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不嫌你穷的姑娘,为什么没陪你走到最后?

非诚勿扰里乐嘉老师曾发过一段微博,大意是说乐嘉初恋的时候,有一个姑娘很爱他,那时候乐嘉又穷,又桀骜,又倔又愤,就觉得你爱我你就应该怎样怎样的证明,最后有一天,这个姑娘终于跑掉了,确实跟了个有钱人,于是乐嘉就又觉得姑娘是因为嫌贫爱富,着实的去跟姑娘闹腾了一阵子。直到很多年后的今天,乐嘉老师自己也成熟了,有钱有地位了,可以心平气和的想这段往事,才真的承认,人家姑娘当初跟他分手,不是嫌他穷。

年少的时候常常想能开一辆敞篷车又带著自己喜欢的人在满是落叶的山路上慢慢开,可是现在我发现这是很难的。因为开著敞篷车的时候旁边没有自己喜欢的姑娘,而有自己喜欢的姑娘在边上的时候又没开敞篷车,有敞篷的车和自己喜欢的姑娘的时候偏偏又只能被堵车在城里。然后随著时间过去,这样的冲动也越来越少,不像上学的时候,觉得可以为一个姑娘付出一切——对了,甚至还有生命。
Continue reading

成全别人还是成全自己

人在世上一天就属于这个社会一天,没有人可以脱离,因为你有相伴的关系网络存在于社会中,即使你的网络是小的也是这样。我们扮演着自己的角色与周围相呼应,就像一个充满泡泡的空间里面,泡泡们互相作用着,来自周围的力量将你的这个泡泡挤压的变形或者移动位置,同样这个群体传递给你的力量你也会转移给你周围的人。

那我们可以离开这个范围吗,如果是极端的行为就可以,但是毕竟多数人还是普通人,所以还是要存在于这个泡泡群里面。但是我们却要在这样的环境里面找一点自己的色彩,找到自己跳舞的舞步,所以外国人有句话说得好,me against the world,直接翻译这句话不太好说。但是随着时间的推进,我仿佛能感觉到那么一点说这句话的那个人的想法,我要活出自己,我要有自己的特色,那么你就是与周围对抗,对抗不是目的,只是我要活出自己而与周围产生的连带反应。就像泡泡群,空间内的变化往往都是来自空间外,如果你某一个独立的泡泡想要改变,要么破掉要么与整个空间内的力量相对抗。

所以人要活出自己很难,仿佛是成全了自己,背叛了生活,这个生活包括亲人,同事,朋友。长辈们总是说平安是福,人生顺顺利利的就好,上学,结婚生子,健康,按照上一辈的路来走,别人放心,自己安心顺心。也可能是现在的社会变了吧,我们总想做点事让自己显得牛逼,比如发大财,出大名,让人崇拜等,或者只是为了让自己完成心里面的那个愿望,这个愿望好象是内心的一种声音,是原始的呼喊,是命运,当然这个内心的呼喊即使你没有完成或者去做那也是命运。

当你往那个方向努力的时候,你改变了自己的轨迹,触动了别人的路线,是一群人,这群人将你给他们的影响反馈回来给你了,面对这样的情况,生活变得困难起来,或者回归,或者走出自己想的那条路,那条路的尽头是你想像的那样或者截然相反,无论如何这都是命运,你保持原样从未改变,或者改变后半路放弃,或者坚持了自己,其实无论你如何做,这都是我们原先设定好的命运,如果这就是命运,这就是命运,注定

幸好我们都拥有死亡这件好事

也许你我的出生是一种意外,或者是命中注定,或者在这出生的一刹那决定了我们此生所拥有的东西会不一样,所要面对的人生从此千差万别,但是我们却是向着同一个重点走去,死亡,人们害怕死亡,那是一个黑色的地方,仿佛是个无底洞吞噬着生命的最终,而在此之前是我们对这个世界的不舍,对将要来到的结束所作出的最后的抵抗。

但是死亡是否也是一件好事,腐朽的肉体灭亡给新生的一代让出世界这个舞台。而对于你我,死亡是此生所有的行为记忆的一种释放,将束缚的灵魂从老态的肉体中解救出来,我们此生的修行告一段落,灵魂的另一段修行开始。不必害怕死亡,人们之所以害怕死亡是因为对于死亡以及生命的消逝不了解,或者因为同伴的死亡给自己带来的伤痛所以也由此带来对死亡的恐惧。

