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金融危机的参考

    亚洲金融危机是亚洲范围内的一个大部分由联汇制缺点暴露引发的危机,而我国也采用这种联汇制,但是大陆与泰国香港有所不同,不同在哪里,大家应该清楚的,下面大概讲一下金融危机的引发情况,里面有两点,是我国完成市场经济开放大陆投资的必要点,也许会最终开放,也许不会。

   

传闻是老虎基金带领大量热钱流入经济高速发展的东亚地区,首先就是进入的泰国,手段也是购入泰铢后大量的沽空,导致泰铢大比率贬值,而民众纷纷兑换手里的泰铢变成美元,而泰国手中美元数量有限,另外加上纳华证券在泰国上市,市值以及接近摩根士丹利,说明当时泡沫的严重性,而此时泰国主要的出口对象日本的出口情况也在减少。



在派出一名分析员到达泰国考察后,他们就采用了三种方法来沽空泰铢,首先是以泰铢利率借入泰铢,然后在现汇市场卖出泰铢,换入美元,然后将换入的美元以美元的利率借出。对冲基金首先沽空泰铢的远期汇率,然后在现货市场沽售泰铢。



于此同时泰国政府也注意到了货币贬值的风险,利用
100多亿美元购买市面上的泰铢,也严令禁止商业银行借贷泰铢给国际投机机构,大幅提高借贷利率,以此来提高投机成本。



而泰国政府在耗尽了外汇储存后,决定宣布解除与美元的汇率挂钩,实行浮动汇率制,而此当天泰铢的汇率就下挫了
20%,亚洲金融风暴开始了。


这就是泰国97的情况,而下面则是香港的情况。



香港在这期间股市有一个非常典型的特点,就是每日的涨幅榜有百分之七十的股票是被红筹股占领的,而且股市中一旦有三四线的垃圾股股票有被红筹股收购的消息,此股当天就会产生
100-200%的涨幅,红筹成为了大家趋之若鹜的股票。而当下红筹股股票的市值已经大幅透支了未来的几十年的盈利。



当老虎基金的分析员考察了香港和大陆的市场和红筹股的工厂后,他们决定了这些红筹股成为了他们最好的沽空对象。


联汇制的缺点暴露了出来,风暴已经来临。



没多久,香港就产生了与泰国相同的事件,港元对美元的汇率一天之内大幅下跌,远期汇率也是相同,相同的手段沽空,沽售港币,香港政府也采用了相同手段,提高带宽利率,迫使银行交出多出的头寸,增加投机商成本。



其实以上这些都只是试探性的操作而已,为的是刺探一下政府的反应和暴露联汇制度的缺点,同行业的折息因为银根的抽紧而发生飙升。


香港的汇率制度采用联系汇率制,是货币发行局制度的一种形式。货币发行局制度的核心是,当一个国家或地区要发行某一数额的本土货币时,该批货币必须要有同
等价值的外币十足支持的情况下才能发行。以香港为例,香港金管局规定
1
美元兑换7.8港元,相应地,每发行7.8港元,就必须有1美元外汇储备作为支持。



香港三家发钞银行汇丰银行、渣打银行及中国银行发行货币时,必须根据1
美元兑7.8港元的汇率,向香港金管局交付美元以换取负债证明书作为所发行货币的保证。同
样,三家发钞银行可凭负债证明换回美元。金管局向银行体系保证,所有银行在金管局结算户口内的港元均可按
1
美元兑7.8港元水平自由兑换。



金管局收到1
美元的抵押后,才容许发钞银行发行7.8港元现钞。在这基础货币之上,银行可通过信贷以倍数制造存款。1997年之时的香港流通中现金加各种存款总计超过1.7万亿港元,而外汇储备量折合港元低于7000亿。很显然,若港人对港元信心丧失,要求将手中港元兑换成美元,联汇制是守不住的。



1997
10月下旬,市场上又见大手沽空港元期货,港元远期汇率风险溢价急升,从而推动银行间同业折息利率上升。为了重挫炒汇投机者,金管局抽紧银根,当日同业拆借利率一度曾飚升至300%。高息尽管增加了
炒汇投机者的成本,但是亦重创股市。市场上沽盘如潮,在月下旬,恒生指数狂泻
4000
多点,更在1028日创下日跌1400多点、跌幅13.7%的纪录。



至此联汇制在泰国以及香港的弊端已经暴露,风暴即将来临了。



宏观对冲基金在香港市场上的操作次序及手法是:先沽空一些
股票→再沽空利率期货、恒指期货、期权→再沽空港元期货→最后大量沽空港股

香港的资产泡沫及联汇制的内在缺陷为对冲基金提供至少四大投机机会:
沽空港元期货;沽空港元利率期货、沽空恒指期货;沽售恒指期权;沽空港股。

  

  沽空港元期货是最重要的一环。沽空港元期货需
要完成下述三个步骤:以港元利率从跨国银行借入港元;将借入的港元以市价卖
出,购入美元;将购入的美元以美元利率借出;



按照保值利率等价论(1
+港元利率)=(1+美元利率
期货价/现汇价,远期港元汇价的下跌会导致即期利率大涨。



假定对冲基金的交易对手是某英资银行,当对冲基金在远期市
场沽空港元买入美元时,该英资银行是在远期市场沽出美元买入港元。为了对冲港元期货风险,该英资银行不得不在现货市场卖出港元来换入美元以对冲。这就是所
谓的“掉期交易”。而在现货市场上,该英资银行的交易对手是香港金管局,则港元供应会减少,利率也就自然上升。如果其在现货市场上的交易对手是另一家商业
银行,则港元因供求关系面临贬值压力。为了提高港元的吸引力,银行不得不提高港元存款利率。港元拆息也会因此上升。



8
5日香港开市前,美国股票市场大挫,道指下跌近
300
点。国际货币炒家在半天之间,在货币市场上沽出近290亿港元。香港金管局利用外汇储备接起了240亿港元沽盘。

  

  此时,国际上的形势是日元疲软到极点,对美元汇价下降到1∶140水平,更坚定了对冲基金压大赌注的信心。86日、7日,对冲基金再次沽出近200亿港
元沽盘。

  

