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农:美国为何要与中国打贸易战?(有点长,值得阅读)

|班农

谢谢邀请我到这里来。我远远不是什么阁下,我出生在美国的蓝领家庭,我是个民粹主义者。我在这里与你谈论全球性民粹主义的兴起。不光是美国而是全球的人民,在美国,印度,亚洲,欧洲,拉丁美洲和非洲,当劳动阶层和中产阶级联合在一起,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这就是人类的新时代。

谢谢你带着“让美国再次强大”的帽子,让我感觉仿佛回到特朗普支持会的现场。

这次民粹主义大规模的兴起发生在一个独特的全球阶段,就是中国的崛起。在最近十天到两个星期,发生了两件很重要的事情。一个是在中国18+1大的长达三个半小时的讲话,涉及了中国领导将把中国引向何方,另一个就是在美国的布朗大学– 你们知道布朗大学吗,是个很有名的常青藤大学,对我来讲有点太左翼了点。不过,没问题– 他们的沃森中心做了个研究报告,是关于美国的世界范围的反恐战争的,他们的结论是,过去十七年美国的反恐战争总共耗费了5.6万亿美元,但效果却差强人意。我们没有能在伊拉克和阿富汗获得真正的胜利,5.6万亿却已经花完了,而看起来我们还将花费上百亿甚至千亿美元。

我们先说讲话,我认为这是给全世界的一个警钟,不幸的是,虽然我们有很多大牌的媒体:《纽约时报》、CNN, 《华盛顿邮报》、《华尔街日报》甚至在欧洲伦敦《金融时报》和《经济学人》等等都报道了这个讲话,但他们并没有进行跟进报道,只是在现场做了报道后就离开了。他的讲话指出了中国追求在2035年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势力,2050年成为主导国家换而言之就是成为世界的领袖。我想他对如何达到其目标有很切实的计划。

让我们看看美国的精英们在过去二十或三十年间对中国的崛起是如何应对的。我们的精英们自从尼克松总统在七十年代与中国建交以来就一直相信一种错误的期望,认为一旦中国变得更加富足,中国经济得到发展后,中国的民主状态将得到相依层面的改进, 认为中国越富有,中国就会在自由市场经济下变得民主化。而今我们却发现事实是相反的,在九十年代末,二十一世纪初的克林顿总统任期内,精英们相信通过遵循从二战结束到共产国际解体这期间由美国和盟国建立的国际架构和规则,中国会逐步成为其中的一分子,于是美国花了很大的努力给予中国最惠国待遇,加入世贸经济组织,以此来帮助中国走向世界。而我们在过去二十年内看到的不过是个儒家重商主义专制模式。

特朗普总统在他最近的中国之行中他没有责怪中国领导,相反他认为美国的领导人让中国得以利用这个体制来为本国获利,是美国领导层的错误。特朗普总统指出,这不是个小小的战略错误,而是个将美国和在日本及亚洲其他盟国置于极其不利的处境的本质性的错误。

实际上,中国的领导者根本没打算加入遵循世界国际规则的行里中来,他们有自己的计划,而且他们严格地执行了他们的计划。 Continue reading

文化大革命功绩:把中国人改造成“七无”

 

