逼婚,哈哈

“情人节马上就要到了,我们这些单身一族是时候应该做点什么了……组团去电影院买单号票,将情侣们都隔开。”2月14日情人节前,此条微博就被众多单身网友高调转起。

  从“中国情人节”七夕、2011年11月的“世纪光棍节”,再到今年的末世情人节(尽管2012末世说只是一个传说,但商家们依旧试图以此噱头包装今年的情人节——记者注),网络上类似的“恶搞”号召一拨接一拨。其实,也怨不得单身网友这么“小气”,他们还没能从春节、寒假所遭遇的一轮轮“中国式逼婚”中恢复元气,情人节各处打出的“专为情侣打造”招牌,对他们来说又是一次刺眼且刺心的考验,“实在没法厚道”。

  “中国式逼婚”猛于虎?

  开学在即,闺蜜打来电话,与林慢慢交流寒假里的相亲心得。“初一到初七,我就相了三次亲!”闺蜜透露说。比这个更劲爆的消息则是,闺蜜和闺蜜的闺蜜竟然在不同时间与同一男子相了亲。

  这让同样在紧锣密鼓相亲的林慢慢不禁“心虚”:会不会自己也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约会了这位“幸运”的相亲男。

  虽然还是一年级的在读研究生,但鉴于妹妹的儿子已经出生4个月,25岁的林慢慢也不得不面对母亲的“逼婚”。刚放寒假没几天,妈妈就问林慢慢:“如果给你介绍个本科生,你愿意吗?”软磨硬泡探得各项指标后,林妈妈才满意离开。

  并非所有的“中国式逼婚”都这么波澜不惊。一位一直操心女儿终身大事的母亲就能为此“瞬间泪崩”。只要公园或小区里有朋友谈论儿女的婚事,这位妈妈便当众情绪失控。

  天涯论坛网帖中提到的一位母亲的表现就更加“神勇”了。面对不堪其唠叨、愤然将门反锁的女儿,这位母亲冒着生命危险从八楼的窗户爬进女儿房间,只为掷地有声地撂下一句:“无论如何,必须结婚!”

  “在中国家族中,不结婚就等于‘变态’,结了婚不生小孩则被视为‘现行反革命’。”身为深圳一家媒体资深编辑的马凌对中国青年报记者笑言:情人节、光棍节,特别是春节,似乎已经成为审判这些“变态”和“反革命”的法定日子。

  在2012年年初由网友投票选出的春节聚会“毒舌”问题中,“谈朋友了吗?什么时候结婚啊?”没有任何悬念地摘得“桂冠”。事实再次证明,春节前后已成“中国式逼婚”这种节日病的高发期。

  与“中国式逼婚”爆发的周期性吻合,本是旧剧集的《租个女友回家过年》每到春节都会咸鱼翻身再火一把。2010年2月《租个女友回家过年》上映,该剧的原著作者卞庆奎此后就一直在微博上发布播出动态:“首轮上星”、“首播”、“重播”,如今已是“第四次播出”。截至目前,仅“迅雷看看”网站,该剧的播放次数就超过1.2亿次。

  最近时常有网友通过邮件或微博私信向卞庆奎求教:女友或者男友,能不能租?怎么租?卞庆奎说,当初创作时他根本没想到,“租个女友回家过年”这样的桥段竟然会在现实中上演,“‘逼婚’猛于虎啊!”

  晒“逼婚”:求宣泄求共鸣更求技巧

  “不认识我了吗?小时候抱过你呢!两家关系很近。一转眼长这么大了?(其实平时从不往来)”在新浪网友“风息神泪”看来,春节聚会中,亲朋们总是习惯用温情感召卸下你的防备,接下来,那句避之不及的“结婚了吗?”就会紧随其后。

  截至目前,“风息神泪”的《亲戚聚会发言大纲列表》仅在新浪微博就被转发5万多次,引发评论5000多条。

  这条网帖就像一根导火索,瞬间引燃了被“逼婚”网友的热情与愤怒。打开网络,微博、论坛、贴吧,网友们纷纷吐槽晒“逼婚”。接受中国青年报采访时,“风息神泪”由衷感叹:“饱受‘摧残’的网友四海皆是啊!”