  当时,每天进入办公室的第一件事就是到布伦伯格终端前,看银行同业折息率及银行结余。当时
银行同业折息率的变动极大,同时也是成为预测股市走向的晴雨表。


香港金管局一方面规劝银行勿向炒家借出港元,使炒家难以获取弹药;另一方面每日公布银
行体系的结余总额,让市场充分了解到港元需求状况。但这些是不够的。受日元大幅贬值影响,市场普遍预期人民币将贬值,港元受到持续猛烈狙击,拆息居高不
下,股市因之大幅下挫。至
8
13日,恒生指数收报6660点,创下五年来新低。
  

  814日是一个星期五,早上一开市,
奇怪的事情发生了。恒指重磅股汇丰有如神助,一路攀升,上午
11
时已收报157元,升6元多。下午股市续升,没有任何回吐,汇丰似有无穷买盘。收市埋单,
恒生指数上升
584
点,收报7224点,升幅8.3%。其中汇丰成交占总成交近1/3,上升4.6%,报收158元。

金管局突施一招,突然收紧港元供应,挟高利息。隔夜息大幅
上升至
15
厘,试图使依靠短期融资沽空港股期指的炒家无法同港府打持久战。

9月未平仓期指合约增至7.3万多张(每张合约的保证金为
9.5
万港元),总未平仓合约已增至13.1万多张,而平时一般只有4.5万张左右。


ZF
在午后狂沽9月期指,指数下挫至7100水平,外资行
亦难抵挡,美林、霸菱、怡富等外资行亦不得不买入,收市报
7210
点,跌400点,低水600点,成交为33900张。港府沽售9月期指的目的,是不让对
冲基金逢高沽售,增加其沽空成本,也是对自身手持现货的对冲。

  当日大市总成交量达790亿港元。恒指回落93点,报收
7851
点。香港金管局主席曾荫权事后称,港府在与炒家的对决中“惨胜”。



以上这些就是亚洲金融危机泰国和香港的情况,其中泰国损失惨重,而香港因为有大陆的资金支持所以只是损失惨重,并没有经济崩溃。



而大陆之所以能够从建国以后一直保持着与国际不同的经济模式,而国际资金也从未真正涉及大陆的经济投资环境中,这也与大陆的特殊政治经济有关,而我所想提及的两点大陆真正开放经济市场的要点,也在这个故事中可以看到,在此就不明确说明了,相信你可以从中看出些许端倪,而这些都只是我们所期望的,现实毕竟是现实,希望大家看清现实,明确未来。



投资渠道的多元化是否能够成功开启(之前写的有很多疏漏现已经更改了一些)

    正在写的几篇文章因为篇幅过长内容需要多次斟酌所以一直没有完成,但是也不想让最近活跃的思想浪费,就写一篇短文吧。

    今天看到新闻说,中国政府允许民间资本进入垄断行业,这一个消息的背后说明了什么,又为中国的大量民间资产找到了怎样的出路,隐喻的政策正在给民众做出怎样的引导?

    大陆的经济过于封闭,投资环境过于匮乏已经成为当今大陆的一大现实问题,但是政府今日做出以上反应也是应该根据当下情况来看。首先是政府对房价的调控,导致部分避险资金流出楼市,而这一部分资金往往都是先知先觉并且趋利的,如果说成嗜血也可以,这一部分资金现在以温州资产来总称,其实有点言过了。

    流出的这一部分资金的流向,政府比较关注,因为现在国内通货膨胀已成为不可避免之势,而这部分资金也关注点也在生活必需品上面,举例子,前一阵有朋友在山东等地大量收购大蒜,而收购之后却往往让这些大蒜烂在地里,收购量很大,往往是整村的收购,这样虽然有部分损失,但是整体的利润是巨大的,而生产大蒜的地区很少,这样的恶意收购行为导致的直接后果就是大蒜物价上升。同样的例子,我们也可以用在大麦,花生油上面,不过这类产品量大而且有国家垄断,不如大蒜这样的少量稀缺品种好操作。这就是为什么前几年的时候生姜可以在短时间内价格翻几番了。

    当然那是前几年,现在则不行了,因为国家在看着物价,如果有异动,国家是不会客气的,物价影响的不仅仅是消费情况,更严重的是社会的稳定,所以如果现在用大量资金来做高某一部分的物价,后果严重。

    还有一部分资金准备做黄金,现在有黄金实体的销售和中国银行的纸黄金的投资这两方面,总的来说就是实体和虚拟。但是黄金作为大陆民众的投资风险太大,原因如下,首先我国所谓的金块的出售与国外正规的黄金投资是不同的,首先我国采用的并不是世界统一的一种黄金认证,也就是说在国外的金块上面有联邦政府或者国际银行承认的钢印或者证书,意思就是,你在美国买的50KG的金块,可以到英联邦或者欧盟国家得到承认兑换货币,但是在我国则不行,除了大陆,谁都不会承认你的黄金,并且在我国你购买的黄金出售给银行后,银行会对你的金块重新估值,而这个估值标准泽取决于国家,除了收取国际统一的折旧还有其他大陆特色的强制性折旧费用,总而言之,就是将投资风险依靠于国家的政策,而大陆的政府往往是多变的,你用不变的资本来依靠于多变的政策,你放心么?

    当然还有其他的渠道,比如地下钱庄,还有现在流行的民间信贷资本,这些往往会给国有银行和社会情况造成麻烦,但是鉴于大陆的特殊环境,我们民众确实没有其他的可投资的渠道了,而众所周知的就是,在一个通货膨胀不可避免的现在,如果自有的大量资本不找到一个可以稳定估值的去向,其结果如同手持10w人民币从2000年等到了2008年买房子一样。在这样急迫的情况下政府不得不为这些急躁的,不安分的趋利资金找一个排泄口,让他们的情绪安抚下来。

    而今天新闻所说的部分开放的垄断行业,其实特指的就是国家的基建行业,国家去年宣布投放几千亿去建设公路高速等,这些钱对国家来说也不是小数目,而当今有这麽多从楼市或者其他方面流出的资金闲置,如果放到基建里面,不仅可以受到国家的监视,也可以保证国家对于这些钱的控制。

