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一说二战后美国的政治发展史和川普的使命 转自微博,作者名字忘了保存了

二战时期,苏联乘着世界反法西斯这条政治正确大船,利用美国是战争盟友的好契机,麻痹忽悠美国的罗斯福和杜鲁门左派政府,对美国进行大规模间谍渗透和意识形态宣传,攫取了大量政治利益,比如雅尔塔会议对苏联强有力的全球利益倾斜,比如杜鲁门政府与蒋光头的政治决裂。

战后,美苏彻底决裂。在冷战的背景下,美国开启了麦卡锡主义,虽然暂时遏制住了苏联对美国的渗透态势, 但是美国人太仁慈,玩政治斗争实在太温柔,整个麦卡锡运动也就是1万个美国人丢掉工作,100多人被起诉,7人坐牢,然后还在举国上下反对之声中废止,至今还常常检讨错误,声明这种政治运动不符合美国宪法精神和立国精神。看看敌手苏联,大大小小几十次政治肃清,哪次不是少则几千人几万人丧命,几十万人被发配,多则几百万人被屠杀。美国人是傻逼,苏联人才叫聪明。

所以,羞羞答答的麦卡锡主义运动并没有阻止苏联对美国的渗透。战后在苏联的支持下,美国国内共产主义左翼思潮汹涌澎湃,反传统、反基督、反资本主义,提倡性自由性混乱的嬉皮士文化崛起,黑人平权运动高涨,并在越战中后期国内反战思潮的簇拥下达到了顶峰。保守主义这个时期丧失了话语权,几乎到了灭顶之灾,美国的200年国祚也几乎到了头。

乱世出英雄,这个时期保守主义出了大批超级精神领袖,他们整合了所有的保守派分支,创立了基督教保守主义,把基督教各个分之都整合到保守派政治势力中,并且开辟另外一个战场,也就是阿波罗登月计划。他们要用美国的资本主义举国之力重振资本主义精神,削弱苏联共产主义对美国的影响。阿波罗计划是决定美国存亡的一场政治斗争,该计划的成功把凶猛的左翼思潮直接打入谷底。在登月的当天,美国各大基督教领袖通过电视号召信徒要重拾美国国家精神,信仰保守主义传统文化,信仰自由精神,信仰国父们创建的资本主义制度,此后美国的保守主义思潮慢慢涌起。 里根就是在这个思潮中成长并成熟起来的,他抛弃了民主党转而入了共和党,后来成为保守派的精神领袖之一。里根的执政,挽救了左派政府几十年的福利主义政策导致的经济通胀大萧条,在美国获得了空前的支持率,他也彻底击溃了苏联的共产主义左翼思潮在美国的影响,击溃了苏联,也击溃了民主党。 里根之后,布什家族上台,布什家族载共和党创立了所谓的新保守主义,新保守主义就是包容冻僵了的奄奄一息的民主党,推行经济政策上保守,政治文化上向民主党倾斜。新保守主义的目的就是支持全球化。

民主党在此后的三十年全球化过程中逐渐恢复了元气,在全球化中崛起的资本新贵,比如比尔盖茨、索罗斯、杰克多西,扎尔伯克等等,也疯狂抱着民主党的大腿攫取权力为自己撑腰。这些大资本家为了获取更多的权力,就大肆收购美国媒体,蛊养记者当宣传机器,帮助民主党政客竞选,攻击共和党政客,侮辱抹黑美国传统价值观民主和自由,丑化基督教的自律和自治精神,攻击共和党民众,给美国人民洗脑,妄图在美国建立一个共产主义金字塔权力制度,按照这些社会精英人士的大小排列权力顺序。 布什家族的新保守主义实际上是等于抛弃了保守主义信仰,煨热养大了民主党,养肥了大资本家,把一大把美国人民扔到垃圾桶里。而民主党的权力欲望永无止境。过去二十年,他们发动了一次次的恐怖的极左政治正确运动,目的就是让人民惊恐,借以控制人民,就像在二战后的左翼思潮那样毁灭美国的立国精神。甚至他们觉得攫取权力的速度还不够快,于是就大规模引进非法移民加速夺权,直欲灭国而后快。这种充满仇恨的反美疯狂在奥巴马时代到了巅峰,奥巴马的走火入魔让保守派看到了机会。从2009年开始,酝酿多年的保守派在美国民间发动了新一轮保守主义运动,也就是茶党运动,成功的在2012年夺取了国会两院,直接废掉了奥巴马手中的腐败权力。 2016年,川普就是在这个浪潮之下上台。川普强硬地表示不与民主党妥协,让布满共和党的布什家族势力集团彻底与他闹翻,民主党更是不择手段地要扳倒川普,甚至不惜破坏美国二百多年以来温和礼貌的政治斗争传统文化,他们捏造出通俄门、通乌门搞出了迄今为止最严重的宪法危机,而各大媒体彻底撕开了伪善的遮挡布,露出狰狞的真面目,把素养、伦理、专业一扫而空,无所不用其极的歪曲、断章取义、造谣川普和共和党民众。还有比尔盖茨、索罗斯、杰克多西等等全球新贵集团,摇身一变,从大资本家变成了大政治家,亲自上台攻击川普。各大信息平台疯狂封杀共和党民众言论,还美名其曰为删除仇恨言论。一大堆隐藏了很多年的第五纵队,郑峻们、郭杰瑞们、西雅图码农们、硅谷码农们被激活,像疯狗一样咬川普。 川普不是神,他没有里根那么有魅力。川普只是一个粗鲁、倔强、不服输的普通人,就像酒吧里坐在你对面端着啤酒喋喋不休的大叔一样。但他是美国人民心中的英雄,英雄从来都不是完美的,完美的英雄都是宣传。权,钱,美人,子孙满堂,儿女优秀,这辈子什么都不缺的川普抛弃了自己的幸福生活,就是想报答自己热爱的这片土地,和土地上的人民。

川普是带着使命而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