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不仅国家被彻底改造了,人民也被彻底改造了。文化大革命有一个响亮的革命口号,叫做“兴无灭资”,就是彻底消灭资本主义的旧世界,建立一个崭新的无产阶级新世界,去解放世界上2/3受苦受难的人民。
反思这一“伟大革命”,我们说文化大革命给我们国家、民族带来了空前的大灾难,这个灾难有多大,就像一场强烈的地震、一场巨大的海啸,彻底摧毁了一切,使中国人 “一无所有”。
首先是“无产”
我们的革命,被冠以“无产”的称号,因为“无产阶级”决定了我们革命的性质,就是要以“无产”消灭“有产”,将有产改造成“无产”,无产者最先进,的确无产者最具革命精神,因为他们除了还有一条命以外还有什么呢?所以一煽就燃,一点就炸,于是就反抗,就暴动、就推翻压迫他的统治者,“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结果搞得国家也差点破产。当人们一无所有的时候就与动物没有多大区别了。革命也就是革到家了。
其二,无知
不仅在物质上要无产,在精神上也要彻底革命,就是要与人类的一切旧文化彻底决裂,因为那些旧文化都是“封、资、修”的,统统都是垃圾。学生不用上学了,不用考试了,白卷先生成了革命英雄,知识分子是臭老九,知识越多越反动。无知者也就没有了自己的头脑及自己的判断和思想,几亿人只要有一个人的思想就够了,只要有一本“小语录”就行了,要听他老人家的话,按照他的指示办事,做他的好战士,他老人家挥手我前进。中国人都成了愚民、白痴、而野心家则利用人民的愚昧无知为所欲为。无知、愚昧,必然造成无能,有能力也是不允许的,有能力就是走“白专“道路”。
其三,无情
所谓感情,那是封建地主阶级的虚伪的东西,那是小资产阶级的温情脉脉,统统都是革命的对象。文化大革命狠批资产阶级人性论、人情论。文革提出,世界上最纯洁的是无产阶级感情,是党性,原则性。对待阶级敌人、封资、修、地、富、反、坏、右,要残酷斗争,无情打击,“要像秋风扫落叶一样残酷无情”,什么亲情,难道革命者还讲儿女私情吗 ?什么友情,难道好朋友不讲原则,不讲党性了吗?那是自由主义!革命者只懂得党的恩情、领袖的恩情。天大地大不如党的恩情大,爹亲娘亲不如毛主席亲。其它一切都是腐朽的反动的东西,要彻底革它的命。阶级斗争、路线斗争要天天讲,月月讲,年年讲。与人奋斗、其乐无穷,哪里还能讲半点人性感情。于是被改造成了六亲不认,冷漠无情的人。
其四,无法
文化大革命还有一个伟大的功绩,就是砸烂一切“封资修” !想斗谁就斗谁,想抄家就抄家。皇帝就是法,革命者就是法。真正在在中国搞法制的人,有几个好下场吗?中国人讲的是官大、是关系,什么法制最好砸烂,即使有也是形同虚设,还是看哪个关系硬、拳头硬,看哪个更黑。
其五,无德
中国本来是一个讲道德的“礼仪之邦”的国度,几千年占统治地位的儒家思想强调的就是一个德字。到了文化大革命,传统的道德受到了彻底的批判,而西方的道德又是资本主义的东西,更加反动,也要彻底批判。新的道德又没有建立,也无法凭空建立,最后造成了道德的彻底缺失,失去了做人的底线。
其六,无美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但在文化大革命中,也成了资产阶级的东西,也被彻底批判,哪个女子要打扮一下,穿点漂亮的衣服,就会被骂“臭美”,就会被批资产阶级作风。那时候的革命小将,清一色的黄军装,那时候的中国人清一色的蓝衣裳。伟大领袖号召“中华儿女多奇志,不爱红妆爱武装”,全民皆兵,全国人民都成了高度统一的战争机器了,解放全人类的工具了,哪里还允许你去爱美!
其七,无赖
既然大家都无产、无知、无情、无法、无德、无美,剩下来的只有无赖了。文化革命将什么都灭了,什么都“无”了,剩下的就是无赖了,明明是空前的浩劫,巨大的灾难,却偏要说什么“就是好!就是好!!就是好!!!” 明明是人类文明的反动,却偏要说什么“伟大、光荣、正确!” 玩无赖,耍流氓,你还拿他没有办法。
无赖的嘴脸就是:睁起眼睛说瞎话,张开嘴巴说屁话,昧着良心说假话,就是不敢说真话。

中国高层预计到未来5年爆战争

中国高层预计到未来5年爆战争 需要坚强领导核心
中共全国人大会议开幕,财政部提交的报告显示,今年国防经费和俗称「维稳费」的公共安全支出预算均有显著增长。各国评估中共实际军费是公布的二到三倍。外媒称,中国constitutional amendment是因为,高层预计到未来5年,中国边境线的地缘政治紧张局势,会爆发冲突。
北京的一些政策建议者表示,中国constitutional amendment,是因为高层预计到未来五年沿着中国边境线的地缘政治紧张局势会爆发冲突。他不能像弗拉基米尔•普京在俄罗斯所做的那样。
中国财政部今年3月5日在中国政府2018年度财政预算案报告中称,今年的公共安全支出一千九百多亿元人民币,增长5.5%。最近几年,中国公共安全支出,即所谓的维稳费逐年上升。
后来,中共政府不再公布所谓的维稳经费总体预算。
各国评估中共国防军费为公布之二至三倍 Continue reading

赤朝春秋

大赤六十九年,帝、相与先长老众共议国事,汉南郡王秋实、齐东郡王蒸菜入京晋爵;

大赤七十年,诸侯奏贺,天下大收,百业兴旺;

大赤七十一年,秋,大饥,网传千里赤荒,都市震恐,米价十数倍;

大赤七十二年,都市戒严,商贾逃溃,群众返乡之势日盛,农务勤补;

大赤七十三年,众志成城,民稍安,统筹规划、没收市场,于是社会主义功成。

         ——《赤朝春秋》

 –

大赤七十四年,初春,地雷薨,十里长街送先相,盛夏,大鸟薨,初秋,三核崩,举国大震,帝以国势艰难,推迟禅让事,改以祭天;

大赤七十五年,群臣进谏,长老竞辞;

大赤七十六年,春,上逊位,秋实继大统,以蒸菜为相;

大赤七十七年,虎帝崩;