    但是有一点我们应该注意到的,就是这部分资金对于获利的要求,首先我们分析一下基建的盈利情况,巴菲特去年投资了很大部分资金在美国的高铁和火车方面的公路铁路建设上面,而巴菲特的投资理念大家都明白,比如以前巴菲特所投资的沃尔玛,可口可乐等,都是短期内几乎不盈利的,而盈利往往都是等到十年或者几十年以后才会有的,就像他购买的H股的中国石油是1.2港元,七年后是12元左右出货的,可以看出巴菲特投资基建并不求短期获利。而我国的资本与国外的大资本所不同的是,我国的资本无论大小都是投机,而且是无风险套利,这样的盈利要求与基建这样的盈利模式截然相反,那么大陆的这些民间资本会流向国家的基建么,这是一个疑问。

    下面是另一点对于这个新闻的分析,国家可以说引导鼓励民间资本进入基建行业和其他垄断行业,国家也应该明白,这些资金在过去的五六年里面是翻了几十倍的资金,他们不断的通过股市,房市,民间借贷等让资金滚动,而这些资金的过于庞大也让国家有些担心,但是从整个大陆经济体的角度来看这些资金,就显得非常的渺小了,除了这些资金之外还有那些资金是比这些民间资本更加庞大,更加有保障的呢,注意这个有保障的意思,有保障就代表这些资金背后不是经济思维在指挥这些资金,而是有权利的支持和消息的引导,这些资金也就是08年先知先觉的流入楼市的几万亿资本,这些钱也被国外媒体称作为红色资本,红色资本家我们都应该不陌生,就是荣毅仁家族的子孙,而红色资本也指的是高干子弟所操控的自身在大陆的资产。

    说到这里就可以了,最后我在想过于庞大的资金无论流入哪里都是泡沫,如果将其他部分资金分散到可控的范围内,并且不参与自己所在的范围内的投资项目,是不是也会对自己有利?这样既能控制另外的资金,也能保护自己,也不失为一个好的办法,你觉得呢?

    修改后另加部分:这篇文章是一边想一遍打出来的,没有经过修改就保存发布了,其中有很多错误或者不严密的地方,修改了一些还有一些就不改了,以后自己看看,就当作是个自己的照妖镜吧。不求尽善,但求表述大概

人民币汇率是最核心的问题么?

  美国现任财长盖特纳,顺访大陆,并与王岐山会晤谈及人民币汇率问题。这一问题也是现阶段大陆各方面都在关心的事件,自然的一个国家的货币利率与本国的经济外交政治各方面都相关甚密,美国外长此次“顺访”也为此而来,更将人民币汇率的问题放在一个瞩目的位置来让大家关注,并且针对这一敏感话题,各方面也是有来有往,针锋相对的展开了各种接触。

  首先在美国国内将人民币汇率问题放大的是美国参议院民主党第三号人物舒默,正在推动的一项议案如果获得通过,美国在计算针对进口商品的反补贴关税时,将考虑人民币低估的估算幅度。如果提案获得通过,中国大陆出口的商品将加收27.5%的关税,这对于擅长于劳动密集型的东部沿海区域的企业来说,无异于灭顶之灾。

  FT对此出现了很多相关的评论,可能是因为为了保持和谐的统一,评论中的语调是种保持了压抑的抒发情感方式,但是不得不注意的是,汇率问题并不是一进一退的问题,而是可以演变成为共赢的方式,这一点大陆媒体已经完全引导了群众的思维,并将这种引导大众思想的方法正演变成为政府自身的武器,以求通过舆论演绎获得更多外交利益。

  昨天晚间中央二套财经节目出现了一个专门讨论汇率问题的特别栏目,节目中国内舆论被统一成为,汇率上升会出现重蹈日本八十年代经济崩溃的脚步,而且重要的是美国会从中受益。这里面有两重点,第一,政府所引导的舆论是,我们要比日本更强,所以我们不能重蹈日本覆辙,而且我们不能明明知道崩盘的结果却仍然继续,第二,中国人的特点是损己不利人,宁可我自身收点损失,也不能让处于我地对面的人受益,所以作为大陆政府假想敌的美国,我们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他们如愿。在如此的谈话氛围当中,我们不难发现一些美国经济方面的专家的观点则比较鲜明,他们所支持的是中美两国共同发展的策略,并希望有一个共赢的结果。

  也许正当媒体代表政府大肆宣扬汇率问题不可动摇的时候,我们的政府也许正在心里默许汇率上升,并将这一想法付之行动,其实这件事的结局就将是,大陆政府将会以一种看似难堪的态度不得以将利于提高并做出痛苦的选择,来换取美国给予的更多的外交利益,政府对内表演痛苦,对外表演苦涩,对内表示强硬,对外柔软的行为,与以往类似。就像美国政府所总结的,对内什么都要就是不要脸,对外什么都不要就要脸,所以Google给了一巴掌。

  太多也不说了,人民币升值已经成为现实,也将会继续下去,这是好事也是坏事,也许还像上次一样,对外升值对内贬值,很难来说这件事对于你个人来说是怎么样的,就像冲浪时候,你可以被浪推着前行,也可以被浪打入海底,取决于你所在的位置,和前进的方向。

消息速递

  刚才收到上投摩根的朋友发过来的1,2季度中华区调研报告和相关人士的消息,人民币汇率会在国家短时间内的控制下稳定,但是会随时出现一次性大幅度人民币升值的情况,汇率大约在6.6左右,既然美国下了如此大的力气在汇率这方面,肯定不会成为泡影的,如果真如相关人士预期一样,我相信大家也能了解到会发生什么事情了。看起来日本的老路要中国来新走了,经过这些年的折腾,中国真的是把一杯清茶给喝成了卡布奇诺了,中国有一句古话,国难既可以是个人的国难也可以是个人的升华。

  另一个消息对在北京的朋友是个好消息,有国土规划的消息出来,北京有意再次进行较大面积的规划和扩展,主要位于机场附近有扩展意愿,相关地域就是北平里和南平里,这里距离机场非常近,这里的房产价位还没有很贵,看看四环五环的价格,是相当有优势的,如果国家规划拆迁的消息出来,房价会有上涨,加上相应的补贴,这可以是套利的机会,资金可以通过贷款完成部分,相关银行部分的业务30天可以完成所有操作。