对于出生的思考,对于死亡的思考,对于生命过程的思考都是让人困惑的,但是有过去的书籍记载,古人对于生命的终结是比较看得开的,而且也普遍的认为死亡只是肉体的终结而已,人的灵魂并不会终结。人的灵魂在出生是与你现在的肉体结合在一起,你的灵魂操控着你的肉体但是同样你的肉体也会给你的灵魂带来影响,你的灵魂是前生的自然,你的肉体是本世的命运。每个人的灵魂与肉体的紧密程度也不一样,简单说来身体越是强壮的人灵魂与肉体关联的越是紧密,但是当身处死亡时灵魂与肉体的分离也越是困难,所带来的痛苦也越大,反之亦然。

死亡为什么说之为好,首先公平,对每一个人,人生是不公平的,从你出生那一刻就决定了,从此不公平的一生开始了,直到死亡,不管你的方式是怎么样的,同样的死亡的滋味是你我都要品尝的。然后死亡所带来的意义也有正面的思考,我总觉得死亡就是释放,释放灵魂释放心请,比如当你遇到生活中的困难或者艰难的决定,尝试着凝望夜晚的天空,你就会发现自己的渺小,你之所以痛苦就是因为你太过多的在乎你自己,因为你自己就是你的全部,你自己的宇宙,但是当你睁眼看到真实的世界的时候就会发现,即使自己的消逝也不会带来任何其他的影响的时候,你就会发现有那么一个终点在哪里等着你,无论你此生的精彩与否你都要去到哪里,无论你现在遇到的什么困难或者艰难的决定都不会影响那个终点的到来,你会释然很多,然后尽情的做自己。好幸运我们能拥有死亡,不管此生是否精彩,我们都应该完成此生的修行后兴奋的去探索另一个我们所不知道的领域,在那里我们离开了肉体的限制,我们会到达一个更高的精神状态吗,或者说我们脱离了肉体的限制是否可以体会更多的愉悦。

吾所以有大患者,唯吾有身,即吾无身,吾有何患。

男人高潮时是什么感觉?

女人問這種問題,就是在暗示您。

「請不要獨樂樂,好嗎?」

(男人高潮,哪有女人精彩?)
(男人那是放一元三支的沖天炮,女人是放一晚上五百萬的國慶禮花。)
(女人問男人高潮,好比,富翁在問乞丐,喂,你中彩票一百元,是啥滋味?)

ps:

把評論中的搬出來。

男女作愛 (不管是前戲,還是正常過程中,甚至是尾聲) ,男生沒給女生高潮,是不道德的。
要知道,生孩子太苦,老天爺給女生極度的高潮,無比的滋味,就是要哄她來的。
結果,你還不讓人滿足,哪個女人敢跟你生娃?

男生高潮相對簡單,為何?
老爺要你快快完事,把木棒拾起,到山洞口看門去,別叫豹子老虎進來了……。

真的,這,就是生理機制。

不用問男生高潮是啥滋味了,女同學們。
把你們的高潮,乘以十分之一,二十分之一,就是男生的感覺。

另,美國人用磁核共振,檢視男女高潮的大腦活動,
男生是燈炮,一閃而滅。女生,確實是整個腦袋放煙火。……

放煙火這名詞,不是我發明的喲。

朝鲜人的鹅步走与中国人的正步走

看白戏总是有趣的,尤其是看朝鲜人的白戏。

朝鲜纪念金日成诞辰百年的阅兵式,无疑是大可一观的场面。一个人,一场阅兵,从中可以看出一种意志的运行,与一个民族的窘迫。

金正恩的讲话,据网络上见到的消息说,让在场的朝鲜人感到惊愕。又有网络上的消息说,听到这声音的朝鲜人,感到新奇和兴奋。这个国家的最高领导人,祖孙三代,前两代先人,不在国人面前出声,只是极其偶然的,在公共场合发出一点声音。这个金正恩,一改先人的作风,在阅兵式作了二十分钟讲话。他的声音,在有些网站被描述成低沉的,有磁性的。而有磁性的这样的评价,是很不错的评价。

金正恩讲话时,上身不时往左边摇过去,又摇回来。又往左摇过去,又摇回来。这也很好看。这种摇晃,可以称之为正恩式摇晃,估计没有那个人会学他。朝鲜人不能学,其他国家的人不会学。这种摇晃,是国晃。国晃,只有国家的主子,才有资格晃。
Continue reading

痛经

这个世界上有一半的人根本不知道痛经是个什么滋味,另外还有一小部分人虽然每月照常血流不止但是一点疼痛的感觉也木有。所以我今天必须要来讲一讲痛经是怎么一回事。

并不是每一个人都会痛经,但是每一场痛经都必定刻骨铭心。昨天夜里我在床上翻滚了好几个小时,接着又趴到沙发上哭爹喊妈的翻滚到天亮,觉得整个房子都要塌了下来,绝望中仿佛天永远也不会亮了。而等到今早疼痛消退,我又活过来的时候,我就暗下决心一定要记录下这每月一痛的心路历程,给自己今后的漫漫人生路加油鼓劲!
Continue reading