  新浪网友“云脉CC”为应对“逼婚”贡献了策略四条:反客为主、声东击西、苦肉计、走为上。

  马凌认为,“逼婚”的多是至亲,这经历又涉及隐私,不便与同事朋友分享。深感“有冤无处诉”的被“逼婚”青年,得以在网络中抱团取暖,现实生活里备感压抑的他们,在虚拟世界里来了一次“爆发总动员”。

  作为资深被“逼婚”青年的卞庆奎指出,“逼婚”问题由来已久,通过微博或网帖发泄和疏导压力,可算是时代的一个进步。而在这样的讨论中,一些理性声音在网友耳中也不觉得那么刺耳。

  新浪微博网友“Isabella Yeung”称,虽然有快被“溺毙”之感,但仍感觉“逼婚”的本意是“亲戚朋友对本人的关爱”。“都是善意的唠叨,离家在外都是忙工作,只有家人才会惦记自己生活的各个方面。”立刻有网友发言赞同。

  有新浪网友称,“堂妹的表姐经历了结婚、出轨、离婚和再婚、怀孕、生子、遭小三,现在又准备离婚。”而正是那位表姐的失败婚姻,才使得该网友的母亲开始反思自己的逼婚行为。有网友将此概括总结为“用反面教材给逼婚老妈洗脑”。

  关于“逼婚”,截至目前,豆瓣小组“AntiParents 父母皆祸害”已有4.5万多人参与讨论。虽然小组的名字看上去有些过激,但其公告内容则显示其积极态度——“反对不是目的,而是一种积极的手段”。小组公告强调,“我们不是不尽孝道,我们只想生活得更好。在孝敬的前提下,抵御腐朽、无知、无理取闹父母的束缚和戕害。这一点需要技巧,我们共同探讨。”

  反“逼婚”:与父母打起“婚姻保卫战”

  一次,马凌从某地“海归”协会副会长那里得知,“逼婚”在海归一族与父母间引发的矛盾更为突出。

  “一些国家,感情问题被视为子女的隐私。”从国外刚采访归来的一位同事对马凌说,“如果子女拒绝父母过问感情问题,不论多么担心,父母都不要再问。”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在大多数中国父母意识里,子女的婚姻是整个家庭、甚至整个家族的事情。为此,喝过“洋墨水”的“海归”与父母展开斗争就难以避免了。

  近年来,卞庆奎对婚恋题材多有涉猎。在他看来,父母观念没能随着经济发展、社会进步而“与时俱进”,是“中国式逼婚”产生的根源所在。

  一位32岁女白领的妈妈总是在“单身”和“凄惨”之间下意识地画上等号。在电话中一听到女儿因感冒略带沙哑的声音,这位母亲脑海里就会条件发射似地蹦出“孤苦伶仃”、“好可怜”这样的词语。

  “女性收入独立,不需要通过结婚来找‘长期饭票’。而像煮饭、换电灯泡这种以前定位为女人或男人所负责的家务劳动,找钟点工就能轻松‘搞掂’。”在马凌看来,不论男女,如今都可以更有底气、更从容地选择自己的婚姻。

  马凌的这一观点,在互联网上拥趸一片。有网友表示:“我害怕被‘剩’,但我更害怕没有来得及觅得‘爱情’就迈向了婚姻。”

  但受“逼婚”所迫,这些未婚男女却不得不早早打响“婚姻保卫战”。在恶战中,他们“腹背受敌”:一方面要在人海中努力寻找总不出现的“另一半”;而另一方面更要想方设法抵御父母的“逼婚”压力。

  “为什么目的并不矛盾的父母与我们,却成了交战双方?”林慢慢很困惑,她将其归结为“中国特色”。

  林慢慢从不掩饰自己对爱情和婚姻的渴望。“并非‘不婚’,只是渴望更高质量的婚姻。”每当被“逼婚”到快崩溃时,林慢慢就有将这条“围脖经典语录”大声读给爸妈听的冲动——“爸妈,如果我暂时嫁不出去,别怪我不努力,是因为上帝在随机配发,而月老老眼昏花,我心里能看到他,只是他被月老挡住。穿梭于街,茫茫人海,大海捞针,街上凡是长得像您女婿的,我都挤上去多看几眼,我也很累。我不跟人比早,只比以后的幸福有多少!”

  当初在转发这条微博时,林慢慢还不忘补充一条:一定找个soulmate(精神伴侣),并夸张地附上一句:“掌柜的,要七个,打包带走!”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