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朝春秋

大赤六十九年,帝、相与先长老众共议国事,汉南郡王秋实、齐东郡王蒸菜入京晋爵;

大赤七十年,诸侯奏贺,天下大收,百业兴旺;

大赤七十一年,秋,大饥,网传千里赤荒,都市震恐,米价十数倍;

大赤七十二年,都市戒严,商贾逃溃,群众返乡之势日盛,农务勤补;

大赤七十三年,众志成城,民稍安,统筹规划、没收市场,于是社会主义功成。

         ——《赤朝春秋》

 –

大赤七十四年,初春,地雷薨,十里长街送先相,盛夏,大鸟薨,初秋,三核崩,举国大震,帝以国势艰难,推迟禅让事,改以祭天;

大赤七十五年,群臣进谏,长老竞辞;

大赤七十六年,春,上逊位,秋实继大统,以蒸菜为相;

大赤七十七年,虎帝崩;

大赤七十八年,秋实有疾,蒸菜代行天子事,敏敏代相国事;

大赤八十年,星空薨,先长老众渐凋零;

大赤八十一年,蒸菜有疾,敏敏代行天子事,日天代相国事;

大赤八十二年,社稷倾覆,新党用事,周公摄国政,下敏儿、日天于秦城,迁羽帝于秦州。

         ——《赤朝春秋》

 –

大赤八十六年,赤之新党已稳国家,成王即位,列强烦扰;

大赤八十七年,王师东征,复失地,夷狄戎蛮竞相入寇,多地又陷;

自大赤八十八年起,王师南下,扫千里长沙、万里石塘,王师西征,破夷狄于西域、吐蕃,王师北击,收大漠南北,至大赤九十一年乃止。

大赤九十二年,大一统告成,诏令四海,炎运宏开,国威远扬,拟设东、西、南、北、中五京;

大赤九十六年,成王允诺,回归故里,社稷与康王,史称:赤之成康大治,福延四十余年。

          ——《赤朝春秋》

 –

大赤一百四十二年,国际风云,乱象迭起,赤之两党分立,互争短长。

 –

大赤一百七十七年,白翁秉国,武定乱世,自是炎运消尽,为大白元年。

大白三年,帝迁都于西京,欲一匡天下,自谓世界帝国,苛政再起。

 –

大白二十五年,白帝遇刺于后院,国势得以舒缓,军、政、民三合于帝都议事,暂谓共和。

共和七年,紫微星明,圣朝立,为大紫元年。

            ——《赤朝春秋》

Advertisements

赤朝春秋

大赤元年,去岁秋冬,辽沈、平津、淮海战毕,初夏,王师再南征,逐桀纣于台海,秋,太祖定鼎幽州,以周王伍豪为相,造大同之世,立千秋基业,自是每岁国庆,首帅朱总大阅三军,以壮声威;
二年,秋,以朝鲜战事,命彭副总、高公协同朝鲜王日成,共抗麦克阿瑟、李奇微之夷兵于境外,凡三年有余,是年深秋,五书之任王薨,以陈公替之;
五年,仲春,罗刹国苏太宗崩,赤营俱哀,太祖欲与苏帝赫氏争雄,苏中同盟始裂;
六年,春,以揽权结党事,下高公、饶公于诏狱,秋,自是每岁国庆,彭副总大阅三军;
七年,秋,授军衔,首帅一字并肩为西王,九元帅皆郡王,十大将皆国公,五十五上将皆侯;
八年,秋,盛会于帝都,神器已固,昭告天下,群策群力,六圣 国公,五十五上将皆侯;
八年,秋,盛会于帝都,神器已固,昭告天下,群策群力,六圣临朝:
     曰武帝得胜,赤之太祖也;
     曰副帝修养,奇帝监国也;
     曰周王伍豪,首相也;
     曰西王德,首帅也;
     曰东王云,掌柜也;
     曰平王希贤,赤之太宗也。
十年,夏,林帅晋爵一字并肩为汉王,合称“开国七圣”,大跃进起,百业兴旺;
         –《赤朝春秋

十一年,春,吐蕃旧贵叛,平之,盛夏,庐山议事,下放西北郡王怀,彭副总是也,秋,汉王大阅三军,是年公社怠农,时逢大旱,千里赤荒,大饥凡三年;
十四年,夏,天竺蛮犯边,击破之;
十六年,原子神器练成,自是不惧美帝、苏修;
十八年,夏,大运动起,号召小红卫,未久即下放奇帝、平王等元勋众;
廿一年,春,苏修犯边,对垒而止,冬,奇帝死;
廿三年,秋,汉王毙于途,联国盛会,以赤代蓝;
廿四年,春,美帝尼克松来华,共谋罗刹苏修;
廿五年,以岭南郡王花帅晋爵南王,复起平王,共商国事,隆冬,安南犯西沙,击破之;
廿七年,春夏之交,蓝朝太宗死,隆冬,周王崩;
廿八年,暮春,平王再下放,夏,西王崩,丙辰大震,秋,太祖崩,举国哀鸣,南王以顾命身,下四凶于诏狱,时局艰,少帝锋自兼相位,终难幸全;
        –《赤朝春秋

廿九年,盛夏,平王再复起,百业待兴;
三十年,秋,平王访倭,冬,盛会于帝都,曰改革开放、经济建设为中心,自是太宗之纪元也,东王复起执尚方剑,共掌社稷,是年隆冬,太宗访美;
三十一年,春,以安南犯边事,命许公、杨公出师征讨,月即还,夏,太宗曰特区,圈深圳、珠海、汕头、厦门四地;
三十二年,秋,太宗以魏王阳为相,与南王共推湘王邦为右帝,耀帝是也,神州大地为之一变,由是开辟维新大业,冬,东王曰笼子与鸟;
三十三年,秋,南王曰叶九条,以应台海事,隆冬,太宗曰一国两制,不止于台海,港澳通用;
三十四年,初秋,太宗曰建设有中国特色之社会主义,仲秋,英夷首相铁娘子来华,与太宗议香港归属事;
三十五年,夏,荆王念为左帝,木帝是也,盛夏,首次严打,秋冬,元老众曰清除精神污染;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