觉得特有意思。张爱玲说“出名要趁早”,可能也隐含着这层原因吧。

关于青春,一位饭友曾说过这样一句话,大意是“青春就是做爱不用花钱的日子”。听上去很美好,但回想一下,其实也不完全是这样,因为总的来说,在学生时代,单对于男生来说,还是得有点钱,才有可能泡到妞儿。上学时谈恋爱,女生肯定不会要求你买房子了,但她们喜欢的那些小浪漫,也是需要花一些钱的。那时候去校外开房,这个钱对于普通学生来说,也不是小数目。记得上大学时,大家出去开房的钱,大多都是从生活费里省出来的。当然,也有一些女生,她们会跑到男友住的宿舍,俩个人拉上自己挂的床帘,然后就在里面“啪啪啪”地剧烈运动。这时宿舍里的其他男生则恨不得自己能张一双透视眼。最初看到这一幕时,我还觉得这些女生真善解人意啊,后来我意识到,她们找的男生其实也都不是那种穷学生,而她们之所以选择在男生宿舍解决战斗,可能也是为了省点钱,然后用这点钱去制造一点别的什么小浪漫,或者就是单纯地满足口腹之欲。无论他们用这钱做什么,我都觉得那是特别美好的一件事。

有什么能比手里有点小钱的青春更美好?我不信你能找到这个问题的答案。
Continue reading

送给那些渐行渐远的朋友们

偶然间想起老朋友,就习惯性的打开空间,然而上面显示:“抱歉,该空间仅对主人指定的人开放”我顿时愣了!随后,却又淡然了。

有些人,总是会慢慢的淡出你的世界,慢慢的在你的记忆里模糊。

因为时间,因为距离,因为没有联系……QQ上,清一色的手机挂着,我隐身着,你看不见;你隐身着,我亦看不见。很多人宁愿找些陌生人或者不熟悉的人聊天,也不愿意和以前的好朋友聊天。

因为,不知道要聊什么,也不知道从何聊起……时间长了,渐渐的,疏远了,陌生了。

虽然曾经彼此之间很熟悉,但是现在却多了一层隔阂。QQ上见面只剩下一个简单的“最近好吗?”“恩,还好,就那样”,然后,然后就没有下文了。

很多时候都是开着QQ,看着那么多的朋友在线,却只会对着屏幕发呆,因为不知道说什么。

多长时间没和朋友们发短信了?多长时间没和朋友们打电话了?又多长时间没约上几个好友出来聚聚了?

偶尔发条短信息,也是逢年过节的时候,问候一下,祝福一下。
Continue reading

作为历史终结者的蒋经国

我知道自己是独裁者,但我会以专制手段来结束专制制度。–蒋经国

蒋公子,民族之圣人

从 1974 年葡萄牙走上民主化的道路开始,到1989年柏林墙倒塌,10多年间,大约 30 个国家由非民主政治体制过渡到民主政治体制,相继走上了民主道路。民主制度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急速成长,成为人类历史上最壮观也是最重要的政治变迁。在这次世界民主浪潮中,日裔美国政治学家弗朗西斯·福山发表了”历史终结论”,指出”人类社会的发展史,就是一部以自由民主制度为方向的人类普遍史”。从这个意义上,蒋经国无疑是一个伟大的”历史终结者”,他结束了专制的历史,开创了一个民主的现代。

亚里斯多德在《政治学》中指出:”把权力赋予人等于引狼入室,因为欲望具有兽性,纵然最优秀者,一旦大权在握,总倾向于被欲望的激情所腐蚀。”对一个权力人物而言,他在没得到权力之时,是非常希望得到民主权利的;但他一旦掌握了极权,便热衷于巩固权力、享用权力,极力剥夺别人的权利。从来没有哪个独裁者会主动交出自己的权力,也从来没有一个既得利益者甘愿自动退出历史舞台。蒋经国在他生命之火即将熄灭之时,他毅然决定还权于民,让人民来选择他的接班人。这艰难而伟大的一步,使蒋经国完成了从独夫民贼到历史伟人、从政客到政治家的嬗变。


1

1923年8月,蒋介石率领”孙逸仙博士代表团”,前往苏联进行了历时3个月的考察。回国后,他在考察报告中写道:”苏联的政治制度乃是专制和恐怖的组织,与我们中国国民党的三民主义的政治制度是根本不能兼容的。”

Continue reading

Nosql Definition

As soon as we started work on NosqlDistilled we were faced with a tricky conundrum – what are we writing about? What exactly is a NoSQL database? There’s no strong definition of the concept out there, no trademarks, no standard group, not even a manifesto.