大赤七十八年,秋实有疾,蒸菜代行天子事,敏敏代相国事;

大赤八十年,星空薨,先长老众渐凋零;

大赤八十一年,蒸菜有疾,敏敏代行天子事,日天代相国事;

大赤八十二年,社稷倾覆,新党用事,周公摄国政,下敏儿、日天于秦城,迁羽帝于秦州。

         ——《赤朝春秋》

 –

大赤八十六年,赤之新党已稳国家,成王即位,列强烦扰;

大赤八十七年,王师东征,复失地,夷狄戎蛮竞相入寇,多地又陷;

自大赤八十八年起,王师南下,扫千里长沙、万里石塘,王师西征,破夷狄于西域、吐蕃,王师北击,收大漠南北,至大赤九十一年乃止。

大赤九十二年,大一统告成,诏令四海,炎运宏开,国威远扬,拟设东、西、南、北、中五京;

大赤九十六年,成王允诺,回归故里,社稷与康王,史称:赤之成康大治,福延四十余年。

          ——《赤朝春秋》

 –

大赤一百四十二年,国际风云,乱象迭起,赤之两党分立,互争短长。

 –

大赤一百七十七年,白翁秉国,武定乱世,自是炎运消尽,为大白元年。

大白三年,帝迁都于西京,欲一匡天下,自谓世界帝国,苛政再起。

 –

大白二十五年,白帝遇刺于后院,国势得以舒缓,军、政、民三合于帝都议事,暂谓共和。

共和七年,紫微星明,圣朝立,为大紫元年。

            ——《赤朝春秋》

冉云飞:再论中国是个互害社会

2008年我写过一篇《中国是 个互害社会》的文章,在我的博客发表后,引得不少朋友转载议论,甚至有人认为这看法比较准确,发人深省。可惜这样的文章由于不能在中国的纸媒上发表,无法 使更多的官员和民众知道这一算是有些创新思考的可怕论断。中国为什么会形成一个典型的互害社会呢?设若简要地回答,那也是我早就论证过的一种说法:专制制 度特别是一九四九年后的极权制度,其本质是咬人兼自噬的制度,没有任何人不受捆绑,没有任何人能置身事外。

AB团内斗、延安整风、清匪反霸和土改滥杀无辜暂且不表,只从四九年后官方高层的历史说开吧。高岗、饶漱石之落马、彭德怀和刘少奇的惨死、林彪的不得 好死,都是极显之例。至于说没被整肃过的人,可以说基本没有。有人或许会说,周恩来还不错吧,那么请你看高文谦的《晚年周恩来》,就知道周恩来固然为恶不 少,更重要的是在毛的阴影底下窝囊地活着。你也许会说,他在毛那里窝囊,但可以在下属那里耀武扬威,找回心理平衡嘛。这样的官场逻辑认为,在彼处丧失的尊 严可以在此处找补,此种完全物化的尊严观之盛行,皆拜互相恐惧、同受捆绑之赐。毛泽东及当今最高当轴一样,亦生活在恐惧不安之中,在互相的恐惧不安之中, 人的理性、谈判、妥协丧失殆尽,除了你死我活的争斗,没有其他选择。当然有人会说,毛泽东一生总算活得比另外一些深怀恐惧的人要好一些嘛,这个我同意,互 害是事实,差别只是深浅有所不同。毛泽东比惨死的刘少奇自然要好,他算得上是善终,至今仍是官方意识形态的象征符号。但别说毛泽东害死了多少人,就是用官 方意识形态来衡量,毛泽东至今尚有一个雷打不动的身份:反革命家属。不知那些去参观毛泽东停尸房(俗称纪念堂)的人,何以自解?
Continue reading

蛤蛤的naive,蛤蛤的too simple,真的比现在好

自从08年以来吧,蛤蛤就成为大家嘲讽的对象,不管是他对香港记者的训话,他的裤腰带,他的续命大场面,他好色的调戏女服务员,他的口音等,大家各种根据相关的创作很有意思。他那个种完蛋玩意的形象也就被大家接受了。