I just wanna live with it , I just wanna leave it

   昨天下午经过了长时间的互相较量,我与一个朋友共同完成了部分目标,在他的支持下,暗度陈仓完成了08的一个板,一个大的地主昨天仅大笔的入量就达到了2kw,今天再度上下压5分,入量相同,分时来看动作明显,昨天第一个,大家都记录下来了。

   50让我很沉闷,太深了,昨天都打水漂了,今天看样起色不明显,幸亏智野那边有消息过来,我们才能搞坚持下来,还有人对昨天的情况表示惊讶,表示惊讶的同时也表示,大家对于昨天的情况太冷静了,其实不是大家太冷静,而是都麻木了。

   说一下牛吧,土地方面也许有其他的消息,但是具体事宜还没有公布,公司高官另有其他目的,年初过来的评测报告预计大陆今年GDP会达到10.86%的高度,不知道是哪些支柱产业可以如此提振GDP到如此的高度,希望不是房地产吧,不然房价就好乘风飞翔了,加息的消息现在是彻底灰飞烟灭了,消息的真空期到了,你看我看到了什么, 我猜一定也看到了我看到的,但是我看到的也许并不是你看到的或者不是你认为我看到的,不想做一个杀手的明星就不是好和尚。

进入了2000,还有高的3000,不知道何时会有收获

  
   如果一切顺利再过30天我就能够顺利的攥够t400和kx的钱了,现在的困惑是不知道t400还是mac的407好,差不多的价钱,不太熟悉苹果机,如果买了mac就只能用在影音娱乐上了,如果购入t400则是用在商务上,哎,我就是这样,还没有知道结果怎么样就先打算好了,总是喜欢做最好的打算,还是踏踏实实的打算好生活吧,我的年龄也大了,家里也开始催促了,不知道该怎么办,也没有这方面的打算,先把自己的生活弄好了再说吧。每个人都在做投机取巧的事情,如果我也跟他们一起,说明了我也喜欢这样,没错是这样的,并没有什么,因为我也是凡人,我也喜欢金钱,因为金钱可以购买一些我喜欢的东西,这个世界就是这样,每个人都是通过自己所特长的或是能够利用的各种方法来生存,有的人天生富有,有的人天生聪明,有的人天生掌控一切,有的人天生一切顺利,对于天生的东西我们无法要求,只能要求自己,尽力,尽力生活,尽力往前走,人生大部分都是在盲目的往前走,只要不丢弃那种微笑的惊喜都能兴奋的激情,不变的冷漠,不丧失掉自己的原则,这也许就是还能在如此的社会中保持自己吧。When you think Tim McGraw , I hope you think my favorite song and the moon like the Spotlight on the lake When you think Tim McGraw I hope you think of

内涨外压,人民币升值已成定局,幅度或出人意料

  在大洋的彼岸,美国政府多次以委婉的态度希望人民币升值,或中国政府做出更好的态度来应对彼此之间的贸易问题,这是用以来维护本国的产品和人民的利益而作出的国际经济外交行为。然而近几日以来美国态度日益强硬,中国大陆政府在自知必须做出点动作的时候,我们对现在的中国大陆经济环境却应该做出一点思考。

  鉴于以前博文在谈及某些比较尖锐的问题是,博主本人所表达出的态度和立场过于明确,但是现实情况来说,这并不是一件很好的事情,因为太多揭露事实的言论容易引起部分人过分的敏感,从而影响心里和谐的基因,引起变异。

  从年初到现在央行已经提高了两次存款准备金,第一次已经实施,并对股市造成深度影响,扰乱了短期内股市的运行规律,第二次的执行计划已经下达,再年后开市时也将会迎来不同凡响的震荡。

  大陆物价自从2006年至今,无时无刻不在受到通胀的压力下步履蹒跚,除去过度上涨和温和持平的两类,我们拿面粉的价格来做一个衡量,平均一年的升幅大约为40%,为何以面粉为标准,请各位思考。

  自从2005年,大陆执行汇率改革以来,人民币与美元的汇率上升了21%,自从2008年以来,金融危机席卷全球,为了保障大陆的出口贸易,政府决定让人民币紧盯美元的汇率,这一做法受到了世界各国的批评,认为人民币汇率受到了人为的压低,以地方保护主义的行为庇护了大陆的出口企业。

  有点累了,后续吧

  过了几日回来复写这篇文章,头绪有点理不太清了,但是大概轮廓继续补全吧,以后真是懒得写内容太长的日志了。

  总的来说,国外通过各种外交或者政治手段给人民币施压,让大陆政府升值货币,其实再次之前,国际金融危机爆发的时候,我国就使用了非正当手段压低人民币汇率,现在升回去也属于正常,当然其中各国还是有自己的算盘的。关于升值货币,最直接的影响就是本国的出口贸易,说起出口贸易,就不可避免的说起我国的经济支柱,有人说,如果房地产崩盘就会导致中国经济崩溃,说这句话的人如果是个经济界的专业人士,那么我只能说他真的是一个人云亦云的孔乙己,这句话欺骗老百姓倒是足够的,当然百姓的思想普遍悲观,只要你说出结果来,过程他们会自动填空的。如果让我分析,房地产崩盘,我国经济不会崩溃,而且对于我国出口产业还是利好的,为什么这么说,首先,我国在改革开放之初订出的战略就是,两条腿走路,两种政策治国,一国两制等等,可以得出,如果一个国家将立国之本的经济放在一个着重点上的话,那么我们国家的智囊是不是有点太儿戏了,并且这个着重点是一个有着高风险高利润的行业,这恰恰违背了一个国家性的投资或者战略方法,退一步来说即使是这样,我们也应该找一个后招来维持这一个经济支柱产业,可以找出么,这一点大家可以想一想。其实在房地产兴起之初,我们国家就已经判断出了,房地产会达到今天这个地步,因为你不要相信国家改革开放20年来,我们还会摸着石头过河,既然房地产可以如此膨胀,那么就会有瞬间毁灭的时候,具体理论请参照宇宙膨胀或者2000年纳斯达克网络科技股票的情况。既然我说房地产不是我国的经济支柱,那么我个人认为的经济重点在哪里,有两点,第一惠农政策的受益人,农民,让农民乐于种粮,保证农业的丰收,种植业的兴盛,保证粮食充足的供给,这一点大家能够明白吧,如果还不明白,那我就说一下,粮食与社会稳定绝然的关系,请参照07年粮食紧缺阶段各个国家的社会动态。其次,出口贸易产业,这个大家应该都明白。其实第一点属于我国特色,因为在我国,政治稳定高于经济发展,同理的一句话为党领导国家。