The term originally surfaced at an informal meetup on June 11 2009 in San Francisco organized by Johan Oskarsson. At the session there were presentations from Voldemort, Cassandra, Dynomite, HBase, Hypertable, CouchDB, VPork, and MongoDB. The term caught on rapidly and few people would argue that only the databases mentioned at that meeting should be called NoSQL.

Indeed there’s often a twist in the name itself: many advocates of NoSQL say that it does not mean a “no” to SQL, rather it means Not Only SQL. On this point I think it’s useful to separate an individual database from the kind of ecosystem that NoSQL advocates see as the future. When we say “x is a NoSQL database” I think it’s silly to interpret NoSQL as “Not Only” because that would render the term meaningless. (You could then reasonably argue that SQL Server (say) is a NoSQL database.) So I think it’s best to say a “NoSQL database” is a “no-sql” database. You should separately interpret the NoSQL ecosystem as a “not only” – although I prefer the term PolyglotPersistence for this usage. [1]

Even with this matter out of the way, it’s still not easy to define a NoSQL database. Does any database that doesn’t use SQL qualify? How about older database technologies such as IMS or MUMPS? How about a relational system that didn’t have SQL (such as the early Ingres)? What happens if someone manages to bolt a SQL interface onto one of the original octet?

So for our book we took a view that NoSQL refers to a particular rush of recent databases. Some characteristics are common amongst these databases, but none are definitional.

Not using the relational model (nor the SQL language)
Open source
Designed to run on large clusters
Based on the needs of 21st century web properties
No schema, allowing fields to be added to any record without controls

While I’m used to the blurry lines of definitions in the software industry, I confess my heart sinks at yet another one. But the important thing is that these databases provide a important addition to the way we’ll be building application in next couple of decades. A lack of a clear definition will be no more than a gnat bite on their future successes.

1: If we take the “not-only” interpretation, then we should write “NOSQL” rather than “NoSQL”. I almost always see it written as “NoSQL”.

As someone living in China, let me tell you what life is like with restricted internet

Imagine having no Google, no Youtube, no Facebook, no Vimeo, no Twitter…being forced to use Bing to search, no accessing any sites hosted on blogspot or wordpress, Gmail having intermittent outages, sites using Google Analytics taking ten times longer to load, Dropbox only working on occasion, and no other file sending services.

Imagine that there are equivalents of these sites that are state-owned and controlled: a search engine that only returns government approved sites, a censored twitter where you must register with your real name and passport number, and an internet radio site that is forced to play “red” songs celebrating the government. Imagine that these government-sanctioned alternatives are shoddily and hastily assembled and have none of the quality or convenience the originals had.

Of course, you can bypass all of this by paying a premium for a VPN. But even then, those can be unreliable or slow and often get shut down. And having to use them feels like a precursor to tiered internet services.

Everyday using the internet here feels like a struggle. There is so much restriction of information, even that which could be considered “benign”. Imagine not being able to have access to any open education sites, such as Khan Academy. The lack of convenience of Googling for an answer is something I miss a lot. Going back home to US internet is amazing and something I’ll never take for granted again.

I know SOPA doesn’t imply that all of this would happen in the US. But it certainly feels like a step towards this sort of restriction, and sets a dangerous precedent.

P.S. These restrictions here haven’t slowed down pirating a single bit. When I discuss it with my Chinese friends here, they say that everyone pirates everything; that anyone who legitimately purchases something that could be pirated is considered a fool for doing so.