害怕来生

不知不觉,21世纪已经迫不及待地进入到了第二个十年了,突然发现,原来自己一直活在一个荒诞的世界里。

套用“存在即合理”的说法,这种荒诞不可否认也有其合理性——如果乐观去看的话,还会发现带有一丝黑色幽默。当然,不用我说大家也知道,幽默的前提是千万不要发生在自己身上。否则,即便再合理地存在也只是乐了别人而已。

有关荒诞,我想最具有幽默气质的莫过于开生命的玩笑了。当然,这种幽默很黑色也很暴力,带着热辣辣的讽刺。所以真正能开这种玩笑的只能是上帝——如果真有上帝的话。
Continue reading

向中华民国张灵甫将军致敬,向中华民国致敬

60多年过去了,有几个中国人知道在常德保卫战中,74军57师的8000名官兵阻击10万日军15天之久,最后只有200人能够战斗。师长发出了74军 57师最后一封电报:弹尽,援绝,人无,城已破。职率副师长、师附、政治部主任、参谋部主任死守中央银行,各团长划分区域,扼守一屋,作最后抵抗,誓死为止,并祝胜利。74军万岁!中华民族万岁!!
Continue reading

对不起,我等不了你了

昨天搭公交的时候看到移动TV上的一则新闻:“据高考还有四十二天。”

很多事很多人你觉得对你很重要,会在你的一生中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记,却总在你的渐行渐远中云淡风轻。

大一的时候不写高考,因为年少轻狂中带有那么点不可一世的自尊心。大三的时候写不出高考,因为想再提起时已经变成愈加模糊与苍白,甚至还有点可笑。那时候的你已经开始忙着考研或者找工作,忙着褪去象牙塔里那张不老的脸,忙着一个人或者两个人的未来。

后来觉得有必要在这个稚嫩的末尾画上一个走向成熟的句号,在夏天还没到来的时候。

两年前你迷茫着要走上那条路,两年后你迷茫着这条路会走向哪里。

学生生涯是一个很美好的时刻,当然这种美好往往得等失去了才知道珍惜。就像记忆中的高中班主任总是苦口婆心地告诉我们,拼一拼,过了这一个月,你们就解放了。年幼的人有种向往年长人的生活的冲动,这种原始的冲动就像小时候注册QQ的时候总喜欢把年龄放大到十八岁,好像花季雨季里总会有那么些纯纯的爱恋等着我们。而直到了那个季节才发现原来小说里都是骗人的,这里除了长个不停的青春痘还有做不完的作业与考不完的试,爱情是战乱里的奢侈品,珍贵且易碎。
Continue reading

青春,在你可以安静下来的时候走掉了

春天已然过去。

没有次第花开的喧闹,绿安静地接管了颜色,却也被阳光晒黑,没有了老嫩的比较。花香已经持续了一个季节,迎着现在的阳光,空气变得热烈起来,热情得让人的呼吸有点困难,有点抗拒。再没有深呼吸的欲望,那些或甜香或淡然或浓烈或隐约的空气,荡然无存。
Continue reading

上帝佑你,托雷斯

28岁的费尔南多·何塞·托雷斯·桑斯,即我们所知的费尔南多·托雷斯,下巴搁在替补凳上,眼巴巴的看着诺坎普的绿茵上,切尔西和巴塞罗那正你来我往,进行着2012年冠军杯半决赛第二场的绞杀战。时间已经指向80分钟。场上比分依然是切尔西1比2落后。切赫在切尔西的门前握拳怒吼,指挥队友;梅西正试图和伊涅斯塔玩些新的配合;德罗巴大象般的身躯纵横捭阖。而此时,全球互联网上,依然有许多球迷的键盘在打着托雷斯的名字,传递各类笑话。

  那时,只有上帝知道,再过十来分钟,世界会天翻地覆。
Continue reading

我想我已经活到了一个尴尬的年龄

作者:他城

以前听说,人的长大是突然之间的事儿。我并不知道什么是所谓的长大、成熟,但是我突然清楚地意识到自己不再年轻。昨天还以为自己的未来还有无限的可能,像是还没有分化的细胞,可以分裂成任意器官。今天就发现很多世界冠军都比自己年轻很多、那些不大自己几岁的人已经坐上了现在还不敢想的位子。还在考虑着如何把前浪拍在沙滩上,突然自己就已经被后浪拍在沙滩上。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