   现在已经确定人民币必定升值了,那么人民银行会怎么对人民币进行升值,或者逐步或者一步到位,个人倾向于后者,原因就是阻止热钱,可能防止股市炒作也有部分原因。

   最后说一下国家对于股市的调控,首先温和的手段就是提高存款准备金,还有就是,贴现率的提高,前者出现的时候我们应该保持警惕,后者出现时,我们应该立刻离开。就说这麽多吧。

Reason v emotion in China’s growth story

In the far north of China last weekend, thousands of Chinese tourists streamed to Harbin’s famous ice festival where they forked out $25 a head to view replicas of the Great Wall and the Forbidden City carved out of gigantic blocks of ice. The spectacle of China’s new middle class on holiday was impressive, if hardly scientific, evidence of the vigour of an economy that last year grew by 8.5 per cent as much of the rest of the world crumbled.

This year, the consensus is for China to grow even faster, by at least 9.5 per cent, as exports pick up and record investment continues. Yet there are more than a few dissenters who warn that, like the ice palaces of Harbin, the seemingly solid Chinese economy is sooner or later bound to melt. Are they right?

Nicholas Smith, strategist at MF Global FXA Securities, articulates the sceptical position well. Citing “incandescent money supply growth” and the appearance of bubbles in property and manufacturing capacity, he writes: “Fixed asset investment, at half gross domestic product, is the most of any major economy in modern history and must slow. Consumption is the lowest of any major nation in modern history, and can’t cover the shortfall. Trade disputes are smouldering and China won’t be permitted to export its excesses. A slowdown seems unavoidable.”

One’s head tells you that Mr Smith is right. There is a lot about the nature and composition of Chinese growth to cause unease. Consumption, while growing in double digits according to (unreliable) retail sales figures, remains a lowly 37 per cent of GDP. As incentive schemes are withdrawn, sales of cars and electronics, which zoomed last year, could stall.
Continue reading

词穷时代

我尚未适应这辆二手自行车的尖窄后座,也被剑桥镇那些弯弯绕绕的小路弄得晕头转向,没有一座教堂的尖顶提供明确的方向感。从Mill路上的车行到我居住的Clare Hall,不过几公里,我却骑了20分钟,问了两次路,还有两次停下稍作歇息,以缓解臀部不堪的疼痛。

我的书包里塞了1块豆腐、1条黄瓜、1袋豆芽、1瓶老干妈、3个苹果、1台黑色收音机,还有1本像是砖头一样重的《希特勒传》。在东方超市买东西时,我顺便逛了旁边的二手书店。这本九成新、845页的传记,只要11英磅,只比我的自行车锁多1块钱——一个帝国兴起衰落的故事,刚刚超过一条裹上塑胶皮的铁链。

收音机调到FM103的古典音乐台,把豆芽与黄瓜洗干净。一阵雨袭来,玻璃窗上满是饱满的、向下滚落的水珠。透过已变得朦胧的玻璃,眼前的一切像是17世纪的一幅风景画——绿树、草坪、天空,自然尚不是人类征服的对象,它提供秩序与宁静。

整个夜晚,除去把自己喂饱,再没有一件是必须完成的事了(就连这件事也可以漫不经心)。我可以听一晚的音乐,从巴罗克时代到伦敦地铁里的风格,从容地把这本希特勒传读上30页,或是从他的出生直接跳跃到1939年9月1日的波兰,今天距离欧洲人定义世界大战的开始正好70年;喝上半瓶从Marks&Spencer买的廉价红酒,或是仅仅盯着窗外发呆——雨停了,黑夜将至前的天空蓝得让人心醉。

自从3年前开始撰写这个专栏以来,我就不断被指责为一个生活在国外、拿英镑的人,带着有色眼镜来看待中国,不断发泄幼稚的不满与愤怒,其实对中国一无所知。事实上,我绝大部分时间在北京的东西三环间奔波,倘若我的编辑愿意诚实地透露那笔“英磅”的数量,即使最尖锐的人也要承认,它实在不足以收买任何人。

写作这个专栏却是我最愉快的工作经历。我第一次体验到没有自我审查的写作的快乐,我可以直截了当地批评,不必小心翼翼地绕过敏感字眼。我知道,所谓中国人的智慧,大部分是在这绕来绕去中诞生和毁灭的。我见过的那些最富才华的编辑,都是深谙字里行间艺术的人,作为一个正直的报人,他们本能地想保持批评的态度,但是他们又担心过分激怒权力——在他们的成长过程中,这种激怒总是滑向悲剧。他们发展出一种类比、隐喻和讥讽的艺术,小心翼翼在恐惧和原则之间寻找平衡。这精致的平衡,在一些方面令人极端敏感,却使另一部分大脑萎缩——我们不再能诚实和直接地说出自己所思所感。同时,因为我们被禁止去谈论一些事,这些事就像是性对于青春期一样,不断缠绕心头,以至于除去它,我们什么也不能想。

不是早已习惯这一景象了吗?在公共空间,我们看不到、听不到对政治体制与权力的批评,但在私下里,我们把所有的社会罪恶都推卸给这个体制。

一种浓烈的荒诞感,是此刻中国社会最鲜明的特征。极权体制不再威严如昔,也不再无孔不入,但它仍代表着足够的恐惧,而在过去10年中,它又代表着极端的富有和挥霍,它出手更阔绰,更可以不计后果地花钱,这钱多得似乎可以收买所有不同声音与力量。过去60年的中国,你可以看成一个国家统一、独立的强大的过程,也可以理解成社会瓦解和个人价值崩溃的年代。前30年,是政治运动和暴力行为,摧毁所有传统社会与内在价值观的过程;而后30年,经济则变成了主要的力量,它更温和、却也可能更深入骨髓,因为借助前30年代带来的真空,它显得更强大。

