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都曾經有過一段虐戀

人人都有過一段不堪回首卻又總是不斷想起的虐戀。有的虐戀,是屬於年輕。兩隻刺蝟,不懂距離,害怕距離,直到把彼此之間的空氣全部擠出去,才覺得安全親近。結果,越愛越受傷。回頭想想,那種虐不過是皮肉傷而已,傷不到筋骨。只不過後遺症太過嚴重,學會閃躲,學會保留,也學會將五分演成九分。

後來的虐戀,大多根源於佔有欲與拯救欲。男人的控制欲望,女人的母性意識,都有可能變成一股癲狂的力量。而有些人,他們是黑洞,他們是深潭,你不斷地試驗,不斷地打破你的底線,一次又一次,仍然看不到回報和圓滿。那種深深的挫敗感,會把人變成更加輸紅了眼的賭徒,把所有能壓的賭注都壓上,只求贏一次,直到輸的徹底精光,輸到清醒無物了,才終於決定放手。那種感覺,九死一生,魂飛魄散。但經過這麼一遭,總算是踏實甘願了。

可再如何不堪回首,內心深處還是引以為傲。是啊,我原來曾那樣那樣愛過的。我也是那樣的付出過的,你以為我不懂愛嗎?你懂什麼,我曾經在大雨夜那樣等過一個人,我曾經那樣的嘔心瀝血過,我曾經為一個人千金散盡的啊。誰有什麼資格說我不懂愛。

人就是恁樣的奇怪,越虐越付出,越付出越覺得愛。好像愛與虐之間有一條大大的等號,假若太快樂太享受太多得到,那就只是被愛而不是愛。經年月久想起虐戀,仍是有那麼多的不解和不甘,渾然忘了自己曾怎樣的虐過他人。我們總是這樣,需要虐戀,以示愛的深,愛的高尚,愛的不顧一切。不當炮灰,就沒有資格成為愛情路上的英雄。

這樣想著,以後的我們都理直氣壯地吝嗇起來。不要怪我抱的不用力,我的力氣已經用盡。不要說我愛的不用心,我的心早就在某年某夜煙花般綻放,如今只剩一地碎屑。怪只怪,你遇到的是現在的我。

虐戀,是一段證明,一段自以為的涅磐,也是一個絕好的藉口。俗氣生活的藉口,浮生慰藉。沉湎低調的藉口,安全洞穴。那個傷害過你的人,漸漸變成一個生命符號,標在某條路的中央,告訴你,前方往下是通往成熟平和的康莊大道,沒有愛恨情仇,只有做一天人撞一天鐘。

可惜的是,好男人和好女人就這樣成了虐戀的犧牲品。這道理,就像越深的顏色越吸光一樣。炙熱總是要遇到深邃或者豔麗,才能被激發出來。你是好男人好女人,就活該被忽略被忽視,被不夠愛。因著這個原因,這時代的男人都怕自己太好,這時代的女人都向狐狸精取真經,好像不這樣不足以證明自己是歷盡千帆,可以承受得起情海波瀾了。

只是,段數越高,快樂越少。快樂來的越容易,它消失的亦越快。等待、克制、珍重得到的感情,總會更加的靜水流深。至於虐戀,忘了它吧。它的意義,一定不是用來做今後逃脫的藉口,而是證明人人確有那樣去愛的能量。你有,他有,我們都有。誰也不例外。

你看到的是招数,还是内功

鸠摩智上少林寺挑衅,使遍七十二绝技,方丈群僧无不骇然。这时,小和尚虚竹跑过来,只瞅了一眼,就说:“这位大师用的明明是小无相功嘛。”鸠摩智慌了。一般人看到的是招数,厉害的人看到的是内功。

有个本科读经济的学生考去地理学院读研究生,一开始根本没有老师愿意带,因为这家伙一点地理学基础都没有,一年之后,这家伙发的paper超过了所有本科地理出身的学生。然后就有地理学出身的学生向他取经,打开他的论文一看,根本学不来, Continue reading

人生如赌

人生如赌,输赢交织,忧喜转换,涨退更迭。微笑再美,亦难永恒;哭音再悲,终有尽头。你若跌落谷底,每一次攀爬都在往高处走;你若傲立波峰,稍有不慎就会向低处去。别让生命太平凡,云淡风轻虽好,身后却了无痕迹;莫使命运太激荡,波澜壮阔虽美,居久常易失方向。光阴不逮,功败有时,看开就好。

  不要轻信与依赖他人,唯一不抛弃你的,到最后只有你自己。不要轻言你的苦痛伤悲,真正关注你的没有几个,你的倾诉可能变成一堆笑料。不要轻易躲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