可是到了最近几年我开始对比江泽民与后几代领导人执政期间社会的情况,发现,真是他妈一代不如一代,越来越水深火热,而之前江泽民对记者的训话,反复看视频,发现真是大实话,反而对比胡锦涛,习近平,我们什么时候见过他们情绪冲动在公众场合失态,什么时候有出丑,什么时候有正常人情绪出现在大家面前的时候,大家见到的只是一个假面的人而已,说官方的语言,各方面假大空,一点实话没有,全都是虚的,温家宝,多难兴邦,喊了多少年,屁用没一点,现在习大大又带来了中国梦,全都是虚的,蛤蛤一句闷头发大财,这句话真是不好听,俗,而且露骨,但真是句实话。蛤蛤走了,来了胡温,党政没几年,房价,物价开始发疯,记得我上大一的时候,4.5可以吃一份鱿鱼元葱铁板烧,当时正值壮年,饭量不小,可是吃一份都非常饱。等毕业了,吃一份鱿鱼铁板烧,需要9.5了,这才几年啊,当时还说幸亏能吃的时候物价低,到了2010年,你吃一份鱿鱼铁板烧,多少钱,没有16能吃到吗,而且量小就不用说了。物价高涨到这个程度,真是令人咂舌。
相对的更牛逼的就是房价了,都已经发生的事情,大家都知道的,东西贵,大家可以买点便宜的,还可以有省钱的选择,可是房价贵,大家没法在这方面省钱,而且房价是涨的离谱,大家由最初的不相信,到惊讶,到骂街,到出离愤怒,到全盘接受,都彻底无语了,房价让老百姓付出了一生的积蓄,也毁了年轻人整个的青春。如果这就是所谓的多难兴邦,那这个难恐怕是人造的,也是有目的的,而兴的邦应该不是老百姓的邦,是当官的邦,有钱人的邦,让老百姓有置身于地狱般感觉的那个邦。

习大大登台了,最初就是打虎,人家打虎是政治斗争,起个名字叫反腐,老百姓跟着叫好,以为能净化社会环境,现在什么样不好下断定,别打倒了饱鬼上来一个饿鬼。不管上面怎么折腾,老百姓能有好就行,社会资源已经被上一代给吃的差不多了,留下了一堆烂摊子接手,别的不知道,反正现在网络资源已经被封杀的差不多了,以前好歹还能看个美剧吧,能下载个音乐吧,现在好了,彻底了,所谓什么净网活动,打着绿化的环境封杀资源,意思就是国外的东西都别看了,我们要建局域网了,你们以后就上局域网就行了,欧美的资本主义不如大陆的风景好,平时看个手撕鬼子什么的,裤裆藏手榴弹等科幻爱国片就很丰富生活了。
以前最初到微博的时候,那个时候微博真是最热闹最鼎盛的时候,真有点战国时候百家争鸣的感觉,各种人物在里面各显神通,可是自从李开复,薛蛮子被封杀以后,新浪微博也开始过滤内容了,以前动车事故,各地新闻,都是微博第一个爆出来的,各地的腐败举报,欺压百姓的新闻迅速得到曝光,表哥等人物相继出现都是微博的作用,看看现在,热门里面都是明星内容,下三滥信息啊。还记得04-11年吗,即使胡温当政,网上依然可以随便发布胡面瘫,温影帝的言论,还记得90年代初吗,那个时候个人是可以安装卫星电视的,现在呐,自己家的电视收看网络节目都犯法了,网上所有人的名字都成了过敏信息。
未来还会更进步到什么样子,真是无法预测了。没有最甚只有更甚。拭目以待

对话秦桧

话说岳飞死于风波亭后,韩世忠心中愤懑不平,便气呼呼地来到秦桧府上。

二人屏退左右入座之后,韩世忠劈头盖脸地责问道:“请问秦大人,你为什么要杀岳飞?!”

秦桧勃然大怒:“放屁!!!什么叫我要杀岳飞???他岳飞就是和我有天大的过节,我也杀不了他。像你我和岳飞这样的大臣彼此谁也杀不了谁,能杀我们这些人的只有一个人。你韩世忠在官场上也混了几十年,难道连这个都不清楚!?”

韩世忠脸涨得通红,连连拱手:“世忠言语唐突,请宰相大人原谅。”

秦桧往前探了探身子,幽幽地说道:“其实你的潜意识里是知道我杀不了岳飞,也杀不了你,所以你才敢到我这兴师问罪。要不你也同样去向那个人问罪试试?……我陪你去如何?”

韩世忠脸上一阵红一阵白,连称不敢。
沉默了片刻,韩世忠谦恭起来:“刚才都是俺韩某言辞不当,现诚心请教秦大人。岳飞乃忠君爱国之臣,如此死了岂不冤枉?”
Continue reading

一场在纽约的演讲

今天,我来到这里发表演讲,纯属意外。首先,我想声明的是,我是以一个诗人和艺术家的身份、而不是以外界所议论的所谓组党先驱和反对党领袖的身份出现在这里并发表讲话。我在历史上曾经有过的所谓壮举和苦难,希望它们在我今后的所有讲话或写作中,只是作为一个遥远而模糊的背景。而凡是成为背景的东西,即使电闪雷鸣,波涛汹涌,也总是有着更为宁静的特征。