我们每个人又都是这个体制的受害者与合谋者。超过1亿人直接卷入了文化大革命,天安门事件后,整个社会保持了集体性的沉默……人们轻易地找到替罪者,拍一拍身上的尘污和鲜血,然后大步向前。这是中国社会的活力源泉,人们不沉湎于历史的伤痛,不为原则与价值问题困扰;这也中国社会的悲剧源泉,人们不断地改头换面重蹈所有错误。

50 Beautiful HDR Images from 50 World Cities

不断被中国光怪陆离的现状弄得瞠目结舌的人们,有多少人意识到,其实我们正在收获自身制造的遗产——当所有信念和准则都被践踏之后,社会就变成了一个赤裸裸的丛林,力量上的强大与弱小,变得了唯一的准则。而面对失衡的力量时,嘲讽一切的犬儒主义,变成唯一的反抗武器。但是在嘲讽之上,又不可能生长出真正的意义,只有真正的意义,才是对抗荒诞和失衡的力量的方法。

临行的傍晚,我躺在朝阳公园北侧的一个新型购物广场的台阶上。那恼人的噪音从未远离,公园里大型游乐场传来的电子噪音,河畔酒吧里的台湾流行音乐,还有购物广场的广播台——各类打折信息、强迫症式的每个小时重播一次。人们如此恐惧安静,似乎担心一旦四周无声,你不得不面对自己的内心——那其中原来空空如也。

谈不上兴奋,世界已经缩小如斯,你怎么好意思再为不过一年的旅程而忐忑难安。但内心深处,我知道仍对此不无憧憬。我渴望那种陌生人式的宁静和好奇心。

我知道自己陷入了思维的窠臼。看到中国社会种种弊端,你怎么压抑自己的愤怒和批评的欲望呢?但是,每当心平气和时,我又知道所有这些弊端,在其背后都遵循着同样简单的逻辑。中国的复杂性被过分夸大了,它其实一点也不难理解。只是因为卷入的人太多了,自身的历史太长了,人们太习惯于绕来绕去了,它才不断地重复自身,以至将毛线结成了一个死结。它或许是个巨大的毛线结,但它仍是毛线结。

这种陈词滥调让我自己不适,当我在键盘上又下意识得打出“专制”、“权力的垄断”、“价值的错乱”时,连我自己都开始反感自己。我找不出一种更精妙的表达方式了吗,我无法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待问题了吗?

如今,我有大把时间无所事事,重新像一个学生那样四处游荡,既在物理空间又在精神空间。剑桥的空气清澈,树叶的颜色多彩,倘若躲开游客区,总是宜人的宁静。再有一个多月,英国那让人丧气的冬天就要来临了,除去在房间里听音乐、喝茶、读书、胡思乱想,你什么也做不了,或许这个时候,我能找到描绘中国的新词语。或许,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不想谈论中国,中国一直在那里,她不会死亡,也不会立刻老去……

The future of investment

 
    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去思考未来的打算了,当我无法在原地看到前方的风景时我会换一个位置去看,也许会,也许不会,50%,我喜欢变化的生活,变化的人生,因为我喜欢更能刺激我的东西,太单调的东西不属于我,近期我得到了一个非常好的消息,是关于我所一直梦想的消息,可谓是令人兴奋,但是要把这个消息变为现实可能是很麻烦的一件事,这么长的时间一直去节俭的生活为的是什么,就是那一天,就是为了让自己可以来一个彻底的洗牌,但还是有冷水泼来让我冷静,我知道目标与现实需要太多的努力,需要太多的奋斗,不过这次的行动是组团的。我也做了两手的打算,万一A计划失败,立刻可以启动B计划,B计划虽然不如A计划但是仍然是我可以让我自己满意的事。
 
    人生不枉少年狂,十年轻狂换沧桑,人生不仅仅是为了吃喝玩乐,更多的是为自己的梦想,目标,有了目标我们的生活就有一个线在牵引我们,每当我们迷失的时候我们就会看到目标而让自己清晰起来。人生是脆弱的,创业要趁早,但是创业也是脆弱的,经不起过大的挫折,也要注意避险。
 
    最近股市一直下跌,再融资的传闻也让熊市将到的消息传遍街市,大家之所以如此恐慌说明出一个问题,大家都是在做短线的套利,关于股市,大家把它当作了一个菜市场,感觉想进就进,但是如果不多了解一下菜价以及市场规矩的话会让自己多花很多冤枉钱,炒股与创业一样,做熟不做生,但是现在大部分的股民根本不了解所买的股票,只是在炒作投机,不多说了,我这点经验对别人来说很可笑,在股市中20年左右才能称得上是有经验,所以大部分的大师级人物大都是45岁左右才被人熟识,那我们怎么获得经验?that is a question,如果中国现在来一次股崩,估计有很多人要跳楼了。另外说一下复利的可怕,心不可太急,我们现在唯一的财富就是时间,用时间换空间,不说了,just do it。
 
     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

center 2 channal

昨天看了一期中央二的创业节目,赢在中国,这实际上也是从美国的《门徒》翻得版
以往很多翻版的电视节目都能成为品牌,或者至少是各领风骚三五年,比如超女,又比如开心词典
但是这个节目的第二季除了不可避免的参赛者水平下降、没有创新造成的审美疲劳之外
还多了很多让人惨不忍睹的问题,一档有前途的好节目,生生叫央视的大爷大奶奶们毁掉了

我是存在主义者,从来都以为存在就是有意义的,很少针对一个人大放厥词,但是实在是忍不下去了
不得不说王丽芬,我实在是受够了她的唧唧歪歪,简直就像一大群苍蝇……(此处省略250字)
这个老女人顽固地站在前台的镁光灯下,操着不熟练的普通话,板着脸训斥选手,玩弄观众
总以为自己就是中国的奥普拉,大娘,拜托你看看奥普拉要是像您这样主持的话,估计早被暗杀了

