冉云飞:再论中国是个互害社会

2008年我写过一篇《中国是 个互害社会》的文章,在我的博客发表后,引得不少朋友转载议论,甚至有人认为这看法比较准确,发人深省。可惜这样的文章由于不能在中国的纸媒上发表,无法 使更多的官员和民众知道这一算是有些创新思考的可怕论断。中国为什么会形成一个典型的互害社会呢?设若简要地回答,那也是我早就论证过的一种说法:专制制 度特别是一九四九年后的极权制度,其本质是咬人兼自噬的制度,没有任何人不受捆绑,没有任何人能置身事外。

AB团内斗、延安整风、清匪反霸和土改滥杀无辜暂且不表,只从四九年后官方高层的历史说开吧。高岗、饶漱石之落马、彭德怀和刘少奇的惨死、林彪的不得 好死,都是极显之例。至于说没被整肃过的人,可以说基本没有。有人或许会说,周恩来还不错吧,那么请你看高文谦的《晚年周恩来》,就知道周恩来固然为恶不 少,更重要的是在毛的阴影底下窝囊地活着。你也许会说,他在毛那里窝囊,但可以在下属那里耀武扬威,找回心理平衡嘛。这样的官场逻辑认为,在彼处丧失的尊 严可以在此处找补,此种完全物化的尊严观之盛行,皆拜互相恐惧、同受捆绑之赐。毛泽东及当今最高当轴一样,亦生活在恐惧不安之中,在互相的恐惧不安之中, 人的理性、谈判、妥协丧失殆尽,除了你死我活的争斗,没有其他选择。当然有人会说,毛泽东一生总算活得比另外一些深怀恐惧的人要好一些嘛,这个我同意,互 害是事实,差别只是深浅有所不同。毛泽东比惨死的刘少奇自然要好,他算得上是善终,至今仍是官方意识形态的象征符号。但别说毛泽东害死了多少人,就是用官 方意识形态来衡量,毛泽东至今尚有一个雷打不动的身份:反革命家属。不知那些去参观毛泽东停尸房(俗称纪念堂)的人,何以自解?
Continue reading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