我不希望我过去的生活对任何人构成打搅。无论是过去的磨难和痛苦,以及八年与世隔绝的铁窗下的孤独,过去所遭遇的种种阴谋、陷阱、酷刑、谎言和暴力。我个人所遭遇的,我的朋友们所遭遇的,一个民族所遭遇的,乃至各个民族所遭遇的,我多么希望这一切仅仅只是我一个人的遭遇。我不希望我的遭遇哪怕是我的幸福对任何人构成打搅。但是如果我对历史上曾经帮助过我的人致以必要的感谢,这也算是一种打搅的话,那是不可避免的。

今天这个会议的主题是有关道 Continue reading

流沙河:中国唯一最好的朋友是美国

各位朋友,我比在座各位朋友蠢长得多,我今年已经74岁了。我这个人谈不上什么“思想”;但是由于我的年龄比你们大,我曾经亲身经历的事比如抗日战争你们没有经历过,这就是我跟大家不同的地方。今天来,我只跟大家讲两件事情。

我 的家乡在今天的青白江区城乡镇,在那时金堂县的县城里边,一条好深的巷子叫槐树街,出去有一个庙子叫川祖庙。从我当小学生起,这个川祖庙就有一拨一拨的壮 丁进来集训,两三个月后就开赴前线去了。这都是我这个小学生亲眼见到的。这些壮丁苦得很,他们穿得稀烂,我没有看见任何强迫,全部是招派,而且都是自愿 的。

这些壮丁是怎样来的呢?当时的征兵政策,叫“三丁抽一,五丁抽二”——你有三弟兄必须要出一个去打仗,有五个要出两个。出了以后由国民政府(县政府)给“安家费”(用“黄谷”就是没有碾出来的米发放),所有壮丁的家属都领了的。

这 里面我所见到的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是自己去的,“拉壮丁”的事有没有?有,我亲自看见过一次,而且这一次的情况是:有个保长,他完成了任务又乱打主意,想 再拉一个木匠。那天木匠收了工从房子上下来,保长就把他拉了。但是拉了以后第二天就放了,为什么呢?因为这样子做不合法。由于当时负担壮丁的 Continue reading

王林事件背后的故事

王林事件已基本尘埃落定,大师落跑香港,形象尽毁,退出江湖,还面临着可能到来的刑责及未卜的官司。这件事背后仍有不少有趣的东西,但我无意曝光太多,因牵扯的面广,背景复杂,且大多是捕风捉影,国内环境也不允许公开讨论。但是王林和邹勇的故事仍不失为一个时代的缩影,从他们身上能管窥中国新时代的弄潮儿们,读懂他们,就读懂了当代中国。

先给大家讲另外一个中国梦的故事。

某位更年轻的“大师”,河南人,74年生,成绩不好未考上高中,88年入读了河南大学武术专修班。当年气功热已蔚然成风,这位14岁的少年迅速被传出有特异功能,他的神迹是将一片冬青叶子含在嘴里变小,而轮廓不变。有同学称其事先选好两片形状类似大小不一的树叶,在当时的环境下,质疑声很快被淹没,少年名噪一时,并以异能为人治病。

17岁的时候,他开始研习藏密气功,后经人介绍认识夏日东活佛,以活佛关门弟子自居。18岁那年,在藏密信徒、河南省社科院哲学所办公室主任孙岭帮助下,在社科院开办藏密瑜伽文化研究所,自任所长,获得“官方身份”,通过授徒和传功,迅速积累了大笔财富。
Continue reading

谁是马克思

马克思到底是谁?这是一个亘古的命题,困扰着笔者。没上学的时候,马克思是隔三差五出现在新闻联播里的奇怪的名字,往往跟着“主义”这个更不懂的名词。上了中学,马克思是一本薄薄的课本,什么唯物主义,什么辩证法,什么剩余价值,是快乐生活中的小小苍蝇屎,而到了高中、大学时它就变成了大大的一坨屎,横亘在我与录取通知书和GPA之间,薄薄的一本也变成了厚厚的n本。在学校里虚度了若干年华之后,想过去看今朝,笔者发现自己对马克思的理解是一波三折波澜壮阔波涛汹涌波及无辜,有诗为证:

啊!马克思,让我欢喜让我愁

你是铺天盖的网,你是踢来踹去的球

你是犀利无比的小钢炮,你是丢人现眼的大马猴

你是抹哪哪亮的地板蜡,你是谁穿谁美的红裤头
Continue reading

蒋介石心中的痛:留守大陆学者的结局

蒋介石心中的痛:留守大陆学者的结局
鲜为人知的蒋介石“抢救大陆学人计划 ”

作者:张东园

“抢救大陆学人”计划名单上几乎全是清一色当时国内卓有成就的杰出知识份子。

1948年12月初,国共内战接近尾声,战局对国民政府十分不利。时任国民政府教育部代理部长的陈雪屏,奉蒋介石之命由南京紧急飞往北平,召集北大清华校长梅贻琦、胡适等教授开会,秘密商讨“抢救学人”的实施办法。与此同时,蒋介石亲自指派的飞机也冒着解放军的炮火飞抵北平,停留在北平南苑机场等待被“抢救者”登机南飞。

