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然后担当

我尊重生命,尊重别人的自由,从不愿意包办别人的生命,当别人问我问题,我会给出建议,但并不要求执行,因为,给建议,是我的责任,执行不是,除了我自己的生命,这世间,没有其他生命归属于我。

包括建议,我也不是轻易给,不是懒,而是这也是负责任的一种表现,不了解对方是谁、什么情况、什么成长背景,给出的建议,未必中肯,而有些人,是我看着成长,很了解,所以,给出的建议,是在详细分析、认真思考的基础上,可用度会比较高。泛泛地给出建议,往往也是没用的,但若为了回答别人的问题而去探问情况,感觉上也并不好,自己没那么多时间心力,也并不愿意刺探什么。

有时候,有人要告诉我什么,我都说不想知道,开玩笑说,怕被杀人灭口。

人与人之间的适当距离,我还是要谨守的。有些时候,不愿意越雷池一步。

自然,我也拒绝别人包办我的生命,我也认为,选择是每个人自己下决定,而不要把选择权交给别人,哪怕是至亲。我回顾自己生命中的重大决定,都有根由,而我没有埋怨过我为之牺牲的人,甚至,也并不认为,那叫做牺牲,因为是自己的选择,并没有人强迫我,不可以之为恩德,仿佛别人得领情。即使当我明白, 我当年的选择是错误的,我也只是调整以后的做法,并不因此而自暴自弃。

我以前也不原谅我犯的错,尤其是对别人的伤害,但后来我明白了,其实没必要一直挂怀。伤害了人,尤其是在情感方面,不可能以情感回报,但是,可以学习更委婉更艺术的方式,可以把歉意转化为其他,以乾坤大挪移的手法,转移出去,而如果是受伤害,那就更不须挂怀,很快忘却就好,再经过那个坑时,绕过去 走。

我从来不喜欢那些用父母之命来作为开脱的人,其实是没有自我,但看上去是为了孝道,大义凛然。我也爱我的父母,但我一样抗命,因为我宁愿去死,也做不到和不喜欢的人在一起,而我也相信,对于父母来说,是希望看到我幸福,并不是一定要迫我如何,我不能违拗自己的意愿,我从小到大,其实也就是因为情感的问题而和父母有过冲突,其他的事,像工作,我愿意尊重他们的意愿。只因,我当时就想得非常清楚,只要选择,就还是我自己的意愿,所有的后果,需要我去承担,而那样的情况下,我一定不会幸福,所以我宁愿去制止一个错误的开头。

太明白选择的意义,也就会慎重做每一步选择。如果可以归咎于人,仿佛自己不必负任何责任,自然也就可以轻松地选择,然后象祥林嫂一样哀怨:都是因为父母……都是为了……

万般无奈和无辜。

我遇到过很多这样的人,工作,为了父母,结婚,为了父母,要孩子,为了父母……所以,也就天经地义地啃老,买房子,跟父母要钱,看孩子,让父母过来,永远长不大一样。

所以我慢慢地不再存有“普渡众生”的心思,是明白了,有些人,不能救,不需要救,他们必须被照顾、被保护,他们不可能长大,也不想长大,他们需要一直守 在父母的身边,小时和长大,由父母照顾,等到生了孩子,以照顾孩子的名义被孩子照顾,直到孩子上了大学,离开了家,觉得很孤单,不知道如何是好,可能不断给孩子打电话,问平安,然后,被孩子说:你们可不可以学着独立?

是的,独立。

有些人,一生没有独立过。不会独立生活,也不会独立思考。

我很怕自己这样。

所以培养各种能力,也练习思考。

也不后悔所有做过的选择,即使是错,因为,当时还小,依那时的识见而做的选择,也就是那样了。我只接纳现在,并不想因为过去而使现在有不同的航向。

一次初恋男友带我出去吃饭,送我回来时幽幽地说:要是那时候咱们结婚多好啊。

我淡淡地说:那现在说不定早就离婚了。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