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故事

大约12年以前,也就是2000年的时候,那个时候的社会风气跟现在迥然不同,没有物质化那么厉害,也没有仇富现象这么严重,我们家住在一个16平方的工厂旧宿舍里面,用着公共厕所,过着几乎没有隐私的生活,但是大家生活很幸福,没有什么大的欲望,或者说有,就是希望能买一辆我看好的自行车,需要500块钱,很贵,只是想想而已。

我有一个亲戚,在九十年代就有家庭电脑,当时电脑也没有什么配置,反正就是一万多块,对于一个八零后而言,非常深刻的知道在那个年代这笔钱的分量,(小时候曾经因为什么事情我曾经见过家里面出现过两摞钞票,10块一张的,共是两千块钱,我觉得如果有了这笔钱我一辈子都够花了)。因为他们家人在很好的工作单位,后来他们自己创业,也非常顺利,有了很多钱,当时快过年的时候长辈让我去送点东西,走的时候人家给我几十块钱,出门后我跟弟弟看着这笔钱,差没点出来眼泪,这是可以买多少零食呀,还有玩具,半年的零花够了。于是他们就成了亲戚们经常谈论的话题,过了一阵,亲戚们说,人家在家炒股票,赚钱更快,等等等等,于是看到了有线电视还有一个什么股票频道,红绿交织的,反正只要看过那个频道的人都会发出感叹,哎呀,哎呀,涨了也是这么个声音,跌了一样,到了2000年,人家赚得盆满钵满(当事人说的),好象是马上就要升仙的感觉,语言不能描述股市让人疯狂的状态,犹如赌场。也就在那个时候半年左右,股市下跌了,幅度不知道,反正据说这些年赚得钱都赔进去了,又过了一年,据说六十块钱的股票成了六块了,没炒股的人开始幸灾乐祸了,典型的中国人,眼红病加幸灾乐祸交替发生。又过了两年据说以前六十块买的股票现在两块了,股市死一般的沉寂,有人跳楼,有人自杀,以前大户室的富豪们都去做了出租车司机。大约是05年初,他们的股票清仓了,2000年三十万的钱,到了05年4-5万了,至此也结束了他们的股民生活。

另一个,那个人在国家垄断性公司工作,也属于中层吧,在国家单位已经不分房的情况下仍然获得了公司的一套住房,但是因为这与当时的国家政策有点冲突,所以公司采取了一个这种方案,分给你房子或者把房子变成钱给你一个补贴,你选一样,这个人当时也属于股市上涨潮的获益者,于是觉得如果现在将补贴的钱放进股市,用不了多久就会赚出一套房子,而且还是股市给我们的免费房子,于是要了钱,结果发生了极端的不行,股票不是下跌,而是退市了,连本金都没有了,这时候放假也上涨了,不仅钱没了买房子也无望了。

有人说中国股市是绞肉厂,这要看对谁来说了,我觉得对于我们这些没有消息,没有权利的人来说,运气真的很重要,还记得寻秦记的片头曲最后一句吗,莫要赌,天命最高。

还有另一个例子,另一个亲戚,女的,人家就是打新股,然后3年,赚了套房子前,就全从股市里面提出来了,是因为给儿子结婚买房子用,从股市里面赚了套房子。

就这样。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