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和自尊,哪個更重要?

許多人都知道這樣一個故事:“曾經有個男孩向一個女孩求婚,那女孩說讓男孩在一棵大樹下等她100天,她就會嫁給他,但那男孩等了99天後,就離開了,沒有再等下去了,於是。許多人包括這位女孩都很好奇,就問男孩,為什麽只剩一天了而不願等下去了?男孩就說: “如果我再等下去,就連僅有的自尊也都失去了。”讀了這個故事,許多人可能都會問:愛情與自尊哪個更重要呢?如何才能兩全其美呢?

有人說:在我的愛情觀裏,自尊遠比愛情重要的多。可以很愛很愛一個人,哪怕為他去死。可是如果對方不愛我,我寧可選擇優雅地離開,決不放棄自尊去乞求他的愛。我是驕傲的,也許這份驕傲會讓我失去我最愛的人,可是委曲求全我真的做不到。有人說:自尊不適合用在愛情上,雖然我以前很重視這個,可現在發現那就是對喜歡的人殘忍。

切記,在愛情關系中,有一句俗語:“明白人讓著糊塗人,有理的讓著沒理的”。愛情這種東西本來就沒有道理可言的,如果你覺得你沒錯,他錯了,所以你不肯先開口或者道歉,如果開口就是丟了自尊,但是不開口就會丟了愛情,如果是這樣,你必須要先開口,因為是他錯,你先開口說明你寬宏,說明你溫柔,你已開口給對方一個臺階下,對方自然也會心神領會的;如果你覺得是你錯了,只是覺得開口道歉傷自尊,那你更加沒有道理了,主動認識錯誤,非但不會丟自尊,還會得到更大的愛情回報。很早就有人跟我說過,自尊在愛情面前就變得不重要了。
Continue reading

Advertisements

無法走進親密關係的12種人

婚姻是門學問,靠知識而非努力。如果愛情是彼此恆久忍耐,又何苦在一起?人人都有遇到完美伴侶的願望,從而完成對親密關係的追尋。其實,完美伴侶不必追尋,因為早已為你準備妥當,只需要散發磁力,馬上就會出現。然而,卻有12種類型的人,比較難走入親密關係或是婚姻。這些人的人格發展都有些偏頗的現象,在細節上當然也各有其原因。

1.悲情主義:
這類人對伴侶是渴求的,對戀愛是瘋狂的,但他們的心態上卻盡有千千結,在腦筋上也是死命鑽牛角尖,他們總是偏執地認為自己的戀愛要驚天地,泣鬼神,轟轟烈烈,要經歷千辛萬苦,受盡種種考驗折磨,因此總是製造悲劇情節,或感召一些煩惱重重的人談戀愛。結果該分手的時候不分手,拖到最後還是要分手,或者戀愛時吵吵鬧鬧,分手後又藕斷絲連,想著對方。這也是一種情緒上的自我虐待狂。
Continue reading

选择,然后担当

我尊重生命,尊重别人的自由,从不愿意包办别人的生命,当别人问我问题,我会给出建议,但并不要求执行,因为,给建议,是我的责任,执行不是,除了我自己的生命,这世间,没有其他生命归属于我。

包括建议,我也不是轻易给,不是懒,而是这也是负责任的一种表现,不了解对方是谁、什么情况、什么成长背景,给出的建议,未必中肯,而有些人,是我看着成长,很了解,所以,给出的建议,是在详细分析、认真思考的基础上,可用度会比较高。泛泛地给出建议,往往也是没用的,但若为了回答别人的问题而去探问情况,感觉上也并不好,自己没那么多时间心力,也并不愿意刺探什么。
Continue reading

末日宿命

很久没写自己的心声了,因为这一段的事情是不能写出来的是属于自己的隐私的,还是放在心里面吧,能写出来的都是鸡毛蒜皮的流水帐,懒的写,趁着今天是玛雅人的末日,怎么着也写一篇吧。

我现在除了感情的事情,其他事情都不想说,因为我觉得那是自己敏感的事情,感情不是,在这点上,好像我与别人相反。那就说说吧,该结婚的都结婚了,不结婚的都玩疯了,我属于玩毁了的,崩溃了,彻底挺腿了。