Honestly, I’ve more or less switched to Bing from Google anyway. Google’s database may be more extensive and better-indexed, but since they disabled quotes and the minus operator (at least by default), it’s goddamned useless.

I saw someone reposted this discussion in Chinese on some of China’s websites and the first idea came up to me when I saw this is that” Damn it, they will soon block reddit.com for this……”

BTW, I bypass the damned Great Fire Wall by setting up a private vpn server on Amazon EC2, which is much more reliable and faster than most of the public commercial VPNs.
Continue reading

这是一个故事

大约12年以前,也就是2000年的时候,那个时候的社会风气跟现在迥然不同,没有物质化那么厉害,也没有仇富现象这么严重,我们家住在一个16平方的工厂旧宿舍里面,用着公共厕所,过着几乎没有隐私的生活,但是大家生活很幸福,没有什么大的欲望,或者说有,就是希望能买一辆我看好的自行车,需要500块钱,很贵,只是想想而已。

我有一个亲戚,在九十年代就有家庭电脑,当时电脑也没有什么配置,反正就是一万多块,对于一个八零后而言,非常深刻的知道在那个年代这笔钱的分量,(小时候曾经因为什么事情我曾经见过家里面出现过两摞钞票,10块一张的,共是两千块钱,我觉得如果有了这笔钱我一辈子都够花了)。因为他们家人在很好的工作单位,后来他们自己创业,也非常顺利,有了很多钱,当时快过年的时候长辈让我去送点东西,走的时候人家给我几十块钱,出门后我跟弟弟看着这笔钱,差没点出来眼泪,这是可以买多少零食呀,还有玩具,半年的零花够了。于是他们就成了亲戚们经常谈论的话题,过了一阵,亲戚们说,人家在家炒股票,赚钱更快,等等等等,于是看到了有线电视还有一个什么股票频道,红绿交织的,反正只要看过那个频道的人都会发出感叹,哎呀,哎呀,涨了也是这么个声音,跌了一样,到了2000年,人家赚得盆满钵满(当事人说的),好象是马上就要升仙的感觉,语言不能描述股市让人疯狂的状态,犹如赌场。也就在那个时候半年左右,股市下跌了,幅度不知道,反正据说这些年赚得钱都赔进去了,又过了一年,据说六十块钱的股票成了六块了,没炒股的人开始幸灾乐祸了,典型的中国人,眼红病加幸灾乐祸交替发生。又过了两年据说以前六十块买的股票现在两块了,股市死一般的沉寂,有人跳楼,有人自杀,以前大户室的富豪们都去做了出租车司机。大约是05年初,他们的股票清仓了,2000年三十万的钱,到了05年4-5万了,至此也结束了他们的股民生活。

另一个,那个人在国家垄断性公司工作,也属于中层吧,在国家单位已经不分房的情况下仍然获得了公司的一套住房,但是因为这与当时的国家政策有点冲突,所以公司采取了一个这种方案,分给你房子或者把房子变成钱给你一个补贴,你选一样,这个人当时也属于股市上涨潮的获益者,于是觉得如果现在将补贴的钱放进股市,用不了多久就会赚出一套房子,而且还是股市给我们的免费房子,于是要了钱,结果发生了极端的不行,股票不是下跌,而是退市了,连本金都没有了,这时候放假也上涨了,不仅钱没了买房子也无望了。

有人说中国股市是绞肉厂,这要看对谁来说了,我觉得对于我们这些没有消息,没有权利的人来说,运气真的很重要,还记得寻秦记的片头曲最后一句吗,莫要赌,天命最高。

还有另一个例子,另一个亲戚,女的,人家就是打新股,然后3年,赚了套房子前,就全从股市里面提出来了,是因为给儿子结婚买房子用,从股市里面赚了套房子。

就这样。

须警惕“石头摸上了瘾,连河也不想过了”

清华大学社会学系社会发展课题组1月9日发布2011年度“社会进步系列研究报告”,指出中国目前最需警惕的是“转型陷阱”。报告称,既得利益集团用“维稳”的理由拒绝改革、绑架改革,是“转型陷阱”的主要症状。

