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属于的那座城市

哪一年,你我分开两个城市,也许你早就会知道这是要发生的事情,我却在发生后才意外。

不用再多言语,不用我们在互相靠近一寸,不用我们故意拉开距离一寸,如果已经有一个未来打算,我又何必再去规劝。一起总是谈话到生气,一起总是意见不能统一,归纳成你我秉性,千丝万绪。

你去到那里,是你所期待的生活的起点,也许你本来就不属于这里,你之所以在这里就是我们简单的彼此路过的缘分。

看着你离开的起点,我背过身返回我的轨迹,路上回忆着你我的缘分,路过我们相聚的地方,那又算什么,半生缘。

如果离开是最温暖的结局,我会让这一切满足你的意愿,给自己留下一个充满回忆的世界。我从此以后站在灯光后面看得到你,我知道你喜欢这样被焦点关注,被镁光灯照射,而我会在那光亮的后面,光亮的前面与后面距离很近,却是两个世界,仿佛就像是两个相背射线的起点,努力的往前走只会越来越远,如果是这样不如不努力靠近,反而是最近的距离。

你总是充满能量,想到的事情,想去做的事情必然能够做到,即使是别人看来天方夜谭。

这也是一篇未完成的博文,也许完成了,但是不想发表,写于今日之前的363天,我们最后一面见于十年之前的两个月后。有的时候我变你未变,有的时候你变我未变,也许一方的变是因为自己的坚持让自己感觉到了厌倦。你说人的精神与肉体是分开的吗,精神上等待着你,肉体上与别人在一起。无论如何时至今日,应该有个结果了,各有各路,也许此生都不会再见,但是每当我回忆我18岁的时候,我会想起你,想起你的洒脱跟才华,那是一种不羁吧,我觉得注视着你,对我来说就是那时最愉快的事情,如此这般。

你是否曾经也如我这般

你是否也曾如我这般关注一个人,从网络中搜索任何与之相关的信息,将你的图片放在云同步的文件夹中,总是会不时的拿出来看看,总是为了你而拒绝别人,但却从来没有对你表明自己的心意,偷偷的在一个不小的年龄却仍然暗恋着你,仍然忘不了一见你时动情的感觉,这种感觉为何如此纠结,因为你我不定时的登录qq,查看你更新的签名。

在写这篇之前积蓄了很多的思路,但是此处却梗塞了,一个人被人付出过是否就一定会将这份付出还给别人,或者他人,如果真是这样我就要反思以前了,也许我就是一个习惯于辜负别人的人,但是人不就是这样吗,总是找寻自己,自己喜欢的,自己钟意的。

这篇博文写了很久放在未完成的归档里面没有分类,现在再看看也不知道如何继续下去,宁愿暗恋,宁愿被拒绝也好过没有人可以去暗恋可以去拒绝你,犹如生活变成了固态的雕塑,凝聚在某一刻,知道腐朽。

书不是读得越多越好,信息不是获取越多越好,会筛选会思考才行

中国人当下很大一问题,就是用当下的思维来判断过去,来批判过去,这种脑残的情况起始于1949年。

比如读一句话,以百姓为刍狗,当下人就做出扯蛋的翻译,等等,脑残到低点了。

现在是物质社会,当然趋利的书籍成功的书籍很多,也当然得到大家的欢迎,比如某些外国的成功学家的著作,在大陆热卖,然后大家就以此来处事,好坏参半吧,好的是更多的专业化的职场行为出现在国内,不好的是,用外国的处事原则与行为在大陆确实是不符合国情,如果不懂转化恐怕碰壁。

国内的专家看到写书是一门路,于是就趁机捞一笔,比如马云,唐骏等,也出了个人自传,个人语录,都成了圣人了,其中把自己的所谓光辉事迹反复陈述,并予以扩大,写书写自传仿佛成了写小说,身后仿佛都有了光环,但是当他们的真面目被揭开后却发现,其实这些人只不过是一个个的屎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