看着周围的人结婚我觉得就像是看电视剧似的,不过情节比电视精彩多了,有的人结婚了好几年,不要孩子,家长催,有的结婚了没有责任感整天跟以前一样的玩,把所有的事情都交给父母了,好像结婚就是为了给父母交差,有的按部就班定时怀孕生孩子,然后许多意料之外的事情纷纷踏雪而来,亚历山大,还有的跟那个比他大八岁的大姐结婚了的,销声匿迹了,还有的一直想结婚,但就是总是莫名的分手,其实缘分就是这样,你不能太着急,有的人想结婚但是遇到的人却都不想结婚,有的人不想结婚遇到的人却都想结婚。

大家结婚为了什么,有的为了跟喜欢的人在一起,喜欢的不行了,必须有个结婚证才能体现自己的感情,有的家里压力找一个结了算了,有的表示性生活这个问题只能靠结婚来解决了,有的是不得不结了,怀了。当然这个怀了分怀的正式与神怀鬼胎。

我一个伙子特搞笑,婚前处男,我们出去玩的时候他都不去说没意思,等结婚了以后发现其中的乐趣了,我操,玩的比其他人都频繁,什么桑拿,足浴,火舌冰山的,全来。

我,我现在好像是被冰冻起来了,欲望都给冻住了,以前我吃饭只吃米饭跟肉食,现在几乎不吃肉了,以前就喜欢各种漂亮妹子聊天说地什么的,各种秋波嘿咻什么的,现在彻底六根清净,看见女人都彻底麻木了,不举。我想报废掉自己了,没他妈意思啊,有什么刺激点的事情让我重新活络起来啊,麻痹的整天跟冬眠似的,难道玛雅人所说的世界末日是指精神上的末日?那可就好了。

星巴克的档次

星巴克到美国到底是高档还是低档呢?其实这个问题并不重要,星巴克在美国的文化内涵,更多接近“第三地” (Third Place)。“第三地” 的概念是社会学家雷·欧登伯格(Ray Oldenburg)提出,家是第一地,单位是第二地,星巴克力求称为第三地,如同我们大门口的延伸。这个第三地,可包括乡下过去的井边,洗衣的河边,也可包括茶馆和酒吧,其共同特征是位置方便,环境舒适。舒尔茨追求让星巴克成为这样的地方,希望人们在这里喝咖啡,独处或聊天。他说指不定下一个Facebook或者阿里巴巴的蓝图,就是某个年轻人喝咖啡时拿着餐巾纸画出来的。该公司发言人也跟《福布斯》杂志说,为了成为这样的“第三地”,公司在选址上很讲究,希望满足社区的需要。

星巴克还和很多商家合作,开设星巴克门面。我们这里的Barnes and Noble就有一家星巴克。 喝一杯咖啡,看一本书,这种感觉良好。 Continue reading

高丽皇室辣白菜

p1785602968

虽然不是高丽白菜,但是也比较接近了,结球白菜中比较紧实的,但是明显上大下小,不是那种两头一般粗(那种里面是白色,叶片薄,不宜用来做泡菜)。秋霜打过的白菜最好,温差使白菜产生糖分,甜且脆,所以初冬是泡菜的季节。
p1785603034

真正的黄芽儿白,如果切开是白花花的实心菜,别用来做泡菜(做其他菜式用,不过也不会很好吃)。至于切成这个样子,是容器所限,最好整棵做,其次是对半切
Continue reading

Splinternet Behind the Great Firewall of China

Once China opened its door to the world, it could not close it again

Daniel Anderson

What if you could not access YouTube, Facebook, Twitter, and Wikipedia? How would you feel if Google informed you that your connection had been reset during a search? What if Gmail was only periodically available, and Google Docs, which was used to compose this article, was completely unreachable? What a mess!

These things happen almost every day in China. If you are a foreign visitor to China, you could experience what NBA player J.R. Smith encountered: “Dear China, The fact that u won’t let me work my Skype on my desktop or Twitter is really pissing me off.”20 As software developer Tony Hunt said, “That was really the most frustrating thing, as I never knew whether the connection had just dropped or if the site was being censored.”15

Most of these problems are caused by GFW (Great Firewall of China, also known as GFC), one of the most important building blocks in China’s comprehensive censorship system, and perhaps the most sophisticated Internet censorship system in the world.12 The Chinese government can remove the “harmful information” or even punish its authors inside China. For information hosted outside China, however, the Chinese authorities can do nothing but block or filter access. Without censorship at the international gateway of the Internet, the traditional censorship systems are utterly worthless. This is why GFW is so critical for the whole system, and so important to the stability of the Chinese state.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