“抢救大陆学人”计划由蒋介石手谕指令傅斯年与朱家骅负责制定,并在具体执行和实施上由傅斯年、陈雪屏与蒋经国三人组成小组,负责具体“抢救”事宜的研究谋划和具体操作。

Continue reading

朝鲜人的鹅步走与中国人的正步走

看白戏总是有趣的,尤其是看朝鲜人的白戏。

朝鲜纪念金日成诞辰百年的阅兵式,无疑是大可一观的场面。一个人,一场阅兵,从中可以看出一种意志的运行,与一个民族的窘迫。

金正恩的讲话,据网络上见到的消息说,让在场的朝鲜人感到惊愕。又有网络上的消息说,听到这声音的朝鲜人,感到新奇和兴奋。这个国家的最高领导人,祖孙三代,前两代先人,不在国人面前出声,只是极其偶然的,在公共场合发出一点声音。这个金正恩,一改先人的作风,在阅兵式作了二十分钟讲话。他的声音,在有些网站被描述成低沉的,有磁性的。而有磁性的这样的评价,是很不错的评价。

金正恩讲话时,上身不时往左边摇过去,又摇回来。又往左摇过去,又摇回来。这也很好看。这种摇晃,可以称之为正恩式摇晃,估计没有那个人会学他。朝鲜人不能学,其他国家的人不会学。这种摇晃,是国晃。国晃,只有国家的主子,才有资格晃。
Continue reading

向中华民国张灵甫将军致敬,向中华民国致敬

60多年过去了,有几个中国人知道在常德保卫战中,74军57师的8000名官兵阻击10万日军15天之久,最后只有200人能够战斗。师长发出了74军 57师最后一封电报:弹尽,援绝,人无,城已破。职率副师长、师附、政治部主任、参谋部主任死守中央银行,各团长划分区域,扼守一屋,作最后抵抗,誓死为止,并祝胜利。74军万岁!中华民族万岁!!
Continue reading

中国已到晚期

中国的主流媒体把当今的中国说成是“盛世”,而普通的老百姓则把现在乱象丛生的中国称为“乱世”。那么为什么现在越来越多的一般民众对前途感到渺茫,对幸福没有感觉了?

一、对外一味忍让,委曲求全,导致国家尊严丧失殆尽。在处理与大国的关系是,中国总是“以和为贵”,力求“和谐”。在某些涉及重大国家利益方面,诸如人民币问题,伊朗核问题,贸易保护主义问题,往往是说话声音大,而实际动作却十分羸弱。最后的结果就是,大国看出了中国的奴性,步步紧逼,穷追猛打,中国终于与大国“达成一致意见”。

二、在领土领海方面,四面楚歌,导致现在被动得难以收拾。都说中华民族是充满智慧的民族,可是回顾一下中国与周边列国的领土争夺和维护方面,中国总是处于下风。中国好象是一块唐僧肉,大大小小的妖怪都要咬一口。而这个唐僧总是瞻前顾后,不敢出击。虽然电视剧《亮剑》很精彩,但中国的老百姓为看不到真正的亮剑而扼腕痛惜。中国的草民从来都不是怕死的,可是没有政府号召他们去维护国家和民族的尊严,一直在世界面前感到低人一等。语言的巨匠,行动的矮子,就连蚂蚁也敢往他的私处爬了。
Continue reading

Chinese high-flyer purged

Bo Xilai, one of China’s highest-flying Communist party officials and contender for its top leadership, has been purged in the most momentous political upheaval in the country in two decades.

A member of the 25-member Communist party politburo and the powerful “princeling” son of a revolutionary hero, Mr Bo has been embroiled in a political scandal since early last month, when his handpicked police chief attempted to defect to the US, alleging that Mr Bo was trying to have him killed.

Mr Bo’s dismissal sent shockwaves through the nation yesterday and raised fears that widening rifts among increasingly entrenched factions could spill over into a wider political crisis.

“Bo Xilai is absolutely the most significant political figure to be purged since Zhao Ziyang in 1989, and in terms of impact, this event is potentially equal to what happened at that time,” said Cheng Li, an expert in elite Chinese politics at the Brookings Institution.
Continue reading

希特勒一段令中国人汗颜的演讲

希特勒的一段讲话

今天,我们站在这里!站在德国人的土地上!站在柏林,这块我们祖先用鲜血和尊严浇灌的土地上!我的身后,是安德烈.柯里昂的雕像!他是全世界公认的自由斗士!他是全世界的光!”

“我的面前,站着的是一个民族,一个在屈辱中呻吟的民族!”“那场战争结束之后,我们这个民族的骄傲就没有了!那些战胜者们骑在我们的脖子上作威作福,他们随意践踏我们的尊严,一个欧洲大陆上最高贵的民族地尊严!你们告诉我,你们是选择像本杰明.马丁一样去做一个自由的斗士,还是一个奴隶?!”

