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在纽约的演讲

今天,我来到这里发表演讲,纯属意外。首先,我想声明的是,我是以一个诗人和艺术家的身份、而不是以外界所议论的所谓组党先驱和反对党领袖的身份出现在这里并发表讲话。我在历史上曾经有过的所谓壮举和苦难,希望它们在我今后的所有讲话或写作中,只是作为一个遥远而模糊的背景。而凡是成为背景的东西,即使电闪雷鸣,波涛汹涌,也总是有着更为宁静的特征。

我不希望我过去的生活对任何人构成打搅。无论是过去的磨难和痛苦,以及八年与世隔绝的铁窗下的孤独,过去所遭遇的种种阴谋、陷阱、酷刑、谎言和暴力。我个人所遭遇的,我的朋友们所遭遇的,一个民族所遭遇的,乃至各个民族所遭遇的,我多么希望这一切仅仅只是我一个人的遭遇。我不希望我的遭遇哪怕是我的幸福对任何人构成打搅。但是如果我对历史上曾经帮助过我的人致以必要的感谢,这也算是一种打搅的话,那是不可避免的。

今天这个会议的主题是有关道 Continue reading

Advertisements

别向这个操蛋的世界轻易投降

我妈常常喜欢念叨:人家又不喜欢你,你干嘛还要去喜欢人家。以前我一直想不出什么话反驳,只好简单粗暴地回应:一边去,你一老娘儿们你懂什么你。

我见过很多人,换男女朋友比换内裤还勤快的那种自不必说,还有像我们宿舍的闷骚青年,追女生,人家不睬他,他郁闷一阵子,提枪掉马就直奔下一目标而去了。我在旁边看的目瞪口呆。你要问他,他保准振振有词:人家又不屌我,我喜欢她有什么用。是的,有什么用。然后还会反过头来劝我:没用的,我跟你说……这仿佛是如此的天经地义,如此的不证自明。

昨天,我仔细地想了想,终于想通了这个问题。其中的关键就在于,你究竟是喜欢一个人本身,还是喜欢一种预期,一种前景,喜欢一种未来对方有可能和你上床睡觉结婚生子的可能性?

这个年龄很多人都急吼吼地寻找另一半抱团取暖。要我说,其中有多少是真的喜欢对方本身,这很难说。我这么说可能一来打击面太广,二来没有调查取证,所以显得不那么令人信服。其实这很好判断,那就是扪心自问:换一个人行不行?

这样多少有点神经质。对大多数人来说,并不存在一个绝对不可替代的the one。否则的话,这个世界会麻烦许多。小的时候,小到我才第一次思考爱情这回事的时候,我就对一个问题百思不得其解:你喜欢一个人,而这个人在茫茫人海中又恰巧喜欢你,这是多么大的一个巧合啊!而幼小的我放眼望去,这个世界上充斥着不可胜数的一对对巧合。

要解释这样一件事,只能说明,在大多数人眼里,另一半绝不是不可替代的。而每一个个体的特质,很大程度上是相异的。换句话说,要追溯这种可替代性的载体,那可能就是每个个体作为伴侣所能为对方提供的“服务”了。

比如说,深夜陪你聊天,闲暇陪你娱乐,工作学习相互鼓励,人情冷暖相互慰藉,生理需要相互解决。然后买房结婚,构筑家庭,生儿育女,传宗接代。老了之后相互扶持,终了一生。这些都只是些伴侣给你带来的效用而已。这个过程中,肯定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