  “在今天,体制改革已经陷入困境,可以说是个不争的事实。近些年来,一些重要的改革措施被搁置,政治体制改革尚未进一步推进。”

  清华大学凯风发展研究院社会进步研究所、清华大学社会学系社会发展课题组今天发布2011年度“社会进步系列研究报告”,指出我国目前最需警惕的是“转型陷阱”。

  转型陷阱:改革中途,“不想过河”

  在新的世纪走完10年后,国内的观察家说“中国社会的气质正在发生变化”;有人则认为改革已经终结,已经死亡。“如果说上世纪80年代的特征是改革,90年代的特征前期是改革后期是开放,而最新的这10年,维稳则成了最基本的基调。”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目前流行的有两种解释。一种是认为出现了发展中国家经历的“中等收入陷阱”,另一种认为是改革处于停滞甚或倒退状态。

  而这份由清华大学社会学系孙立平教授主笔撰写的报告指出,中国现在最需要警惕的,不是上述两者,而是“转型陷阱”。

  “转型陷阱”指的是,改革和转型过程会造就一个既得利益集团,这个集团会阻止进一步变革,要求把过渡时期的体制定型化,形成使其利益最大化的“混合型体制”,由此导致了经济社会发展的畸形化和经济社会问题的不断积累。

  “这就如同在一幢烂尾的大楼中,人们简单装修一下就搭灶做饭,娶妻生子,也俨然成为一片天地。”

  报告认为:“过去,我们过多地强调了渐进式改革的优势,但现在看,一个渐进式改革的国家陷入转型陷阱的危险会大大增加。因为在渐进中,使转型过程停滞并定型化的机会太多,既得利益集团从容形成的条件更为有利。”
Continue reading

中国传统文化是怎么做上等人的文化 —- 同人于野

现在很多人呼吁要重建中国道德文化,建议把中国传统文化作为现代的主流,但是人们似乎忽略了中国传统文化的一个重要性质。中国传统文化其实是一个上等人的文化,或者说,是一个关于怎么做上等人的文化。

这个文化的重要前提,是认为世界上有下等人。而要想在当今重建这种文化,就必须承认世界上有下等人。

孔子春秋时期的儒学,上等人就是“君子”,下等人就是“小人”。注意这里的君子和小人不是道德意义上的,而是社会阶层等级意义上的。有爵位的,有社会地位的人,死了要发讣告,不出卖自己劳动力的人,叫做君子。反之,每天忙忙活活挣钱供房养家的,所谓“升斗小民”,则是小人。

孔子说,上等人得比下等人有更高的追求,这就是精神追求。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今天我们看到很多人一聊天就是房价多少钱,这样的人不是上等人。辛弃疾说“求田问舍,怕应羞见,刘郎才气”,就是说像刘备这样的贵族是不会研究房地产的。哪怕自己穷困潦倒了不得已卖点草鞋糊口,他的心思也在国家大事上,而绝不会真费脑筋去研究怎么赚钱。
Continue reading

如此「肾」好

单位加班订餐,阿凯一口气要了四串大腰。午夜不到,加班尚未结束,这小子的鼻孔已经象喷泉一样汩汩往外冒血,如同他亲临苍井空拍片现场一般。“腰子哥”的外号从此名声大噪。要说这也怪不了他,你想啊,新烤出的大肥羊腰,滋滋冒着热气,裹着一圈肥油的外皮焦香脆油,一口咬下,嫩滑中冒出血水,唇齿间一股香甜。四串实在不多,要怪只能怪腰子哥年轻火力太壮,好肾经不起恶补。