“你们或许要说:希特勒先生,我需要一个工作,一块面包。是地。你的说法很对,生命实在是太重要了。但是我要告诉你们。这世界上还有一种东西比生命更重要,那是自由!那就是尊严!”

“只要阿尔萨斯和洛林上空一日还飘扬着法国的国旗,我们的尊严就不存在!只要那些法国人、英国人在我们的国土上横行霸道,我们地尊严就不存在!只要在欧洲的版图上,这个叫德国的国家四分五裂积弱不堪。我们地尊严就不存在!只要其他国家的人,在聊天的时候说到德国这个字眼的时候会发出一声轻蔑的笑声,我们的尊严就不存在!”

“我们需要的,不是一块面包!而是一个生存空间!一个民族地生存空间!这生存空间,不是靠乞求和抗议来实现的,而是靠铁和血来实现的!”

“别人欺辱我们,哪怕是最弱小的民族也来践踏我们,我们只会叫着:我们表示强烈的愤慨和抗议,这样的人。是没有骨头的!这样的人,是低贱的!我们应该用大炮地震耳欲聋声让敌人颤抖!我们应该碾压他们的尊严、生命,让他们知道我们不是一群只知道抗议的懦夫!”

“你们要记住,一个只懂得抗议的国家,是一个没有骨头的国家!一个只懂得抗议的政丶府,是一个没有骨头的政丶府!当我们地尊严、领土、生存地空间都遭受践踏的时候,还不知羞耻地抗议地政丶府,我们是不需要的!你们最后也会抛弃它们的!”

“我很骄傲,在你们这些人中。这样没有骨头的人,少之又少!我的面前,是一个留着千年不屈血液的军团!这血液,曾经在我们祖先的血管里面流淌过,他们没有屈服过!现在,它们在我们的身体里面汩汩奔涌,你们告诉我。你们愿意它冷却吗!?”

“能够团结人们的。有两件东西:共同的理想和共同的犯罪。我们有雕刻在德意志旗帜上面的伟大理想,我们会为这理想流尽我们的最后一滴血!在今天的柏林。没有任何东西能够拯救我们的祖国,只有这理想!凡尔赛条约,是一个极大的耻辱!我们有拒绝执行它的决心和理由!做你们想做的吧!就像本杰明.马丁拿起枪,就像他带领着他的同胞们高举着那面自由的大旗英勇杀敌一样!假如你们期望战斗,那就去战斗吧!然后我就能够看到你们是七千万奴隶还是七千万坚贞不屈的日耳曼人!”

“如果有那么一天,我,阿道夫.希特勒,也会想本杰明.马丁那样,举着属于我们德意志的大旗冲在最前方!哪怕是战死,我也会微笑着进入天堂!我会见到那些德意志的荣耀的祖先们,我可以昂着头颅走到伟大的腓特烈大帝跟前,我可以骄傲地对他说:我,你的子孙,没有给你丢脸,我为伟大的德意志流尽了最后一滴血!”

“我们不为奴役而战!我们为自由而战!我们不是机器,不是牛马,我们是人!是从来没有屈服过的日耳曼人!”

“我们以自由的名义团结起来!为一个新的、公平的世界而战!我们为人人有工作而战!为那些奴役我们的人滚出德国人的土地而战!为我们不需要整天喊着抗议而战!为我们的尊严而战!为我们的诺言而战!”

“为解放这个国家而战!日耳曼人,我们为我们的祖先的荣耀而战!为我们的子孙后代能够骄傲地宣传:我们是从来不屈服的日耳曼人而战!”

“我的同胞们,德国和德国人民万岁!自由,万岁!

作为历史终结者的蒋经国

我知道自己是独裁者,但我会以专制手段来结束专制制度。–蒋经国

蒋公子,民族之圣人

从 1974 年葡萄牙走上民主化的道路开始,到1989年柏林墙倒塌,10多年间,大约 30 个国家由非民主政治体制过渡到民主政治体制,相继走上了民主道路。民主制度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急速成长,成为人类历史上最壮观也是最重要的政治变迁。在这次世界民主浪潮中,日裔美国政治学家弗朗西斯·福山发表了”历史终结论”,指出”人类社会的发展史,就是一部以自由民主制度为方向的人类普遍史”。从这个意义上,蒋经国无疑是一个伟大的”历史终结者”,他结束了专制的历史,开创了一个民主的现代。