她总觉得自己很知性,但是却只是一个知道主义分子,没什么实际内容,除了会拽一些名词
她实际上很感性,更年期的女人多数难以避免这个方面,他只是一个很正常的女人
她总是顽强地利用自己的话语权优势,向她不喜欢的选手放出仇恨的刺刀和大棒,对于喜欢的
她又不遗余力地反复述说她的偏爱,毫不顾忌自己应该是中立的主持人,而不是第四评委

她是一个权力欲极强的人,站在台上,享受着中国最大的电视平台上,众人簇拥的荣光,志得意满
他从来就不觉得这台下聚拢的这帮人其实看中的是央视的传播效应,她觉得那帮人是她的宾朋
她觉得他是这里的女主人,哦,老杰奎琳,你真以为是你的魅力和沙龙吸引来了肯尼迪家的高朋满座么
她其实是中国的包法利夫人,浪漫主义怨妇,生于农家,却受过良好教育,一心向往着贵族生活

受够了这样形而上的电视女强人,知性如鲁豫就够了,没必要成为强权分子,意识形态殖民主义
受够了这样的假头套,假面孔,还不如就像单细胞的谢娜一样,疯疯癫癫自得其乐,最起码真实
受够了这样的没有角色感,不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倒不如安静做一只花瓶如同美女沈星
受够了这样的志得意满笑容,真不是因为你胖你丑,就是觉得你笑得不如胖乎乎的张月真诚

央视平台毫无疑问是最好的,这么高的覆盖率,如同中国移动一般强势,完全没有理由不成为垄断媒体
但是央视恰恰因为这个,创作能力衰退的利害,完全没有竞争,带来的除了退化之外没有任何东西
多数节目多年如一日的面孔,细数一下:艺术人生,李咏系列,王小鸭,对话这样一些节目都已经搞了十年
十年没有创新也需要勇气的,到现在李咏还在声嘶力竭的,小鸭还在挥动铁砂掌,朱军哭着看陈伟洪白活

到了打倒这样虚弱的巨人的时候了,央视要么改革浴火重生,要么成为《人民日报》那样的活化石
各地其实都有自己的电视精英,这个领域是最容易打破垄断的行业,远比石油、电力、银行容易
为什么,就是因为老百姓手里的遥控器远远比加油枪的IC卡电表好控制,容易用脚投票
其实,我也怀念东方时空时期央视的青春血性,不过白岩松自己说的好,他现在只能把自己的肚子搞大

无题

  对于这几天股市的动荡,我的心情也由愤恨变为思考了,因为对于过去的东西太多懊恼总是无益的,思考使我们得到进步。
   事情起始于大约9天前政府发言人对于记者询问是否上调印花税的回答,他们的口气是如此的肯定,甚至用出惊诧的表情。于是股民们又一次的相信了我们信誓旦旦的政府,到今天为止,政府的可信度和威信的跌幅已经远远超出股票指数。
   调整印花税后的第二天,他们甚至还想把责任推脱给国际投资公司,但是政府总是像以前一样活在他们自己的想法里面,现在的人们的信息量如此之大,谁还会去相信你们的言论,你们在每天赚着接近20亿的印花税的同时还大放厥词,无耻,野蛮且牛b着的gcd,no fair play any more.
   it’s just a beginning , so far so good.

转韩先生的文章,为人做事,为政需有信。

2007年5月30日0时04分中国股市股票交易印花税的调整所演绎的新“半夜鸡叫”是中国经济向市场化演进中的一个重大扭曲。这个带有神秘性与突然性交织的波诡云谲的政策调整不仅给中国股市带来了巨大的冲击与震荡,而且也给政府威信与政府信用造成了难以弥补的重大损失和长远影响。财政、税收与证券监管部门在一夜间就成了“千夫所指”,市场也又一次遭受了难以估量的人为创伤。股票交易印花税的调整使得政府的税收每个交易日就增加了16亿元,按照每年240个交易日计算,仅此一项,税收增加就达到3840亿元,相当于2006年国家全部税收增加额6770亿元的56.72%。在中国股市刚刚从长达四年半的大熊市中走出并且还处于大病初愈的恢复性时刻,税收的这种大幅度增加无疑属于横征暴敛!从1978年到2005年,国家的财政支出增加了29.24倍,经济建设费支出只增加了11.96倍,国家的行政费用开支却增加了122.11倍!政府与行政部门不是采取压缩行政机构与减少行政费用开支的办法来挤缩行政功能并放大市场功能,相反,却以保护投资者的名义来扩大征税基数进而去填补行政费用开支的巨大“黑洞”甚至“无底洞”;在税收政策的调整已经导致了国家财政预算发生了重大改变的情况下,却不经任何立法程序、不报经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及其常委会讨论同意就仓促推出重大的税收调整政策,这不仅反映了行政部门的思维方式与行为方式已经远远落后于市场的发展与时代的进步,而且也集中暴露了中国现行立法体制的重大制度缺陷。它再一次向世人表明,双重立法体制已经不适应甚至很不适应中国经济的市场化进程,导入全新的税收文明机制乃至全新的立法制度不但十分重要而且也刻不容缓。

    税负调整必须体现现代市场经济的核心价值。现代市场经济从本质上是权利与义务相对称的经济,一方的权利就是他方的义务,有什么权利就要承担相应的义务。就法律范畴而言,税收属于公权力,这种公权力的行使及其边界,就是不能侵犯公民财产的私权利。而要做到这一点,就必须通过法律来对税收进行全面的与彻底的规范。征税人与纳税人本来是社会监管中博弈的双方,如果把税收的决定权交给征税人,那就会无限膨胀权力机关的公权力而损害纳税人的私权利,就等于可以由博弈的一方来独自决定另一方的财产和命运,这无疑是对现代市场经济权利与义务相对称原则以及公民财产权利神圣不可侵犯原则的反动!中国的税收制度给行政权力甚至税收部门留下了巨大的行使权力的空间,这无疑是旧的经济体制与旧的管理模式在新经济体制与新运行模式中的反映。现代市场经济国家无一不重视税收在社会和谐与经济发展中的“调节器”与“稳定器”的作用,无一不对税收制度给与严重的关注与符合市场经济要求的重大调整。“课征新税或变更现行的税收,必须依法律或法律确定的条件”——这条已经进入很多国家《宪法》的规定,为税收权力的行使划定了最基本的法律框架,并且已经成为现代市场经济国家税收立法的最基本的指导思想。《物权法》的通过标志着中国已经真正跨进了现代市场经济大门,在《物权法》时代,行政部门的公权力必须进行全面的和深刻的调整,不如此,就很难维护现代市场经济的宗旨和灵魂,中国的宏观经济体制就很难步入现代市场经济的发展轨道与运行机制。