  
十年前城管恶名未彰之时,北京的地铁口外尽是烤串小摊。我每每在下班的寒风里闻见烤肥腰的那股奇香,就迈不动步子,非得来上两串,吃到口角血水淋漓,肚里油腻温厚才肯移步。我在短短一年的时间里,腰围从两尺一飙到两尺六,烤肥腰功不可灭。羊腰,一定是肥了才好吃。现在不少拉面馆和烧烤店里的烤羊腰,干枯柴硬,那是电烤的结果,算不得美味,不点也罢。前不久在新疆办事处的餐厅吃到了久违的肥厚烤腰,激动得我热泪盈眶,几乎把串羊腰的铁钎也吃下肚去,唯一的遗憾是烤得略老了一些,恐怕是出于卫生的原因,只是缺了那股一口咬下去肆意流淌的鲜红血水,这烤羊腰终究还是少了几分圆满。北京涮肉馆里倒多有羊腰可点,吃法却不是烤的,切成薄片,下锅轻涮,入口甜嫩香腴。只是这羊腰必须放在最后来涮,否则滚水一过,锅中顿时混沌不堪,汤水里往往还带着股微骚之气,再也涮不了其他食物。
  
羊腰是羊肾,鸡腰自然就是鸡肾了,相比起羊的腰子,鸡腰要清淡上许多,由于本身味淡,鸡腰的做法愈发丰富多彩。我常去的湘菜馆里有道特色菜是用鸡肾与鳖爪牛鞭同煨,极补。鸡肾细腻,在红汤辣油里煨得久了便酥烂如泥,被一层微韧的薄膜包裹着,食时入口即化,真是美味。朋友老王开的港式火锅专门店也有鸡腰可涮,选料极精,个个都有大拇指粗细,整盘倒进汤锅里烧煮,肾里的膏腴充盈鼓胀,无处宣泄,把那层薄膜撑出个口来。这时候捞出鸡肾,在调好的酱料里略略一蘸,放进口里轻轻一咬,丰腴多汁,鲜嫩甘甜之极,实在是腰肾里的无上美味。可惜这样的鸡肾原料难得,平日在家难以吃到。
  
我有次去老蔡家蹭食,见他握着个圆圆的东西在啃,呱唧呱唧吃得极是香甜。我问他何物,他说是猪腰,不剔骚筋,不经焯水,整只丢在汤里与西红柿同煮。我问味道如何,据他说比巧克力还好吃。我听了一个激灵,凑到锅前闻了闻那股浓烈的猪小便味,没敢尝试。和大多数人的口味一样,对我来说,猪腰的骚味还是越少越好。为此,我在炒腰花之前,定要将切好的腰片在滚水里焯上一下,再与黄酒姜丝同爆才行。镇江名吃锅盖面的浇头中常有腰花可点,都是新鲜猪腰,切成细细的薄片,在滚水里一烫,与面一起混在酱浓的汤料里同吃,脆爽香浓,竟是没有一点骚味,是我吃过的最好猪腰制法。
  
猪腰对国人来说,应是最实惠的补肾壮阳之物。发小当兵三年回城,和女友厮混了一个礼拜,两脚硬是没沾过地,一日三餐全靠猪腰拌饭支撑,出关时依然红光满面,不显一丝颓败。据他自己说,连吃一周猪腰子,连说话都带着股醉人的骚味。猪腰之效,有此可见一斑,也难怪赵本山要自豪地声称自己生了一张“正宗的猪腰子脸”了。

Favorite top ten cities for 2012

After globe-trotting research and fierce debate, Lonely Planet has come to a decision on its favourite cities for 2012. As always, our shortlist has some known gems and a few to raise a quizzical eyebrow, but each one is poised for greatness in 2012. While sporting events are bringing new adrenaline to a couple of classic destinations, other cities in our list have bounced back from difficult times with a renewed lease of life. The coming year will put all of these cities in a fresh light, whether they’re showing new flair with music and art festivals or dusting off preconceptions by showing their wilder streak. Without further ado, here’s our top 10 cities for 2012.

1. London

Continue reading

I have got a lots of potential GF

The Drake equation is used to estimate the number of highly evolved civilizations that might exist in our galaxy. The equation was developped in 1961 by Dr.Frank Drake at the National Radio Astronomy Observatory.