亚里斯多德在《政治学》中指出:”把权力赋予人等于引狼入室,因为欲望具有兽性,纵然最优秀者,一旦大权在握,总倾向于被欲望的激情所腐蚀。”对一个权力人物而言,他在没得到权力之时,是非常希望得到民主权利的;但他一旦掌握了极权,便热衷于巩固权力、享用权力,极力剥夺别人的权利。从来没有哪个独裁者会主动交出自己的权力,也从来没有一个既得利益者甘愿自动退出历史舞台。蒋经国在他生命之火即将熄灭之时,他毅然决定还权于民,让人民来选择他的接班人。这艰难而伟大的一步,使蒋经国完成了从独夫民贼到历史伟人、从政客到政治家的嬗变。


1

1923年8月,蒋介石率领”孙逸仙博士代表团”,前往苏联进行了历时3个月的考察。回国后,他在考察报告中写道:”苏联的政治制度乃是专制和恐怖的组织,与我们中国国民党的三民主义的政治制度是根本不能兼容的。”

Continue reading

As someone living in China, let me tell you what life is like with restricted internet

Imagine having no Google, no Youtube, no Facebook, no Vimeo, no Twitter…being forced to use Bing to search, no accessing any sites hosted on blogspot or wordpress, Gmail having intermittent outages, sites using Google Analytics taking ten times longer to load, Dropbox only working on occasion, and no other file sending services.

Imagine that there are equivalents of these sites that are state-owned and controlled: a search engine that only returns government approved sites, a censored twitter where you must register with your real name and passport number, and an internet radio site that is forced to play “red” songs celebrating the government. Imagine that these government-sanctioned alternatives are shoddily and hastily assembled and have none of the quality or convenience the originals had.

Of course, you can bypass all of this by paying a premium for a VPN. But even then, those can be unreliable or slow and often get shut down. And having to use them feels like a precursor to tiered internet services.

Everyday using the internet here feels like a struggle. There is so much restriction of information, even that which could be considered “benign”. Imagine not being able to have access to any open education sites, such as Khan Academy. The lack of convenience of Googling for an answer is something I miss a lot. Going back home to US internet is amazing and something I’ll never take for granted again.

I know SOPA doesn’t imply that all of this would happen in the US. But it certainly feels like a step towards this sort of restriction, and sets a dangerous precedent.

P.S. These restrictions here haven’t slowed down pirating a single bit. When I discuss it with my Chinese friends here, they say that everyone pirates everything; that anyone who legitimately purchases something that could be pirated is considered a fool for doing so.

Honestly, I’ve more or less switched to Bing from Google anyway. Google’s database may be more extensive and better-indexed, but since they disabled quotes and the minus operator (at least by default), it’s goddamned useless.

I saw someone reposted this discussion in Chinese on some of China’s websites and the first idea came up to me when I saw this is that” Damn it, they will soon block reddit.com for this……”

BTW, I bypass the damned Great Fire Wall by setting up a private vpn server on Amazon EC2, which is much more reliable and faster than most of the public commercial VPNs.
Continue reading

须警惕“石头摸上了瘾,连河也不想过了”

清华大学社会学系社会发展课题组1月9日发布2011年度“社会进步系列研究报告”,指出中国目前最需警惕的是“转型陷阱”。报告称,既得利益集团用“维稳”的理由拒绝改革、绑架改革,是“转型陷阱”的主要症状。

  “在今天,体制改革已经陷入困境,可以说是个不争的事实。近些年来,一些重要的改革措施被搁置,政治体制改革尚未进一步推进。”

  清华大学凯风发展研究院社会进步研究所、清华大学社会学系社会发展课题组今天发布2011年度“社会进步系列研究报告”,指出我国目前最需警惕的是“转型陷阱”。

  转型陷阱:改革中途,“不想过河”

  在新的世纪走完10年后,国内的观察家说“中国社会的气质正在发生变化”;有人则认为改革已经终结,已经死亡。“如果说上世纪80年代的特征是改革,90年代的特征前期是改革后期是开放,而最新的这10年,维稳则成了最基本的基调。”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目前流行的有两种解释。一种是认为出现了发展中国家经历的“中等收入陷阱”,另一种认为是改革处于停滞甚或倒退状态。

  而这份由清华大学社会学系孙立平教授主笔撰写的报告指出,中国现在最需要警惕的,不是上述两者,而是“转型陷阱”。

  “转型陷阱”指的是,改革和转型过程会造就一个既得利益集团,这个集团会阻止进一步变革,要求把过渡时期的体制定型化,形成使其利益最大化的“混合型体制”,由此导致了经济社会发展的畸形化和经济社会问题的不断积累。

  “这就如同在一幢烂尾的大楼中,人们简单装修一下就搭灶做饭,娶妻生子,也俨然成为一片天地。”

  报告认为:“过去,我们过多地强调了渐进式改革的优势,但现在看,一个渐进式改革的国家陷入转型陷阱的危险会大大增加。因为在渐进中,使转型过程停滞并定型化的机会太多,既得利益集团从容形成的条件更为有利。”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