    税负调整必须体现制度转型的法律诉求。改革开放28年来,中国的立法机制一直实行最高立法机关的法律调节与最高行政机关的行政调解这样双重的立法体制,立法机关在制定法律时,都给行政权力留下了巨大的制度空间,也由此形成了中国立法体制的巨大漏洞。立法机构的立法在本质上是要限制政府等行政部门的公权力并且要尽可能地防止其侵犯公民的私权利,如果在立法中给行政权力预留空间,那就是向行政权力对国家立法与社会生活的过度干预发出要约,这就在本质上违背现代市场经济的立法宗旨和法律灵魂。现代税收制度的最典型特征是税收法定主义:课税的实体要素与程序要素都必须由立法部门制定而不能进行任何的行政授权;行政机关违反法律所做出的一切征税决定不但无效而且还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构成课税要素的法律规定和执行程序都必须明确而不能引发歧义;征纳双方的权利与义务都必须明文规定而且禁止溯及既往也禁止类推适用。显而易见,中国的税收体制与税收机制还远没有达到这样的规范和要求,在中国的市场化程度已经得到重大推进的大背景下,税收制度还秉承如此陈旧的理念与如此行政化的方式,就将对整个经济体制的全面转轨造成重大的负面影响,并且将极大地阻延中国经济市场化的进程。如果说,这种陈旧的税收体制在双重体制并存阶段还有一定存在价值的话,那么,在中国经济体制已经跨进了现代市场经济大门的今天,财政部门、税务部门乃至所有行政机构自行决定税收的权力就应当被无条件剥夺;如果说,双重立法体制在双重经济体制下也还有一定积极意义的话,那么,在中国经济体制已经跨进了现代市场经济大门的今天,这种双重立法体制对于政府、企业、市场与个人角色的全面调整就已经是弊多利少。政府等行政部门放弃行政立法的权力并不意味着权力的缺失,而恰恰是社会权力的重新归位并且更好地行使人民赋予的行政权力并且更多地为人民谋取利益。不能准确地把握行政权力与社会发展和市场机制的法律边界与内在关系,就会造成权力理念与行权观念的重大误区。

    税负调整必须体现社会正义的主导取向。税收体现着国家意志和发展要求,它本身也必须反映并体现着社会正义。社会正义得以实现的一个重要前提是税收正义,国家税收必须量能课税、公平税负、平等公开、程序理性并且要维护公民的人格尊严。税收正义体现了人类对税收法制化和税收文明化的强烈渴求,是人类社会从传统文明走向现代文明的进步阶梯。如果税收的制定是“黑箱”或“暗箱”操作,并且被用来调控甚至打压市场运行,那就不但是对税收文明的最大讽刺,而且也是对在中国渴求税收正义的最大滑稽。人民用自己的财产进入股市,这是公民私权利的空前觉醒,也是中国全面进入资本时代的必经程序。公权力,法无授权即禁止;私权利,法无禁止即自由。现代法律制度的精髓在于,法律和制度不仅是用来限制人的,更是被用来保护人的。中国的税收制度不在税收要素与税收程序上做根本性的变革,税收制度被不断地用来对市场和股市进行“恫吓”甚至打压,那就将股无宁日,市无宁日,民无宁日,中国股市就将无法真正走出旧市场的阴霾并走向新市场的坦荡。

    中国正处于社会大变动中的内核裂变期,文明的冲突与理性的较量不但难以避免,而且还会愈演愈烈。社会发展与文明进步的最可靠保障是制度,因此,中国必须把社会发展的最主要基础放在制度文明与制度理性的建设上面,并且从人格依赖与政策依赖转向制度依赖与市场依赖。这是限制政府的公权力与保障公民的私权利的最核心屏障,那种把文明与进步寄托于某一个人或某一群人的侥幸与幻想则必须放弃。

写于印花税调幅第二日

     虽然没有很激动的情绪,不过我还是要说现在的股市以至于将来的中国股市都将会是政府市,我们的政府(这个最大的庄家和始终并且最终的赢家)不会,不能也是不可能的放弃对于股市的绝对控制的,中国的股市是一个什么样子的一个(不知道用什么名次来形容了就用东西这个词吧),绝对的政府回收资金扩展资金的一个箱体,当政府看到银行里面的万亿资金每天都躺在银行里面赚利息的时候他们开始思考了,当入市的股民们的资金每天都在以接近疯狂的速度增长的时候,他们开始不乐意了,当股市在两次的加息之下仍然牛气不改直冲4300点的时候,他们生气了,总之,当百姓的资金开始增长的时候,当人们都在赚钱的时候,他们愤怒了,对人们财富的增长他们始终都有一种愤恨,一种控制一种压制的心理,原来社会总在被强奸,人们总在被轮奸,还有一个commander在,3p,这不是。
     素质注意素质,人们开始关注自身了,这句话有这么一层含义就是以前是没有素质的,现在素质在增长了,什么素质增长了,语言的素质吧,喜欢把脏话说成比较文明的,什么他妈的没素质,就是缺德,为什么会缺德,缺德的社会培养缺德的人民,整体性缺德,银行都往外出假币了,大夫都成了杀手了,政府大楼都成了城堡花园了,理发厅都成了鸡窝了,晚上逛台东的人基本上都是小偷了,男人女人现在基本上都分不清了,性病艾滋基本上都已经肆虐了,现在就等着地球爆炸了。
    等过一阵子我就要改行了,改行当大夫,整形大夫,这个活可是个好活,反正就是往死里整,只要整的那个人能活着走出大门就行了,不行老板来了,我要赶快工作了,不写了没空了,社会来了,社会的意志又在对我使用暴力了。     one night in tsingtao ,  one night in huangdao.