The equation is generally specified as:

N=R*×Ep×Ne×F1×Fi×Fc×L

N = the number of civilizations in our galaxy with which communication might be possible

R* = the average rate of star formation per year in our galaxy

Ep = the fraction of those stars that have planets

Ne = the average number of planets that can potentially support life per star that has planets

F1 = the fraction of the above that actually go on to develop life at some point

Fi = the fraction of the above that actually go on to develop intelligent life

Fc = the fraction of civilizations that develop a technology that releases detectable signs of their existence into space

L = the length of time such civilizations release detectable signals into space
Where extraterrestrial civilizations may be rare, there is something that is seemingly rarer still: A girlfriend. What might the approach employed in the estimation of the number of alien civilizations tell us about the number of potential girlfriends for me? A somewhat less scientific question, I admit, but one of substantial importance.

The parameters are redefined as follows:

N= The number of potential girlfriends

R* = The rate of formation of people in the UK(i.e.population growth)

Ep = The fraction of people in the UK who are women
Continue reading

这一篇酝酿了很久,还是无主题

开着一个新建的文章页面很久,另一个页面开着Google plus,看了别人许多话题,自己始终想不出给博客写一篇什么样主题的文章好,可能是因为都是些娱乐性太强的帖子吧,我拼命的想找出一个显示自己生活的深刻的思路,还是词穷,无聊就去新浪微博瞎逛,虽然这是墙内的东西,但是里面的信息量真的很大,网络这东西有人就有乐趣,虽然墙内但是网民数量太大,我当然也不能因为那里过滤敏感词我就彻底否定其他,只是在那里搞一个马甲,只观看不说话。

我有点强迫症,比如电脑的桌面图标不能超过一行半,硬盘占用量不能超过总量的50%,等等,我也有爱好喜欢看着后台的电脑网络链接与流量的动向,每当电脑发起一个新的连接监视窗口就更新一行,刷新一个页面就会疯狂的跑动,有意思,其实我也是担心自己的网络安全。

还记得前一阵有个测试,其中有这么一个我记忆很深,说是如果你打开你的资源管理器,如果你能对其中的每一个进程的意思都了解的话,那么你单身,唉,我躺着都中箭。

硬盘的价格自从泰国发了大水就疯狂的涨价,现在水退下去了,价钱还在那里,你买或者不买,硬盘就是那么贵,不涨不跌。网,你上或者不上,网速就是那么慢网费就是那么贵,坑爹不商量。

喝完蒙牛后,金将军就病倒了,病情越来越重。恩儿在他耳边说:父亲,广大人民群众都来看望您了!正买火车票呢!买票网站打开慢,您要挺住!“是啊!阿内尔卡、德罗巴都赶来了!”亲友也纷纷说到。但金将军奄奄一息,他用尽最后力气留下了一句遗言:一定……要……督促……美……国……改革……开放……

大陆的环球时报已经成了笑话了,上帝已经笑得岔气了,今天你岔了吗?

视频压缩

我想将大体积的mkv或者mov视频转换成mp4,使用了很多软件但是质量都不好,我看了很多工作室出品的视频都是mov或者其他格式的片子压缩成mp4的很清楚,为什么我的不清楚,不知道他们这些专业的工作室都是用什么软件最后出片的,有知道的吗?谢谢

#mp4压缩
– Comment – Hang out – Share
18 comments

XjAcKs X – 我一般使用MeGUI,建议可以试试,可以搜一搜有很多教程。很多字幕组或者制作压缩视频的工作室都喜欢用这个
Nov 26, 2011

Osiris Hsu – megui这个是非常专业的软件吗?谢了,我去试试,复杂不要紧,只要能出好质量就行
Nov 26, 2011 – Edit

pedoer yang – 先用megui把X264的视频压小(比如把1080P的压成480P),再用ffmpeg转换成mp4。
Nov 26, 2011

pedoer yang – 介绍个群:27497356
Nov 26, 2011

pedoer yang – 比如思路、CHD这样的论坛,一般都是以高清为主(蓝光原盘、1080P、720P),人人和TLF比较在意小高清,就是480P,但是人人以古老的rmvb为主,主要是硬字幕+logo水印,这样容易嵌广告,TLF就是以软字幕+X264封装的mkv为主。这些论坛都有压制教程。很多日剧组也都压制新番的mp4,比如APTX、星光,但他们压制情形我不是很清楚。PS:目前TLF关闭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